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外两个洞主看了燕南天他们一眼,微微点头致意,便立刻离去。

要把金迟喊来,必须得他们这些洞主去,也才能抓住潘龙。

“既然是你星辰阁的叛徒,我海墓崖自然没有留下的理由,你们都不要的垃圾,我们怎么可能会要?”高胜天的语气里,带着一丝自傲。

比起星辰阁,他海墓崖自然更强大一些,说话的底气当然更足。

燕南天跟厉天行却没有在意,这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有苏寒留下来的丹药,只要给他们时间,他们中就有人可以成长起来,到时候谁更强大,可说不定了。

更何况,燕南天知道,自己跟苏寒的关系还算不错,未来有什么事要帮忙,苏寒这等重情重义之人,又岂会袖手旁观?

看着他们两个脸上平静的表情,高胜天有些诧异,以往这些家伙可会不服气,今天似乎丝毫在意自己的语气。

“星辰阁什么样的贵客,竟然会让潘龙铤而走险,甚至不惜丢掉自己天王峰峰主的身份?”他心中暗暗想着,不禁有些好奇。

“两位稍安勿躁,像潘龙这样的垃圾,不仅是你们,我高胜天一样看不起,这种人,就不能留在我们灵域东部。”

该竞争的时候竞争,该彼此相助的时候,自然就要彼此相助,毕竟大家在一个区域,更是被同一个公国管理,谁也不想把事情闹大。

“那就有劳高崖主。”燕南天拱手道。

话音刚落,刚离去的两个洞主脸色铁青回来。

“崖主,金迟不在问月洞,问了他的弟子,他去丹药宗了,据说是一脸怒气去的。”其中一个洞主开口,声音里有些不满,“看来,他是去丹药宗闹事了。”

高胜天脸色更是难看:“那潘龙呢?”

“没有找到,这小子够机灵,提前跑了。”

“混账!”高胜天怒骂。

燕南天跟厉天行这会儿脸色也不好看。

“高崖主,你这不是在做戏给我们看吧?我们来的时候,还缺人过潘龙就在这里,现在人就没了?当我们好骗么。”厉天行倒是不客气。

“哼,我有必要骗你们吗?”高胜天火了,“你星辰阁的事情,我已经算给面子了,就算我不交出去,你们还想怎么样?”

他同样不客气。

该给的面子他给,但星辰阁的人若是这么不知礼数,他才不理会。

“我们自然不能怎么样,但你若真是藏着这小子,将来有你海墓崖后悔的时候!”燕南天喝道,冷笑一声,“这潘龙得罪的人,可没那么简单,就算是你海墓崖,也得罪不起!”

高胜天盯着燕南天,知道他说的就是星辰阁的贵客,可区区星辰阁,能有什么贵客?

“呵呵,我海墓崖还真没怕过谁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外头一个弟子急忙跑了进来。

“崖主!崖主!不好了!”

弟子慌慌张张,“金迟洞主去了丹药宗,大闹一番,药王让人来信息,问崖主,是不是要跟丹药宗断绝来往?”

高胜天立刻站了起来,跟丹药宗断绝来往?自己这海墓崖所需要的丹药,可都还要丹药宗提供,他哪里敢断绝来往!

“金迟这个王八蛋!”他大骂起来,“他到底要做什么!”

莫名其妙,去找丹药宗的麻烦,这整个灵域东部,谁不要巴结药王,这金迟倒是好,去那里闹事!

高胜天气得脸色都涨红了。

“高崖主,有件事我想提醒你一下,算是我们星辰阁送的谢礼了。”燕南天淡淡道,“此刻,我们的贵客,就在丹药宗,被药王邀请去那做客,如果金迟冒犯的是那位贵客,那我想你的海墓崖,距离覆灭可能就不远了。”

这一句话,如同晴天霹雳,让高胜天跟几个洞主都愣住了。

覆灭?

开什么玩笑!

海墓崖覆灭?有那么严重么?

燕南天跟厉天行的脸上,没有一丝开玩笑的表情,苏寒的来历谁都不确定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绝对不是凡人,哪怕就是疯医仙,他可都不放在眼里啊!

他们本以为苏寒是疯医仙的传人,但现在猜测过去,就算是疯医仙,可能也得给苏寒面子。

“燕南天,话可不能乱说!”高胜天沉着脸道。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燕南天转身就走,“在下还需要去追捕潘龙,就不久留了,告辞。”

说完,两个人便立刻离开。

高胜天脸色难看。

“崖主,他们不像是开玩笑,而且药王都传信了,这么多年,药王可就传了这一次。”一个洞主开口道,不免有些担心,“那个贵客……到底是什么人?能被药王邀请去,估计不简单啊。”

高胜天哪里不懂,燕南天这种人就不会开玩笑。

金迟这个王八蛋,不管怎么说,都不该去丹药宗闹事啊!

“立刻启程,去丹药宗!”高胜天心中恼怒,“另外,海墓崖内给我搜,必须抓住潘龙,这个王八蛋,恐怕这事情跟他脱不了干系!”

丹药宗内气氛紧张。

上百个弟子,手拿着武器,他们的实力不强,但气势惊人,都要保护苏寒,保护送给他们造化的恩师。

不允许金迟上前半步!

金迟站在那,进退都不是,如果立刻退去,那他的脸往哪放?

而对面的苏寒,坐在那喝茶,好整以暇,丝毫不理会金迟,反倒是药王依旧铁青着脸,颇有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。

“海墓崖崖主到!”外头,传来一声大喊,药王微微抬起了头,哼了一声。

“来得还算够及时。”他立刻站了起来,走到苏寒跟前,“小友,你放心,你是我丹药宗的恩人,我就不允许任何人冒犯你,连这都做不到,我如何对得住小友的指点!”

“药王不必太自责,路上碰到几条野狗打扰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苏寒淡淡道。

听到苏寒的声音,金迟脸上杀气浮沉:“你说什么?”

苏寒猜得理会。

见远处高胜天走来,药王哼了一声,高胜天眼神扫过,一眼就看到了金迟:“你在这做什么?还不快退下!”

“崖主,我只是来讨个公道……”金迟咬牙,这药王还真把崖主给喊来了。

高胜天气恼,没有多说,毕竟金迟是自己的人。

他走到药王跟前,眼神扫过,只是在苏寒的脸上停留片刻,实在看不出这小子有什么特别的,药王要为他出头?

“高胜天,你海墓崖,要完了!”

不等高胜天开口,药王先是冷哼了起来,毫不客气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