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去,在那破碎的碗上,还沾染着一丝白色粉末,显然是残存下来的。

那个太医急忙跑了过去,伸出手一点,放在鼻子前闻了闻,顿时脸色大变:“这……这是毒药?”

其他几个太医,更是吓得体若筛糠,瑟瑟发抖。

“大胆!”秦可瑜大怒,怒斥道,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对国主下毒!”

这一句话,当场吓得两个太医昏死过去,对国主下毒,那他们必死无疑啊。

“国师冤枉!冤枉啊!”几个太医立刻跪下磕头,几乎要哭了,“我等不敢!我等不敢啊!”

可现在,国主暴毙,他们难辞其咎!

“我们都是按照苏神医的吩咐,没有任何问题,请国师明察啊!”几个太医,只觉得自己一脚踏进了鬼门关,下一刻就会死啊。

哪怕不是他们下的毒,可这跟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啊。

“竟然有人下毒!”苏寒哼了一声,看着那个太医,“这是什么毒,难道你看不出来么?”

那个太医浑身颤抖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,慌乱得哪里还能冷静,手指上沾染着一丝白色粉末,他知道要是能找出凶手,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“别愣着了,快看看这是什么毒啊!”

他大喊喝,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,显然被吓得不轻。

几个太医看向国师,秦可瑜哼了一声:“找出凶手!杀无赦!”

国主暴毙,这可是整个天月公国的大事,竟然被人下毒了,他们就算是没死,也会被整个天月公国的子民唾弃啊。

几个太医哪里还敢大意,立刻认真研究了起来,苏寒站在那,一言不发,只是脸色很难看。

见他们半天都没有看出什么,苏寒忍不住哼了一声:“这么明显,难道你们都没看出来?”

几个太医,神情恍然,他们真没没有看出来啊,这毒粉只剩下一丝,而且明显是高人所炼制的,他们哪里能轻易看出来。

“西毒花,太南山蜈蚣粉,黑落英等等,这些药材的气味,你们难道多分辨不出来?”苏寒冷笑着。

几个太医浑身一震,没想到苏寒竟然如此厉害,光是闻着,就能把药材都区分出来。

“我想起来了!”

突然间,有个太医喉结一动,急忙道,“这药方……我似乎听过!对对!我听过一些!”

他急忙跪在秦可瑜面前,用力磕头:“属下保证自己说的句句是真话,恳请国师允许我说,这药方我听过,曾经疯医仙当着我们的面炫耀过,说他的裂骨粉,会浑身骨头寸寸断裂,很快就暴毙!”

几个太医看了一眼国主的尸体,身子颤抖:“只要摸一摸国主的骨头,是否有断裂,便一清二楚了。”

“你找死!”秦可瑜雷霆大怒,“国主暴毙,你还想亵渎国主不成!”

“属下该死!”

几个太医惶恐不安。

“国师,国主已经死了,必须将凶手抓出来,否则岂不是冤枉了好人?我等尽心尽力为国主治病,却是要因此丧命,谁也不会服气的。”

苏寒开口道。

几个太医差点没感动得哭了,到了这个时候,苏寒还在为他们说话啊!

“国师,就算是死,也请让我们死得心服口服吧!”几个太医急忙喊道。

秦可瑜哼了一声,深深看了苏寒一眼,没想到这个机会,竟然跟疯医仙有关,苏寒又是怎么弄到疯医仙的毒药的,这家伙藏私太厉害,想要得到他的东西,可不容易。

她没说什么,走到秦刚的身边,伸手装模作样摸了下膝盖的骨头,随之便猛地回头:“疯医仙他好大的胆子!”

就这一句话,便已经证明了那个太医的猜测。

其他几个太医一听,几乎都要跳起来,果然是疯医仙,那个狗日的疯医仙,竟然差点害死了他们!

“疯医仙竟然敢干这样的事情!他连国主都要加害!罪该万死啊!”

“来人!”

秦可瑜大吼,立刻有几个将士冲了进来,看到国主暴毙,将士都立刻跪下,脸上满是哀伤,“立刻抓捕疯医仙,绝对不能让他跑了!毒杀国主,杀无赦!”

“是!”

一众将士立刻冲了出去。

那些太医稍稍松了一口气,但也知道,国主死了,他们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疯医仙那个王八蛋啊!

他肯定是嫉妒苏寒可以将国主治好,这个王八蛋!害死人了!他自己想死就算了,怎么还要连累这么多人。

几个太医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,他们上有老下有小的,尽心尽力救治国主,哪里想到,竟然会被奸人所害。

“疯医仙胆大妄为,罪该万死,但无辜的人,不需要为此负责吧。”

苏寒看了秦可瑜一眼,“我们尽心尽力救治国主,本可以让国主康复,但这疯医仙却是暗中下毒加害国主,还请国师明察。”

“请国师明察啊!”几个太医连忙磕头,心中对苏寒已经感激得无以复加。

秦可瑜看着苏寒跟这些太医,心中暗暗骂着,还不都是这苏寒的计谋,这群太医太蠢了,竟然还要感谢苏寒。

但她也知道,要做大事,就必定要舍弃一些人,至少当下,做戏要做足!

“哼,你们谁都跑不了!死罪可免,或最难绕!来人,全部给我押进大牢,等国丧结束,再听候发落!”秦可瑜雷厉风行,没有丝毫客气,就连苏寒也一起关了起来。

这做戏,就得做足了。

“你太不讲理!”苏寒喝道。

“哼,这里就不是讲理的地方!带走!”秦可瑜立刻让人将苏寒跟几个太医带了下去,没有一丝情面可讲。

几个太医看着苏寒,脸上满是感激:“苏神医,是我们连累你了,你的药肯定没问题,都是那疯医仙……”

“你们不用担心,这件事你们没有过错,相反还有功劳,等国丧结束,国师会想清楚的。”苏寒点了点头,安慰道,“该死的是那个疯医仙,只要抓到了他,我们就没事了。”

“一定要抓住那个该死的王八蛋啊!”

“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这王八蛋果然害人啊!”

“天杀的疯医仙,猪狗不如啊!”

……

牢房里,几个太医咒骂疯医仙就没停过。

天月公国,国主暴毙的消息,很快就传了出去,随之,国丧已然开始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