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主的脸上满是凝重,更带着一种森然的杀机!

他只要现一丝不对劲,宁愿暴露自己,也要将苏寒给杀了!

苏寒从头到尾都太沉稳了,平静地让人意外,这小子若是来刺杀自己,的确在第一时间便可以将自己给杀了,但他没有。

“你恐怕不明白,在我面前,你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”国主盯着苏寒,一点都不客气。

“你可能也不明白,我不想死,谁也收不走我的命!”

苏寒针锋相对,同样没有一丝客气。

他转头看了一眼屋子外,恐怕国师等人都已经按捺不住,快要冲进来了。

“不管以后怎么样,至少现在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,”苏寒的眸子,满是玩味,“你装病想要引出来的人,或许也是我要找的人,就这一点,我们可以合作了。”

“别磨磨蹭蹭的,痛快点。”

苏寒反而更像一个国主,强势而霸道,气得国主脸色难看,他磨磨蹭蹭?他连苏寒的底细都不知道,他敢轻易决定?

他若是不答应,或许就是杀了苏寒,但也暴露了自己,能杀苏寒,自己的实力还隐藏得了?

而不杀苏寒,那就要答应这小子,是要将自己的女儿都搭进去么?

这该死的混账!

“哒哒哒!”

脚步声传来,时间过去不少了,国师已经有些按捺不住,尤其是里面接连传来异响,更是让他担心。

国主脸色微变:“我警告你,不要乱来,否则就算是我国破家亡,我要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苏寒笑了,淡淡道:“你不会的。”

砰!

屋子的门被人推开,国师哪里还按捺得住,立刻走了进来。

“不是让你们别打扰我么?”此刻,苏寒正坐在床边,转头撇了国师一眼,他的手指却没有停下,继续在国主的身上,刺下银针,“还好我医术高明,没有受到你影响,否则这要变成了活死人,你后悔都来不及。”

闻言,国主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随之便恢复了。

而国师听到,急忙走了过去,看着面色已经渐渐变得红润的国主,松了一口气:“情况怎么样?能醒过来么?”

“我虽然是神医,但这种怪病依旧需要时间。”苏寒淡淡道,“不过嘛,让他醒来一会儿,倒也不是难事。”

“真的么?”国师顿时激动起来,似乎察觉到自己的情绪不太合适,忙又镇静下来,“看来你医术真的不错。”

苏寒只是哼了一声:“没办法,混口饭吃。”

说完,他手指猛地一点,一根银针刺在国主的大腿上。

“啊——!”

国主猛地睁开眼睛,整个人弹了起来,狠狠瞪了苏寒一眼,他哪里不知道,这一针根本就没别的作用,只是刺在自己的痛觉神经上,这王八蛋,在报复自己刚刚对他动手!

“父……国主!”国师整个人身子一震,连忙拱手,“参见国主!”

国主瞪了苏寒一眼,后者半闭着眼睛,一副高人模样,丝毫不理会国主那杀人的眼神,仿佛对自己刚刚那神来之笔的一针,十分满意。

“免礼!”

看着眼前的国师,国主眼神微微闪烁,随之皱着眉头道:“我这一昏睡,到底昏睡了多久?”

“一年有余。”国师的眼里满是担心。

“咳咳咳!”国主咳嗽两声,似乎又变得虚弱,叹了一口气,转头看着苏寒,“没想到竟然昏迷这么久,这到底是什么病,没想到你竟然可以让我醒过来。”

“扎一针的事情罢了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苏寒淡淡道。

国主心里恨不得将苏寒一掌拍死。

“多谢小兄弟,国师,重重有赏,”国主开口道,他的又再次变得虚弱,“我的病,还有劳小兄弟了。”

说完,他转头看着国师:“我天月公国,可还安好?”

国师点了点头:“只等国主恢复。”

“这些日子,辛苦你了。”国主的眼里多了一丝慈祥,他知道在苏寒面前掩饰也没有意义,这家伙早就看穿了,“我的病还要有劳这小兄弟,还请国师以礼相待。”

国主的脸色渐渐白,连呼吸都变得微弱,似乎还没完全恢复过来,没说几句,便又躺下,没了反应。

“国主!国主!”国师大声喊着,却没有半点作用,他急忙看向苏寒,苏寒依旧平静,“无妨,只是气血亏败,要不了多久,就能恢复了,我说了,这对我来说,根本没有什么难度,现在你可以对外宣布,国主即将恢复了。”

苏寒站了起来,朝外走去:“就说是我治好的,另外,你该准备准备了。”

说完,苏寒便离开了屋子,只留下国主跟国师二人。

他刚离开,国主缓缓睁开了眼睛,突然坐了起来,吓得国师连忙后退,随后反应过来,直接扑了过去,哪里还忍得住,眼眶瞬间就红了。

“父亲!”

“这个该死的混小子!”国主忍不住骂道,“他到底是什么人,你怎么把他带来了?”

“父亲,你这是?”国师一脸诧异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此刻的国主,看过去一点都不像有事的人,浑身气血充盈,强势无匹,他一下子便明白过来,“你是装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国主立刻止住他的话:“内忧外患,情非得已,以后再详细跟你说,可瑜,是父亲对不住你,但现在天月公国危难当前,容不得父亲大意,记住我的话,你身边的人,一个都不要相信!”

秦可瑜红着眼睛,她早就知道公国内鬼很多,身边的人没有几个可以相信,可没想到父亲竟然说,一个都不能相信,那她还能做什么?

“一个……都不能相信?”

“暂时可以相信一个,”秦刚咬着牙,满是不甘心道,“就刚刚那个混账小子,至少目前,我们的目的是一样,你可以相信他一半,这家伙来历不明,我能感觉到有很大的威胁!”

秦可瑜连连点头:“我会防着他的。”

一个刚刚迈入合道之境的小子,需要她防备呢?只怕一掌,便可以将苏寒杀死了吧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