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!”疯医仙大怒,罗浩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。

“哒哒哒!”周围的护卫立刻围了上来,其中一个看了疯医仙一眼,随之对着罗浩拱手道,“罗大人有何吩咐?”

这明显就是在示威!

告诉疯医仙,这里不是他撒野的地方。

“把疯医仙请出去吧,他老人家需要多休息。”罗浩哼了一声,不客气道,“疯医仙,认清现实,你的医道造诣的确不错,但现在,没人需要你了。”

这里有苏寒,还需要疯医仙做什么?谁还惯着他!

疯医仙气得脸色发白,摔了袖子便离开,脸色难看得吓人。

“哼,老东西,真以为自己还是个人物,不要脸的东西。”罗浩呸了一口,才懒得理会,现在这里有苏寒,哪里还需啊哟疯医仙?

“退下吧。”他淡淡开口,吩咐护卫离开,便继续站在那看着,“不知道苏神医到底有什么手段,竟然如此厉害,能将国主救醒。听闻苏神医送仙丹就跟送白菜一样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我一颗啊。”

此刻,养生殿国主房内。

看着眼前苏寒跟秦刚二人坐在桌前,一边喝茶一边说话,秦可瑜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,明明两个之前完全不认识的人,连对方底细都不清楚的两个人,竟然可以坐在一起喝茶谈事情。

“才来五个刺客,看来你真入不了他们的眼。”秦刚满脸不屑,哼了一声道,“然后呢?然后没有了?”

五个刺客都被苏寒击杀之后,就再没有人来刺杀苏寒,仿佛已经放弃了。

“不知道,本以为会来更厉害的刺客,但目前还没有,”苏寒喝了一口茶,“你是不是要考虑露个面,吸引下火力。”

秦刚摇了摇头“不能打草惊蛇。”

他不认同苏寒的办法,“我若是露面,难免会让人看出来,万一这皇宫之中潜藏了高手,一旦我被识破,那就真的麻烦了。”

连苏寒都能看出自己是装病,难保这皇宫中,没有潜入其他人,苏寒不过一个合道之境的小子,而且来历底细都还不清楚,就连秦刚都不明白,自己选择跟他合作,是因为什么。

不管怎么样,就目前来说,他还不能暴露,若是暴露了,那苏寒也没有价值了。

他不就是因为苏寒能暴露自己,才会留他一条命么。

“那几个刺客现在就挂在城门口示众,我派人暗中盯着了,若是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,也是一个机会。”

秦可瑜看了苏寒一眼,眸子里依旧是不满,若是苏寒留两个活口,说不定就有突破口了。

苏寒哪里不懂她的眼神,懒得理会,这种小喽啰,幕后的人,根本就不会管,死了再多,他们也都不会多看一眼。

他现在越发好奇,这天月公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而下命令击杀俗世一众高手的那个人,又去了哪里。

苏寒知道,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,恐怕连秦刚跟秦可瑜两个人都不清楚。

“可瑜说得不错,必须将暗中的人揪出来,到底是什么人,一直在暗中针对我天月公国,妄图操纵我公国,必须弄清楚才行。”

秦刚脸上表情严肃,转头看了苏寒一眼,见他好整以暇在那喝茶,似乎漠不关心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“你不用这样看我,这本就是你们的事情,我只是觉得好笑,你连自己的公国到底发生了什么,都不清楚,是怎么当这个国主的?”

苏寒摇头道,“一年了,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察觉,我觉得有些可笑。”

“大胆!”秦可瑜喝道,“谁给你的胆子,敢这样说话!”

苏寒嘲讽的,可是自己的父亲,是这天月公国的国主!

“可瑜,”秦刚抬起手,拦着秦可瑜,笑了笑,“他也没说错,国师被人偷袭致死,你来替代,这件事恐怕也瞒不了多久,哪怕我装病,都没能引出背后的家伙,足以看得出,他们十分谨慎,肯定不会轻易暴露自己。”

“你错了。”

苏寒笑了笑“还以为只是这女人笨,没想到你更笨。”

“你!”

秦可瑜真的要气疯了,直接站了起来,脸上满是怒容。

苏寒这一而再再而三羞辱自己,真当自己不敢杀他么!

她已经有些忍不住了,真恨不得立刻将苏寒摁在地上,狠狠教训一顿。

秦刚脸色微变,自然也有些不高兴,但还是让秦可瑜坐下,看着苏寒道“那你说说看,是为何?”

“因为你活着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你活着,他们才忌惮,这皇宫守卫森严,别人想进来一探究竟根本不可能,因为他们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死了,所以才一直不敢有更多的动作,现在传出消息说你可能会恢复,他们自然会紧张,但这么长时间都过来了,他们只会一样谨慎,毕竟,你能恢复,只是可能。”

秦刚只觉得脑袋一震,有些恍然,自己竟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国师重伤之后,他们最忌惮的,自然就是自己!

恐怕背后的人,一直都在怀疑,自己是装病!他们不敢确定,才没有更大的动作,自己竟然一直都没反应过来。

“可国主病重昏迷的消息,早就传出去了。”秦可瑜不服气道,“一年都没露面,这难道为伪装得还不够么?”

“那只能说,你小看幕后之人的谨慎了,又或者说,幕后人的野心很大,不允许失败,所以他们必须确定百分百会成功了才会动手,暴露自己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秦刚瞳孔收缩,一阵光芒泛出。

“只有你死。”

苏寒淡淡道。

“胡闹!”

秦可瑜这次真的不能忍了,她感觉苏寒就是一步一步忽悠,一步一步欺骗,然后想害死秦刚,害得她天月公国国破家亡!

“混账,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!在这妖言惑众,欺瞒我等,”秦可瑜手刀挥起,澎湃的玄气瞬间涌动,杀机完全将苏寒锁定,“我已经不想再忍你了!”

话音刚落,秦可瑜便要挥出手刀,可苏寒只是看了一眼,坐在那依旧纹丝不动,不躲避,更不还击。

“砰!”

秦刚出手,拦住秦可瑜,微微皱眉,“可瑜,住手,他说得对。”

随之,他转头盯着苏寒,那双眸子深邃到了极点,整个人如同黑夜中的豹子,森冷而满是杀意“你想让我怎么死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