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虽然在笑,可在潘龙的眼里,太过吓人了!

棺材打开,里面的人竟然会说话,更是自己恨之入骨的苏寒,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吓得潘龙惊叫一声,立刻后退了出去。

两位阁老听到声音,立刻警惕起来,神情瞬间变得严肃。

苏寒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从棺材中爬了起来,扫视一眼,淡淡道:“总算是钓出来两只了。”

他眸子扫过,完全看不出这两个老家伙什么底细,很显然,他们的实力很强!

强悍到可怕!

“实力越强,就意味着知道得越多,就你们了。”苏寒看着两个阁老,笑了笑道,“初次见面,我叫苏寒,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苏寒!苏寒!是你!”潘龙回过神来,一张脸早已经满是狰狞,“你竟然没死,那国主……”

“真没想到,还能见到你,”苏寒看着潘龙,“看来在自寻死路这一方面,你真的很有天赋。”

苏寒迈步走了出去,两个阁老眸子里杀机顿时澎湃起来。

区区一个合道之境的小子,他们还真不放在眼里。

正要动手,直接将苏寒杀了,突然间,整个陵园,灯火通明!

“哗啦——!”

“哗啦——!”

一盏盏灯火瞬间点燃,随之便是密集的脚步声,三千铁甲急速奔来,里三层外三层,将整个陵园都包围了起来!

“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

秦可瑜厉声怒喝,那双眸子里的怒火,足可以将潘龙他们彻底焚烧,“敢来破坏天月公国陵园,罪该万死!今日我看你们还怎么逃!”

她没想到苏寒竟然猜对了,果然会有人深夜就急忙赶来,一探究竟。

国主不死,那些人心里就不安稳,根本就按捺不住。

密密麻麻的铁甲军将潘龙三个人包围,森冷的杀气冲天而去。

潘龙脸色大变。

“这……这到底怎么回事!”潘龙看着苏寒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,这是一个陷阱!

两位阁老扫了一眼,看到秦可瑜身后站着几个高手,气息显然不弱,更有三千铁甲军包围,看来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
“哼,区区这些垃圾,也想留住我们?”

三阁老冷笑一声,猛地抬手,顿时一道狂风呼啸,吹得沙尘飞扬,让人看不清楚。

“你找死!”

秦可瑜大怒,立刻出手冲了过去,身后几个高手同样没有一丝犹豫,跟着秦可瑜出手。

几个人瞬间便激战在一起。

才交手几招,秦可瑜便后退下来,脸上满是震惊:“你们是黑暗森林的人!”

她没想到,来人竟然是黑暗森林的阁老,怪不得实力如此高强,今日想留下他们,恐怕太难了。

秦可瑜一咬牙:“不惜一切代价,把他们留下!”

随之,她便再次冲了过去。

“砰!砰!砰!”战斗异常激烈,发出震天巨响。

苏寒看了一眼,不禁诧异,秦可瑜这小娘们,竟然这么厉害,要杀自己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啊,亏得自己还一直欺负她。

他转头,见潘龙正盯着自己,那双眸子里的杀气,已经宛如实质!

“原本以为没有击杀杀你了,现在看来,是你自己找死!”潘龙得意大笑,这种局面下,自己就是杀死苏寒,大阁老恐怕也不会说什么了吧?

“受死吧!”

潘龙低吼一声,见此刻高手都去围攻阁老了,哪里还肯放弃这个机会,立刻朝着苏寒冲了过去。

他探出手,强势无匹,在他眼里,苏寒不过是个任人宰割的绵羊罢了!

只是,这绵羊有多可怕,潘龙早就见识过,只是他并没有认出,当初救了他的人,也是苏寒!

“轰隆——!”

地面猛地颤动,一根根突刺瞬间从土层穿透而出,潘龙瞳孔收缩,纵身翻跃,眼里闪过一丝吃惊,没想到苏寒竟然还有这种手段。

他不就是一个医道高手么?

“今日你必死!”潘龙歇斯底里。

而苏寒,却是从容不已。

他依旧站在那,任由潘龙冲来,手中结印,不断有突刺从地面腾空而去,飞快穿透而出。

潘龙实力果然厉害,闪转腾挪躲避那些突刺,脸上越发不屑:“你就这点招式么?那你死定了!”

光是这些,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。

潘龙大笑一声,陡然间化作一道残影,几乎瞬间便到了苏寒跟前,探出一只手,利爪狠狠刺向苏寒的眼睛,他要先挖了苏寒的眼睛!

苏寒越是平静,他就越是不爽!

尤其是那双眼睛,仿佛有星河流转,能够主宰一切,潘龙不喜欢。

“嗡——!”

就在他的手指距离苏寒眼睛不过五公分的距离,苏寒的瞳孔陡然一震,一道可怕的波动席卷而来:“阴阳鬼术!”

这比阴阳地术更加可怕,手指上的铜钱戒指光芒隐隐一闪,苏寒能够清晰感觉到,有一道魂魄从戒指中冲出,瞬间打在潘龙的脑门上,让他钉在那,动弹不得。

“啪!”

苏寒翻手就是一巴掌,直接抽在潘龙的脸上,强悍的力道,硬生生将他的脸都给抽歪了,牙齿横飞出去好几颗,抠鼻鲜血飞溅!

“啊!”潘龙惨叫一声,恢复了意识,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刚刚自己的灵魂,似乎被人禁锢了一般。

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痛苦,嘴里更是有浓重的血腥气味,他几乎要气疯了!

“你找死!”

潘龙连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。

他再次冲了过去,速度比之前更快!

“砰!”

只是。

刚近身苏寒跟前,地面恐怖的重力作用,将他的身体,瞬间狠狠吸在地上,那犹如山岳砸在身上,潘龙张嘴哇得喷出鲜血,身体跟四肢,全部好似被钉在地上!

“啊……!啊!”若是说刚刚是灵魂被钉在地上,那此刻,潘龙的身体,包括骨骼和血液,全部都被钉在地上,厚重的感觉,让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。

只来得及惨叫两声,便连声音都发不出了。

苏寒低头看了他一眼,好似看着一只没用的狗,伸出脚直接踩在潘龙的脑袋上,抬头扫视,盯着那两个阁老。

“来都来了,坐下来喝杯茶再走吧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