他怎么都没想到,眼前会看到这一幕。

尤其是牵着那天月国师的,竟然就是自己刚刚差点招惹的苏寒!

看到拓跋山,秦可瑜脸色微红,她猛地反应过来,自己的手还被苏寒牵着,自己现在的身份,可是天月国师,甚至连性别都是男人!

可苏寒抓着自己的手,她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挣脱。

微微涨红着脸,转过头,不敢跟拓跋山对视。

这一抹娇羞,看得拓跋山更是楞了,几年前见过的天月国师强势无匹,更是拥有超强实力,这怎么……突然有些女人姿态了?

“见过天月国师。”秦可瑜不想看他,拓跋山却是不知道,忙拱手道,“没想到,在黑暗森林,竟然也能见到天月国师。”

不是说黑暗森林接了任务,要对付天月公国,怎么天月国师会在这里?

“嗯。”秦可瑜只是点了点头,没想到拓跋山也会在这。

她没多说什么,看了苏寒一眼,眼神示意他快走,实在不是被人看到自己这样的一面。

“不知……”

“我们走吧。”拓跋山还想多问两句,苏寒直接打断,牵着秦可瑜便离开,丝毫没有看拓跋山一眼。

拓跋山楞了一下,见是苏寒,不敢说话,眼神里闪过一丝忌惮,哪里逃得过秦可瑜的眼睛,她有些意外,怎么连这拓跋山对苏寒都忌惮?

这混蛋,到底什么来头啊?

苏寒牵着秦可瑜离开,才走了几步,身后五阁老便追了上来。

拓跋山看到五阁老,立刻拱手:“参见五阁老。”

他刚刚可是差点得罪了五阁老,此刻姿态自然要放低一些,就连他身边两个老头,也微微点头,显得客气许多。

“嗯。”谁知,五阁老也只是点了点头,话都没有多说两句,便快步追了过去,跟在苏寒身后,看过去,就好似一个跟班。

拓跋山跟两个老头都愣住了,半天没反应过来,彼此看着对方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五阁老……怎么看起来像那个年轻人的跟班?”拓跋在喉结滑动,有些不敢相信。

两个老头分明能看出,五阁老的身份,就如同他们跟着拓跋山一样,站位都明显是为了保护苏寒,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那个小子,身份果然不一般啊!

“公子,你现在明白了么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!”一个老头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一阵后怕,连五阁老都要去保护的人,会是普通人?

恐怕也是这黑暗森林中身份不一般的人吧。

拓跋山点了点头,吐出一口气,认真道:“我明白了,以后一定会注意。”

从黑暗森林出来,周围的景色瞬间变换,没有了那死气沉沉的压抑感。

苏寒回头看了一眼,秦可瑜站在那没动,挣脱了两下,脸色微红:“可以放开我了么。”

她看着苏寒,眼神有些闪躲,自己现在还是男人的身份,被苏寒牵着,算怎么回事,这若是被人看到,还不被人误会?

苏寒笑了笑,松开手,淡淡道:“我都忘了,毕竟抓起来,并不像一个男人的手。”

“你!”秦可瑜气恼,苏寒分明知道自己的身份,这看着就像是故意的!

“行了,你暂时没有什么危险,天月公国同样没有危险,可以放心了。”苏寒回头看了一眼,五阁老已经不见了,这家伙肯定不会一直在现身,他们可不希望让别人误会,自己跟黑暗森林有什么关系。

但这可由不得他们。

秦可瑜还是没有说话,只是怔怔看着苏寒。

“你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苏寒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似乎脸上没有东西吧。

“你为什么要来救我。”秦可瑜咬了咬嘴唇,开口道,“来这有多危险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苏寒肯定知道,秦可瑜看得出来,在跟大阁老谈事情的时候,两个人明里暗里已经动手很多次了,甚至她能感觉到,大阁老真的动了杀机,还攻击过苏寒的灵魂!

这有多危险,别说是她,就算是自己父亲秦刚,也不敢说能够完全抵抗。

可苏寒就好似个没事人,始终从容不迫,他并非不知道这里危险,而是为了救自己,不得不来。

一个女人,不怕残酷的敌人,不怕凶狠的对手,最怕的,是别人的关心和保护。

尤其是这么多年,她一个人独立惯了,什么事都要自己扛,什么困难和压力,都得自己承担,可现在,突然有个人,站在自己面前来保护自己,这让秦可瑜有些慌乱。

“知道啊。”苏寒摊开手,一脸无奈,“总不能危险就不来吧,万一你死了呢?”

秦可瑜身子一颤,眼眶顿时红了起来,咬着牙,声音都有些颤抖,也不知道此刻她的心情是如何:“你怕我死了么?”

不等苏寒回答,她又摇头,似乎不想知道答案,深吸了一口气,径直迈步走了:“走吧,回去,我父亲该担心了。”

对女人,苏寒从来就不算了解,否则就不会经常被乔雨珊她们骂笨了,他做事情都是遵从本心,可没想那么多。

从黑暗森林回到天月公国,苏寒跟秦可瑜立刻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。

城门之外,护卫来回巡视,明显变得森严得多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秦可瑜脸色微变,她立刻上前,门口的护卫见有人快步走来,顿时警惕起来。

“什么人!站住!不许靠近!”

秦可瑜脸色冰冷,冷哼一声:“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么!你们好大胆子!”

几个护卫认真一定,立刻跪了下来:“国师!是国师回来了!参见国师!”

他们的脸上满是惊喜,跪在地上,大声喊着,周围的护卫听到,都急忙跑了过来,对着秦可瑜下跪:“参见国师!”

“起来!”

秦可瑜喝道,盯着为首的护卫,厉声道,“到底怎么回事,都城为何防御升级,谁下的命令!”

没有自己的命令,除了秦刚,谁还能调动这些禁卫军。

但此刻,秦刚恐怕还不知道黑暗森林暂时不敢对他动手,自然不会暴露自己,又岂会下这样的命令。

“是、是圣城来人了!”护卫满脸紧张道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