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见机行事。”

苏寒就四个字,与其故意去设计,反而更容易引人怀疑,不如见机行事,一旦有机会,便可以顺势而为,更能掩人耳目。

“我不同意。”秦可瑜直接摇头,“不能任由这混蛋胡来,他安的是什么心我们都不知道,不能信他。”

她盯着苏寒,总感觉苏寒是有什么阴谋,这算是什么办法?为了引出幕后之人,竟然要秦刚死。

哪怕就是假死,那也不行,万一出了意外,谁能承担得起?

“那你说个更好的办法。”

苏寒也不着急,笑了笑,看着秦可瑜道,“堂堂国师,肯定是足智多谋了,你说说看,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幕后之人,觉得自己可以动手了,国主不死,他们就会忌惮,更会继续耐心等待下去,而你们,有这个耐心么?又或者能坚持到那个时候?”

他当然不着急,就算天月公国毁了,那也跟苏寒没什么关系,他来这灵域的目的,就是为了获取更多资源,反哺俗世,另外找出当年惨案的凶手。

这次机会不成,苏寒有的是耐心。

“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阴谋,你会那么好?”秦可瑜不客气道,“我们连你的底细和来历都不还不清楚,凭什么相信你?”

她看向苏寒的眼神,没有丝毫好感,自己在他面前,可真是丢了不少人,这家伙就像个讨厌鬼一般。

若非秦刚不同意,她真想直接把苏寒给杀了。

“爱信不信。”苏寒靠在椅子上,从容道,“反正这皇宫内院奸细遍布,跟我又没关系?大不了我拍拍屁股走人,这天下之大,难道还没我的去处?”

他笑了笑:“不过,我到时不舍得,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,白白送死。”

“你!可恶!”秦可瑜一天内至少有五十次想掐死苏寒的冲动,她差点忘了,自己已经输了赌注,成了他的人。

秦刚摆了摆手,让秦可瑜安静下来,他刚刚想了一会儿,的确正如苏寒所说,暗中的人之所以不敢轻易动手,正是因为还忌惮自己。

怀疑自己是装病,只要一天不确定自己死了,他们是绝对不会进行第二步计划的。

真没想到,他们竟然如此有耐心,足以看得出,他们的野心极大,不容许有半点失误,也就是说,天月公国处境很危险。

“我觉得苏寒说得有道理。”他顿了顿,看了苏寒一眼,“就按他说的做,见机行事,更重要的是,一旦我死了,后续事情一定要做清楚,做戏就要做全套,不能被人识破,免得会更麻烦。”

假如他诈死,那若是身后事做得不够充分,恐怕也难以让对方信服。

他深深看着苏寒,眸子里依旧光芒深邃:“你最好有把握一些,否则恐怕连你也难逃一死。”

苏寒笑了笑:“能杀我的人,还没出世。”

秦可瑜咬着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,秦刚就好似被苏寒洗脑了一样,又怎么会这么相信他?

万一出了什么意外,那恐怕就真的麻烦了。

她张了张嘴想劝说两句,可又知道,自己说了也没用。苏寒说得的确是对的,只是她不想这么冒险而已。

从秦刚屋子内出来,苏寒便迈步离开,秦可瑜立刻跟了上去。

她与苏寒并排走,却不说话,只是那双森冷的眸子,一直盯着苏寒,看得苏寒忍不住翻白眼。

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。”苏寒道。

秦可瑜停住脚步,盯着苏寒,深吸了一口气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有什么目的?你是不是才是真正的奸细,想要害死国主?”

她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,哪怕明知道自己问的这些问题,苏寒肯定不会说真话。

他若真是奸细,难道会承认么?

“我只想找出真相。”苏寒淡淡道,“至于我是什么人,这不重要,我是不是奸细,难道你看不出来?我要是奸细,你现在肯定已经死了。”

光是接近秦刚跟秦可瑜,这么近距离之下,他若是想要下毒,两个人早就死了。

见秦可瑜还想问,苏寒懒得理会,直接离开。

见机行事,那就安静等待机会就便可以了。

看着苏寒的背影,秦可瑜脸色凝重,心情更是复杂,她伪装国师这么久,举止姿态都跟过去的国师一样,甚至连性格都有些受到影响。

仿佛自己就是国师,行事沉稳而强势,可在苏寒面前,却始终强势不起来。

这家伙……就是软硬不吃!

“哼,我倒是要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能耐!”秦可瑜哼了一声,迈步离开。

夜色渐渐浓郁。

昏黄的灯火摇曳,让人心中的愤怒依旧难以平息下来。

“一个黄毛小子,也想取代我的地位?”疯医仙脸上的笑,满是狰狞和不甘心,他堂堂医仙,谁也不敢得罪半分,可这才多久?

四大仙宗的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就连那只配当自己晚辈的药王,都敢忤逆自己,现在连天月国师,都对自己没了耐心,再这样下去,这灵域东部,恐怕都没有他疯医仙的容身之处了!

“不行,那小子必须死!”

疯医仙的脸上,闪过一丝狠光。

苏寒活着,那就是挡了自己的路,他不死,自己的地位绝对会被抢走,到时候被扫地出门的人就是自己了。

他手掌在桌面上轻轻一扣,顿时一道粉末出现,撒在桌面上,便让整张桌面都开始被腐蚀,冒出森然的白烟。

“小子,要怪就怪你不识抬举,挡了我的路,这灵域东部,可没人能威胁到我的地位!”疯医仙冷笑着,嘴角满是狰狞,“能死在我手里,算得上你的荣幸了。”

说完,疯医仙便没了身影,好似一阵风,消失在空气中,不见踪影。

皇宫药房内,专门开辟一间,用于给国主熬药,周围护卫森严,不允许任何不相关的人进入,苏寒来这看了一眼,配了一方药,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
他知道,随便配点药就行了,反正秦刚没病,肯定不会喝。

事情办完,便回了自己的行宫,准备休息,突然间,苏寒嘴角扬起,感觉到身后有一阵风,跟自己保持一段距离。

“在皇宫内不敢动手么?那我给你机会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