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,那小子说的话,倒是可以听,”秦刚看了门外一眼,没想到苏寒的想法竟然跟自己一样,他本就想利用苏寒,苏寒竟然自己主动提出来了,“就按照他说的做,传出消息,就说那小子可以治好我的病,明白么?”

秦可瑜点头,一下子便明白过来:“父亲是想让他当挡箭牌?”

“他若是有这能耐,那我还高看他一眼。”秦刚点了点头,“我只想看看,到底谁最希望我死,谁对这天月公国虎视眈眈!”

说完,秦刚脸色一变,察觉到附近有人在盯着,便立刻躺了下去:“可瑜,保护好自己。”

秦可瑜看着再次陷入“昏迷”的父亲,深吸了一口气,立刻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
她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伪装昏迷,而且一伪装便是三个月,连疯医仙都没能看出来,反倒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,一眼现,甚至还识破了自己的女儿身。

苏寒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?

“没想到,这偌大天月公国,却没有一个我能信任的人,真是可悲。”

秦可瑜冷笑了一声,哪里会想到,是这种情况,她唯一能相信一些的人,竟然只是刚见面不久,甚至连底细和来历都不清楚的苏寒。

没有任何犹豫。

她立刻对外宣传,已然找到神医,可以治好国主的怪病,并且调遣大量的护卫,将养生殿内外重重防御起来。

秦可瑜知道,只要自己父亲安然无恙,那这天月公国就没人可以威胁到他。

当然,现在样子是肯定要做足,不然怎么吸引潜藏在暗中的对手?

这么多年了,也该抓出来了!

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,举国振奋,国主的病有救了,这天月公国第一人,终于可以治好,这就代表着天月公国的威势,很快就会恢复了。

“神医!真是神医啊!”

“连疯医仙都没能治好的怪病,有人可以治好了?真是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“期待国主康复,我天月公国,定会再次辉煌!”

……

整个都城都沸腾了起来,而之前带着苏寒去见国师的几个战士,全部得到了嘉奖,让他们几天都没回过神来,不知道生了什么。

他们甚至都做好准备,偷偷将自己的家人送走了,本以为犯了大错,要被苏寒连累致死,却没想到,反倒是得到了巨大的奖励,有的人甚至连升三级!

“那个就是神医,还有假?就是我亲自护送进入都城,去见国师的!”

“自然,那神医一身气质,就是高人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所以力排众议,哪怕就是冒着掉脑袋的危险,我也要送他去见国师,因为我坚信他可以救醒国主!”

“将军真是太厉害了!眼光毒辣啊!”

……

消息好似一阵风,传遍了整个灵域东部。

四大仙宗,自然也听到了消息。

天月公国国主怪病一年多,很多人甚至感觉国主这次危险,撑不过去,可没想到,竟然还有神医,可以治好这种怪病?

“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有如此医术,真是厉害。”清夫子微微皱着眉头,脑海中立刻想到一个人,可随之便是摇头否定了,“苏大人若是没死,那可能是他,但现在,不可能了。”

他没想到事情好变成这样,一个医德高尚之人,却是枉死,他们更担心的是会引起可怕的报复。

谁都不知道苏寒的背后,到底站着什么人。

药王听闻消息,第一时间便站了起来:“肯定是小友!绝对是他!”

“师父,苏大人已经死了,怎么可能是他……”姚东恒忍不住叹气,“我也希望是苏大人,也只有他的医术,才有这么厉害吧,连疯医仙都解决不了的怪病,这个高人竟然可以。”

“不,我感觉就是小友,”药王皱着眉头,认真道,“小友虽然实力低微,但敢只身闯荡灵域的,难道会没有什么依仗?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而有这等医术,我就确定,肯定是小友!”

药王的脸上有一些激动。

敢不把疯医仙放在眼里,更是轻易治好疯医仙都无能为力的怪病,除了苏寒,他真的想不到其他人了。

毕竟,灵域其他地域的医道高人,是不可能来天月公国救人的,除了苏寒这个心善的好人,还会有谁?

“师父,你没开玩笑?”

姚东恒还是有些不相信。

“当然没有,哼,疯医仙得意不了多久了,有小友在,他这个疯医仙的名号,恐怕也只剩下一个疯字!”药王冷哼道。

正如药王所想,正想办法,要调停四大仙宗争斗的疯医仙,得知了国主要被人治好怪病的消息,先是楞了一下,随之脸色铁青。

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“连我都查不出病因,谁能治好?难道是圣城那几个老东西?这更不可能,他们只会见死不救!”

疯医仙的脸色很不好看,一根根青筋暴起,他正出来寻找药材,要炼丹给国主治病,现在国主就被别人治好了。

这等于是在他的脸上,狠狠抽了一巴掌,意思不就是说,没了他疯医仙,国主一样会没事?

这天月公国,根本就不需要他了。

“疯医仙,咱们这调停四大仙宗……”

“调停个屁!让他们打!都死了活该!”疯医仙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个,要是连自己的地位都没了,他就是想调停,也没人会理他啊。

他立刻站了起来:“回都城!哼,我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家伙,敢招摇撞骗到国主身上去!”

说完,疯医仙便急忙离开,只怕晚了一会儿,自己这反医仙之名,便被人给抢走了。

而与此同时。

消息同样传递到灵域各个地区。

“真没想到,这怪病竟然有人能治,真该早点动手啊,”一个苒须大汉,脸上满是刀疤,胡须都遮盖不住,好似一头头蜈蚣藏在胡须里,看着狰狞,“不过,既然还没治好,那只要杀死那个大夫不就行了?”

他冷笑一声,低头看着跪在那的潘龙,森然道:“天月公国,你应该很熟悉吧?”

“奴才熟悉!”潘龙的嘴角满是仇恨,“太熟悉了!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