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月洞福地。

那练功房内,梁楷两眼呆滞,衣衫褴褛,整个人的灵魂仿佛被抽干了一般,头凌乱,坐在墙角,依旧瑟瑟抖。

而另一边,金迟同样脸色难看,仿佛比吃了死老鼠还痛苦!

他看了梁楷一眼,咬着牙,恨不得立刻将自己脑袋里那些画面给删除掉,可越是想忘记,就越是不断翻滚!

金迟几乎都要疯了!

“谁暗算我!到底是谁暗算我!”

金迟怒吼着,就像一个疯子,这种事情,对他来说,简直去奇耻大辱,他竟然对一个男人……甚至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他真的要疯了。

这次闭关,非但没有将境界提升上去,反倒是……

“好了!”见梁楷有些哭哭啼啼的模样,金迟怒吼一声,吓得梁楷更像是委屈的小媳妇,双眼通红。

他哪里见过自己的师父这个样子。

“你带回来的三元丹,是不是有问题?真是药王给你的么!”金迟恣眼欲裂,几乎要吃人,梁楷看到他的脸,就一阵反胃,“我吃了那三元丹,怎么会有这种反应,这不是我本意。”

梁楷摇着头,不敢说话。

“回答!”金迟再次大吼。

“我、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!”梁楷声音颤抖着,“这三元丹是药王的弟子姚东恒给我的,应该是他炼制的,效果跟药王炼制的应该差不多吧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他也不知道,这三元丹真像苏寒说的那样,是垃圾啊!

让金迟吃了之后,竟然变成了这样,他这一辈子的名节,可都毁了啊。

“药王!丹药宗!这肯定是丹药宗他们故意的!”金迟脸色铁青,气得想杀人,他瞪了梁楷一眼,“别在哭了!为为师奉献一些,是你的荣幸!”

若是不泄出来,那自己真可能爆体而亡。

梁楷深吸了一口气,拉紧自己身上的衣服,不敢再出声音。

金迟走了出去,外头潘龙真在不远处等着,见金迟那狼狈的模样,不禁心头一震:“洞主突破……?”

“失败了。”金迟的脸色极为难看,几乎要疯,“那三元丹有问题!”

潘龙脸色一变,连忙道:“果然如此!”

“你知道?”金迟脸上恼怒,潘龙若是早知道,却不提醒自己?

“不是,洞主你误会了,”潘龙连忙解释,“药王肯定不会害人,他德高望重,是在灵域东部的名人,自然不会害人,但那苏寒……你别忘了,这三元丹就是苏寒让药王给的,肯定是这小子动了手脚!”

他直接道:“好啊,该死的苏寒,害了我还不够,竟然连洞主你也害,绝对不能放过他!”

金迟一听,只觉得怒火几乎要让他疯:“苏寒!苏寒!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竟然这样羞辱我!我要你死!”

随之,便立刻大步离开。

潘龙心中冷笑:“得罪了脾气暴躁的金迟,药王也保不住你,苏寒,你好之为之吧。”

他哼了一声,正要离开,便看到练功房门口,梁楷拉着被撕扯破烂的衣服,缓缓走了出来,不禁浑身一颤。

尤其是看到梁楷那面如死灰的表情,潘龙心中更是恍惚:“这也是个是非之地,不能久留啊。”

顾不得那么多,他连忙道:“梁楷,你怎么了?你受伤了么?”

梁楷看了他一眼,只觉得屈辱:“我没事。”

“你师父已经准备去丹药宗,找那苏寒报仇了,你还愣着做什么?害你的人,就是那苏寒!”潘龙开口道。

梁楷狰狞的脸上,泛起浓浓的杀气,这些屈辱,都是苏寒带来的!

都是苏寒!

“我一定要杀了他!”

他尖叫着,骇人至极。

大船乘风破浪,披荆斩棘,一路疾驰,以最快的度,冲去了丹药宗。

药王正陪着苏寒参观丹药宗,顺便指点一些弟子炼丹的过程。

那日听完苏寒讲课,不少人都获益匪浅,回去之后总结了,便日夜不停的练习,不断总结,不断提高,这短短几天的时间,竟然有不少人,都提升了一个层次。

药王可激动坏了!

就连他自己,也有了一丝感悟,相信要不了多久,就能掌控炼制仙丹的方法了。

这可都是因为苏寒啊!

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,却有这样的本事,药王除了敬佩之外,更多的是敬畏。

“小友,这几个弟子,你看着可还行?他们都是我丹药宗里最优秀的几个了,这次多亏了你指点,又进步了不少。”

药王笑眯眯道,满脸都是高兴。

苏寒只是微微点头:“还凑合。”

能得到这一句还凑合,药王就足够自豪了。

他正要开口,远处传来一道轰鸣巨响。

“轰隆!”

一块巨石被直接打碎,随之便是一道森冷的声音,“苏寒,给我出来受死!”

是金迟的声音!

药王脸色一变,旋即大怒。

“金迟!你好大的胆子!”

竟然连他丹药宗的山门石都敢打碎,只是对他的不敬!

金迟就算脾气再大,这里也是丹药宗,不是他可以胡来的地方!

金迟大步走来,那张脸上,满满都是杀气,他浑然不管药王说什么,一双眼神扫视着:“苏寒在哪!那个王八蛋在哪里!”

“你爷爷在这。”

苏寒看了金迟一眼,淡淡道,“果然,没规矩的弟子后面肯定还有个没规矩的师父。”

“你!你找死!”金迟大吼,气势爆,好似一头蛮牛。

药王脸色都气得青了:“金迟!你想做什么!这是丹药宗,容不得你放肆!”

他大喊一声,上百个弟子全部拿起了武器,一个个脸色不善。

不只是因为金迟来冒犯丹药宗,更是因为金迟要伤害苏寒,这可是他们的恩人。

“药王,这跟你们丹药宗无关,你最好不要管,我要这小子死,谁也拦不住!”金迟冷笑着,就算回去会被海墓崖的崖主罚,金迟也楞了。

不杀苏寒,他难雪那一股耻辱!

脑海里那些画面一闪过,金迟就浑身颤,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脏了。

“杀我?”

苏寒看着金迟,只是淡淡一笑,“要杀我可以,但你得有这个本事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