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想死?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苏寒拍拍手,几个护卫立刻将牢房的门打开,提着几个桶走了进去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

潘龙脸色一变,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。

“你的身体受伤了,我帮你消消毒。”苏寒手指一弹,顿时一颗丹药飞进潘龙的嘴里,顿时便让他吞了下来。

随之,几个护卫提着水桶直接泼了过去。

“啊——!”

潘龙的惨叫声,几乎震得牢房都摇晃起来。

“盐水消毒的效果很好的。”苏寒语气平静。

那几桶盐水倒在潘龙的伤口上,痛得他浑身发颤,连灵魂都不断颤抖,他才明白苏寒刚刚给他服下的丹药,原来是为了封闭他的丹田,让他无法运功抵抗。

“继续。”

不等潘龙反应,又是几桶盐水泼了过去,潘龙嗓子都喊哑了。

浑身几乎每一处都在颤抖,连每个毛孔,都紧紧收缩起来,那种痛苦,根本就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。

“你……你杀了我吧!”潘龙盯着苏寒,眼里满是仇恨的光芒,颤抖着声音道。

“我想杀你,易如反掌,但现在我更想给你一个机会,”苏寒淡淡道,“你背叛了星辰阁,又背叛了海墓崖,甚至被胖了整个灵域东部,那现在背叛黑暗森林,也没什么关系吧?”

“你休想!”潘龙咬着牙,几乎要将牙齿都咬碎。

若是背叛黑暗森林,那自己必死无疑了!

“看来消毒效果不够好。”苏寒站了起来,没有那么多耐心,可不想浪费时间在潘龙这里,“你们多做点好事,帮他消消毒,什么时候消毒效果可以了,再来通知我。”

说完,苏寒转身就走。

身后,几个护卫看着潘龙,脸上都满是笑意。

“苏大人把这种行善积德的事情交给我们,我们可不能让苏大人失望,弟兄们,都帮个忙。”

看着几个护卫脸上那狰狞的表情,潘龙眼里更多的是惊恐,是慌乱“不!不!放了我!你们放了我!放了我!啊啊!”

惨叫声,没有持续多久,潘龙就坚持不住了,哭喊着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交代出来。

这已经让苏寒很吃惊了,潘龙这种人,竟然能坚持这么久,看来那黑暗森林,的确不简单啊。

面前,摆放着潘龙口中交代的事情,足足有三页纸张,写得满满的,苏寒只是看了一眼,便丢给了秦可瑜。

这种东西,没有什么价值。

“他接触的不够多,了解的自然片面,但也足够可怕了,”秦可瑜脸色有些难看,“真没想到,我天月公国内,此刻竟然有好几个阁老级别的强者!”

这种强者,不管是在哪一个公国,都绝对算得上是高手。

黑暗森林似乎已经有很久,都没有同时派出这么多高手了,只能说,背后的人付出的筹码,肯定很大。

秦可瑜不能不担心。

她看着苏寒“你现在有什么想法?那些阁老不好对付,哪怕就是找到他们,想留下他们的可能性也很小。”

总不能让父亲出手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”就算不好对付,你也得对付,你更得让对方知道,你们没有那么好欺负。“

苏寒看了秦可瑜一眼,”这天月公国,就得有天月公国的国威!“

他站了起来,淡淡道“整个天月公国,难道还没有几个高手,能对付他们?笑话!四大仙宗,还有皇宫的高手,随随便便也能拉出来十几个人,就算杀不了他们,给他们一个教训又有什么难度?”

“可是?”

“你难道还怕得罪他们?”

苏寒忍不住冷笑,“他们连你爹的坟都敢挖,还怕什么?”

秦可瑜握了握拳头,的确,黑暗森林从来就不会忌惮任何人,这反而是秦可瑜担心的事情。

可苏寒这一个黄毛小子,似乎天不怕地不怕,还想反击黑暗森林么?

那可是一群恐怖的家伙。

“你确定我们必须这么做?”秦可瑜还有些没把握,就算可以教训他们,但有没有这个必要。

苏寒转头,看向秦可瑜的表情,有些玩味“你终究是个女人,优柔寡断是天性,若是不把主动权握在手中,那你就真的输了。”

说完,苏寒便不再多说。

秦可瑜深吸了一口气,哪里不明白苏寒话里的道理,她只是忌惮,只是需要考虑得更多,但似乎,现在已经没有退路,让她去考虑那么多了。

若是他们秦家都被人杀了,取而代之,不说这天月公国会变成什么样,就连他们一直坚持的东西,也会不复存在了。

“犯我天月者,虽远必诛!”这是苏寒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。

此刻。

都城之外的破庙中,荒凉冷清。

几道身影坐在那昏暗的环境下,脸色都有些不好看。

“真没想到,一个合道之境中期的小子,竟然有如此阵法造诣,那九星大阵的气息不简单,虽然难以击杀我等,但依旧让我忌惮。”五阁老哼了一声,“天月公国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年轻高手了?”

“哼,什么高手?区区一个黄毛小子,我若是要杀他,他根本就没有活命的机会!”三阁老还有些不满。

他想直接杀了苏寒,免得节外生枝,“我们的任务就是杀了秦家之人,让这天月公国变成无主之国,后面的事情便跟我们无关。”

只要确定秦刚死了,他们甚至敢直接进入皇宫内院杀人!

谁能拦得住他们?正是因为秦刚那个恐怖的家伙,他们才会忌惮几分,不想过早暴露自己,但现在看来,已经没必要再隐藏了。

“苏寒?”

大阁老微微眯了眯眼睛,淡淡道,“事实上,我早就可以杀他了。”

三阁老等人一惊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早就潜入皇宫内院,在他给秦刚治病的时候就可以趁机杀他了,只是,我发现他不能杀,”大阁老摇了摇头,“甚至,连那秦刚,都不能杀了。”

“大阁老这话,还请说明白些,为什么不能杀?那秦刚看来没有死,想杀他不容易,但那个小子为何……”

三阁老忍不住道。

“你们可还记得天命?”大阁老嘴唇动了动,“那个妖孽,可是带走了黑暗森林的传承之宝,而这苏寒,跟那天命有关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