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天命这个名字,苏寒不禁眉头动了一动,天命?

他有些警惕地看了大阁老一眼,更是让大阁老确定,苏寒肯定见过天命,而且知道天命在哪里!

“你身上有天命的玉佩,我早就感觉到了,否则你活不到今天,”大阁老淡淡道,“这是一个交易,很合算吧,你想要自己的女人,而我要天命,只要你将他的下落告诉我,那我便放你们离开。”

他盯着苏寒,笑了笑道:“并且,我黑暗森林,可以放弃对天月公国下手,对你们来说,很合算。”

闻言,秦可瑜脸上闪过一丝惊喜,她虽然不知道天命是什么人,但大阁老说可以放弃对付天月公国?

要知道,自从国师死了之后,天月公国真正的高手,就只剩下自己的父亲,如果黑暗森林真的动了杀机,就算是秦刚,恐怕也难以抵抗几次袭杀!

秦可瑜不想看到那日送葬的画面真的出现。

“苏寒,那个天命……是什么人?”秦可瑜忍不住问道。

苏寒微微皱着眉头,看了秦可瑜一眼:“救了我命的人。”

天命果然不简单,甚至跟这灵域中的黑暗森林都能扯上关系,隐藏得太深了,恐怕连他的实力,都只是展示了冰山一角。

苏寒早就对天命有所猜测,但不管怎么样,天命救过自己的命,更是救了乔雨蔓,这一份恩情始终在那。

甚至,直到现在,天命也没有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。

“果然,天命这种人,绝对不会轻易将自己的随身玉佩交给别人。”大阁老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,他手指在桌面上轻敲,十分有节奏感,“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,你说出天命的下落,这个女人你带走,还可以让天月公国避免一场袭杀。”

“我拒绝。”

苏寒却是毫不犹豫,直接开口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大阁老脸色瞬间沉了下落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这么好的条件,苏寒竟然拒绝?

换做别人,他根本就不想那么客气,直接逼问就是了,若非见苏寒还有些讨人喜欢,更是与那天命有些关系,不然他早就动手了。

“我说,我拒绝。”

苏寒斩钉截铁道,“天命救过我的命,他对我的恩情,我还没来得急还,现在就要我出卖他?不可能。”

他的话,让秦可瑜也楞了一下,随之反应过来,脸上闪过一丝黯淡。

自己对苏寒来说,只是一个路人,根本就不是他的女人,苏寒又怎么会因为自己而背弃自己的恩人?

她没想到,苏寒竟然是如此重情重义之人,此刻一个怪异的想法浮上心头,若自己真是苏寒的女人,那他会怎么选?

“哼!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大阁老脸色沉了下来,“我给你这个机会,你若是不珍惜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他盯着苏寒,眸子里满是寒色,“我要逼问出他的下落,你觉得自己扛得住?”

软的不行,那就来硬的!

“大不了一死。”苏寒却回答得轻描淡写。

他没有办法背叛自己的恩人,哪怕天命有事情一直瞒着自己,至少到今天,天命都没有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,而且对自己有恩,对整个俗世和三千道门世界都有恩。

没有天命,自己恐怕早就死在三千道门世界了。

这条命,就算还了,那又如何?

“你!”大阁老真的被气住了,哪里想到苏寒在一个如此固执的人。

“你确定!”他直接站了起来,一双眸子死死盯着苏寒,已经准备动手,黑暗森林的传承之宝如今有机会找回来,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。

苏寒同样站了起来,直视大阁老,丝毫没有退让,摇着头道:“我说了,他没有背叛我,我就不会背叛他,这是原则问题。”

“为了原则你可以死是么?”大阁老冷笑起来,浑身气势爆发,恐怖之极,瞬间将亭台都震得爆裂,翻飞出去。

桌面上的茶杯,全部破碎,茶水横飞四溅,将那石柱子都打出一个个孔洞!

“大丈夫知恩图报,若是轻易背信弃义,那跟垃圾有什么区别?”苏寒盯着大阁老,依旧没有半点退让,“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你若是要动手,那就动手吧。”

他身上的气息渐渐泛起,带着一种独特的道韵,跟大阁老对峙,没有丝毫退让:“反正,你杀了我,天命就安全了。”

闻言,大阁老身上的气息瞬间弱了一半。

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本以为可以顺利得知天命的下落,找回传承之宝,可哪里想到苏寒竟然是头倔驴,不肯告诉自己。

哪怕就是用他的女人威胁,苏寒都不退让。

他真想直接杀了苏寒,可若是杀了苏寒,那恐怕永远都不会再得知天命的下落了。

那传承之宝,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这小子,分明就是知道这一点,知道自己不敢真的杀他,反将自己一军!

“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大阁老咬牙切齿道。

“是,你不敢杀我,”苏寒回答得很平静,“不仅不敢杀我,你还得保护我不被别人杀。”

他的目光,平静地要让大阁老抓狂!

什么道理?

自己还要保护苏寒不被别人杀?

“你未免太嚣张了!”大阁老一拍桌子,将石桌瞬间拍得粉碎,“我还得保护你?老子欠你的么!”

“对,”苏寒依旧平静,看着有些抓狂的大阁老,淡淡道,“因为,只有我知道天命在哪,而且刚刚跟你聊天,我更是看出来了,天命对你们很重要,重要的程度,远远超过我的命,超过天月公国,超过任何人和事情。”

大阁老顿时哑口无言,怔怔地看着苏寒,这小子,原来一直都在试探自己?

苏寒又从容坐了下来,面前的石桌依旧没了,茶杯都没了,茶水更是洒得他身上都有些脏了。

他伸手拍了拍,看着脸色铁青的大阁老,笑了笑:“既然事情已经很清楚了,那前辈可以坐下来,我们好好谈谈么?”

大阁老已经彻底懵了。

连坐在那的秦可瑜,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苏寒怎么就几句话,让大阁老不敢动手了。

Ps:等等还有一章,今天五章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