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那双眼睛,就好似黑夜中的明星,看得人一阵心颤!

他明明是一个合道之境中期的小子,可给人的感觉,却是深不可测。

秦刚只觉得心头一颤,看着苏寒那深邃如星河的眸子,嘴唇微微动了动,在那一瞬间,他真怀疑苏寒是不是一个隐藏了年轻的老妖怪!

可分明,苏寒只是一个年轻人。

“后悔的事?”

秦刚皱着眉头,跟苏寒四目相对,心中思索着苏寒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“我这一生,经历风风雨雨,什么叫做后悔的事?”

“你的意思,就是没有了。”苏寒淡淡道,“如果你没有,那你的天月公国呢,当初那个天月国师呢?”

秦刚脸色微变。

他盯着苏寒,深吸了一口气,忍不住道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刚问完,他又反应过来,苏寒若是会告诉自己,恐怕早就告诉自己他的来历了,何至于让自己猜测。

他隐隐有一种感觉,苏寒的来历不简单,甚至可能比圣城的背景还要让他吃惊。

“我只能说,作为天月公国的国主,我在位期间,从未做过任何后悔的事情,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大义,为了整个天月公国,为了整个灵域的稳定和发展!”

秦刚郑重道,“至于我天月国师……他是我结义兄弟,至死都在为了天月公国而努力,哪怕他有些手段很残忍,很霸道,但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这世间有黑有白,总是要有人承担那黑暗的一部分,这些,是他替我承担了。”

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想要苏寒解释的冲动,但既然说到这,那秦刚自然也想说清楚。

也算是对自己说的吧。

一个公国能安稳发展这么多年,只靠自己怎么可能做到,总是要有人去处理黑暗一面的东西,总是有一些事情,用常规的手段解决不了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苏寒是个聪明人,听出了秦刚话里的意思。

当年的事情,恐怕就是秦刚都没想到,国师会用那种残酷的手段,将俗世上千高手斩杀,更是埋葬在英雄冢中,这其中,似乎还有什么隐情。

事情似乎,变得复杂了。

苏寒站了起来“你最好祈祷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,否则,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。”

说完,苏寒便走了出去。

看着苏寒的背影,秦可瑜有些不服气“父亲,你没有必要跟他解释,就算跟他解释了,他也不会懂。”

“不。”

秦刚收回了眼神,叹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“他会懂,甚至他本身就是为了这个来的,当年的事情,恐怕要发酵了。”

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,当年的事情,就算是他,也阻止不了,而唯一的办法,也让人难以接受。

苏寒……跟当年的事情有关么?

“父亲……”

“好了,你不要对苏寒有太大偏见,至少在处理事情方面,他有很多东西值得你学习,”秦刚叹气道,“不管他是什么身份,现在我们是在同一个阵营,明白么。”

说完,秦刚便不再说。

现在的他,还需要隐藏自己的行踪,不允许暴露自己。

外面的事情,也只能让秦可瑜和苏寒来处理,只是他心中明白,这灵域内,恐怕也会动荡了,自己身死的消息,总会有人怀疑,其他公国的人,可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吧。

从养生殿出来,苏寒便直接去了天牢。

潘龙正关押在那。

“放我出去!快放我出去!”

“你们这些该死的王八蛋,再不放了我,你们会后悔的!”

潘龙歇斯底里大喊着,就像一个疯子,四肢被玄铁刺穿,直接挂在墙上,没有伤他性命,却是让他痛苦不已。

周围的护卫丝毫就不理会,任由潘龙大喊大叫,这就是一个将死只人,他们才懒得管。敢深夜去闯公国陵园,更是毁坏国主的坟墓,这是死罪!

“放了我!否则我的主人一定会杀了你们!”潘龙猛地摇晃着铁锁链,痛得嘴唇都在发白。

“是么,你主人怎么还没来救你?”

苏寒走了进去,看了潘龙一眼,“他若是来了,我肯定要请他喝酒,好好聊一聊,怎么连你这样的废物,都要收留。”

“苏寒!”

潘龙怒吼!

他猛地要冲出来,四肢却是被固定,动弹不得。

“你就算冲出来,也不是我的对手,别白费力气了。”苏寒招了招手,几个护卫立刻搬来椅子,他从容坐了下来,跟着精钢打造的牢房,看了潘龙一眼,“你看你这样子,真像一条狗啊。”

“苏寒!我杀了你!”潘龙怒吼着,眼睛满是血丝,“我是黑暗森林的人,你敢动我?”

黑暗森林的人,就是一种身份象征,曾经就有大势力将黑暗森林的人杀了,结果遭受灭顶之灾,一个活口都没剩下!

可以说在灵域中,黑暗森林就是一股很特别的势力,没有什么人愿意招惹他们。

但,苏寒可不怕。

“我对杀一只狗没什么兴趣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当初救你,也只是因为你的命还有些用,一条狗,能帮我咬人,自然留着你。”

“你救过我?”潘龙浑身一震。

他突然反应过来,那次被三大仙宗的人追杀,正是一个神秘人救了自己,那个人同样拥有着极高的阵法造诣。

他到此刻才反应过来!

“是你!”潘龙咬牙切齿,“怎么可能是你!”

自己原来,一直就被苏寒玩弄着!

正像一条狗一般,苏寒想留就留,想杀就杀?

“所以我说了,你的命有什么价值,取决于我想要你做什么,”苏寒笑了笑,“你若是毫无用处,那还是死路一条,毕竟你这种头上有反骨,能背叛任何人的家伙,没人会相信你。”

“你……!”潘龙几乎要气疯了。

自己这一路狼狈,都是因为苏寒,甚至连救自己性命的,也是苏寒,不过一直都在玩弄自己啊。

“说吧,黑暗森林到底想做什么,这是你唯一能活命的机会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!你以为我会相信你?”潘龙浑身都在颤抖,“你做梦!想知道黑暗森林的事情?你休想,我就是死,也不会告诉你的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