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龙心中一颤,没想到强悍如黑暗森林,竟然都如此谨慎。

这天月公国都举国同丧,将消息散布出去,甚至连其他公国的人,也都赶来慰问,如此浩大的场面,怎么可能是假的?

再说,那疯医仙至今没有抓到,证据确凿,定然是畏罪潜逃了,这一切,怎么可能是假的。

只是他人微言轻,哪里敢多问什么。

“是,在下明白,等机会来了,一定尽快确认事情的真伪。”潘龙认真道。

“今晚就去确认,避免夜长梦多,让老三跟老四陪你一起去。”黑暗中的声音停顿片刻,便立刻道,“迟则生变,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潘龙点头,正要转身走,那声音又喊住他。

“还有,那个叫苏寒的神医,我似乎告诉过你不能杀,你若是再对他动手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这一句,警告十足!

潘龙心中猛地一沉,眸子里狠光乍现,随之立刻恭敬道:“在下不敢!还请放心!”

他心中却是冷哼:“苏寒,你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连阁老都不让我杀你!可要杀你的人那么多,不差我一个!”

潘龙离开,那黑暗中,缓缓走出一道身影。

“那小子身上,为何会有天命的玉佩……”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,脸上满是凝重,更多的是忌惮和后悔,“失踪了三百多年,天命这家伙,到底去哪里了,他还执迷不悟么。”

那苍老的眸子里,满是担忧。

他本想第一时间将苏寒斩杀,可没想到,竟然在苏寒身上感觉到了那块玉佩的气息,那是天命的玉佩!

怎么会落到这个小子的身上?

那是属于黑暗森林的东西,更是黑暗森林权利的象征!天命怎么会轻易将玉佩交给别人?

苏寒怎么都不会想到,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,连什么时候被人盯上都不知道,更是连救了自己的,是自己用来跟天命联络的玉佩。

彼时。

天月公国陵园。

三千护卫里里外外将之保卫起来,隆重至极。

丧乐不断吹响,与都城方向的丧钟交织,更是让人的心情忍不住悲痛起来。

“入神位!”礼仪官大喊着,只见那黄金棺材渐渐抬进陵园,朝着早就准备好的坟墓而去。

厚重的黄金棺材,代表着权利!

代表着这是天月公国的国主!

“恭送国主!”秦可瑜等人跪了下来,身后文武百官,全部都跟着跪了下来,齐声大喊。

他们看着那黄金棺材落入坟中,随之便是一套帝王入葬的礼仪,渐渐看着那黄金棺材被掩盖,用厚土封死,秦可瑜眼睛通红。

恍然间真有一种跟秦刚阴阳相隔的感觉。

她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,紧紧握着拳头,心中暗暗道:“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绝对不能!”

一整套繁琐的礼仪结束,国丧便也结束了。

丧钟依旧长鸣,周围的护卫也依旧留着,秦可瑜跟文武百官,还必须守灵到深夜,按照天月公国的礼仪,任何人都不得离开。

必须要等到午夜之后,才可以离开国主陵园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陵园内依旧没有一个人敢离开。

直到午夜,时辰到了,文武百官才拖着早就跪麻了的腿,一个个离开,最后只剩下秦可瑜。

“国师,您也该离开了。”礼仪官恭敬道,“过了午夜,得让国主一个人安静一下。”

秦可瑜看了他一眼,微微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她站了起来,深深看了那墓碑一眼,转身离开,更是直接将三千护卫带走了一大半,只留下小部分依旧看守陵园。

夜越来越深。

国主坟墓之前,两根蜡烛燃烧着,不断滴落蜡烛油,一股风吹来,让那蜡烛顿时摇曳起来。

黑暗中,三道身影一闪而过。

“三阁老,还有不少守卫,我们没法靠近。”黑暗中,潘龙的声音响起,显得有些无奈。

这潜入陵园,来确认国主是不是真的死了,可是死罪啊!

可现在的他,哪里还有什么别的退路。

“哼,一群垃圾而已。”三阁老伸出手一扬,顿时一道无形气味散发,随着风吹,弥漫到整个陵园,潘龙立刻就变了脸色,急忙屏气凝神,不敢吸入丝毫。

这三阁老,可真是够可怕的!

剩下来的护卫,悄无声息一个个都倒了下去,仿佛喝醉了一般。

“走。”三阁老径直迈步走了出来,“这清风醉,一闻就倒,等他们醒来,什么都记不到。”

他直接朝着国主的坟墓而去,抬头看了一眼,不禁哼道:“真没想到,这坟墓修建得还是蛮大气的,看来当国主还有点意思。”

“别浪费时间,动手,确定秦刚是不是死了。”五阁老转头看了看四周,不想节外生枝,他盯着潘龙,哼了一声,“别愣着了,将坟挖开,我们看一看便知道了。”

潘龙只觉得头皮发麻!

让他去挖国主的坟?

“五阁老……”

“别废话!挖!”五阁老声音沉了下来,主人是让潘龙带队,可没说他们一定要听潘龙的,区区一只蝼蚁,也想号令他们阁老?哪里来的自信。

潘龙咬着牙,不敢反驳。

走到国主坟前,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颤抖,挖坟这种事情,恐怕会招惹因果啊。

可身后,三阁老跟五阁老两个人就盯着,他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。

“国主,得罪了,这件事怪不得我,要怪你就怪你树敌太多,太多人都希望你死了。”潘龙深吸了一口气,抬手便是一掌,狂暴的玄气,顿时将那尘土炸得飞扬,露出黄金棺材的一角。

“咚——!”

玄气打在棺材上,更是发出一声闷响,让潘龙不禁手有些颤抖。

他低吼一声,将那些尘土震飞,便直接跳了下去,双手用力扒拉着棺盖,脚下生力:“给我起!”

“咯吱!咯吱!”

棺盖硬生生被嫌弃,潘龙双臂如虬龙,没想到这棺材竟然这么重,他奋力将棺盖掀了起来,低头看去,还没来得急松一口气,顿时惊叫起来,仿佛见了鬼一般!

此刻,躺在棺材里的,哪里是什么秦刚,而是苏寒!

正一脸笑吟吟看着他!

差点没把潘龙的魂都给吓飞了!

“好久不见。”苏寒流出洁白的牙齿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