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迟一抬头,顿时惊喜:“你们都先退下!”

他连看歌舞都没耐心了,立刻让女弟子退去,见梁楷跑了进来,金迟大笑:“三元丹来了!哈哈哈哈,梁楷你做得不错,为师重重有赏!”

梁楷立刻将小瓶子取了出来,双手恭敬送上。

“师父,三元丹虽然拿来了,但有些事情,弟子不知道该讲不该讲。”

金迟将三元丹拿到手中,倒出来看了一眼,满意点了点头,随之道:“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情么?”

他看了梁楷一眼,“有事你就说。”

“是,师父,弟子是想说,这三元丹得来不易,”梁楷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添油加醋道,“药王说了,这是施舍给我们的,是最后一颗,以后我们问月洞,就别想再有了。”

“嗯?”

金迟脸色微变:“施舍给我们的?”

“正是,”梁楷咬着牙,一脸的愤慨,“弟子之所以能这么快赶回来,是因为丹药宗施舍了这一颗三元丹之后,便直接将弟子赶了出来,弟子连口水都没的喝,那丹药宗分明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!”

想到被苏寒当做流浪狗,甚至还用骨头来羞辱自己,梁楷就恨不得杀死苏寒那个王八蛋!

金迟闻言,皱着眉头,认真看了梁楷一眼,虽然有些不高兴,但心中也清楚,那丹药宗是什么地方,是这灵域东部每个仙宗都要求药的地方,有些傲气也正常。

别说是梁楷,就算是自己去,也得客气一点。

他哪里知道,自己这个弟子,以为自己高高在上,去丹药宗都敢摆姿态,药王能不生气么。

“那丹药宗是不一般的地方,药王更是灵域东部有名的大师,有些傲气很正常,你是晚辈,被呵斥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金迟淡淡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梁楷一听,更是气恼,可金迟都没说什么,他还能怎么样,“是,师父,我知道了,都怪自己不好,丢了师父脸了。”

“无妨,药王脾气古怪,众人皆知的事情。”

金迟点了点头:“你立下大功,先去休息吧,为师会好好奖励你的。”

“是。”梁楷心中不忿,却无可奈何,跟药王相比,自己算个屁!金迟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己,而得罪药王呢。

他正要走,坐在一边的潘龙突然开口:“那丹药宗,是不是来什么客人了?”

潘龙可记得,药王去星辰阁找苏寒麻烦,可最后反倒是被苏寒教训了一顿,还把苏寒请去了丹药宗做客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梁楷诧异地看着潘龙,脸上满是好奇。

潘龙一听,便知道肯定是苏寒,他哼了一声:“我不仅知道,更知道,那个客人是个年轻人,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,对不对?”

梁楷连忙点头:“对!不错!”

“潘龙,你认识?”金迟也好奇不已,潘龙都没去丹药宗,竟然也会知道,那里来了客人?

“洞主,那小子我知道,名叫苏寒,是个心狠手辣之辈,而且十分高傲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不是什么好东西,”潘龙直接道,把苏寒说得俨然就是一个恶棍,“梁楷脸上满是委屈,想必跟这个小子有关吧?”

梁楷感觉自己遇到了知音!

“没错!就是这个小子,眼高于顶,分明就没有把我们海墓崖放在眼里,没有把师父你放在眼里!”他急忙道,“师父,弟子本来不想说,但实在是忍不住了,苏寒那个混蛋把我当流浪狗,用骨头来羞辱我!更说三元丹这种垃圾,就是给垃圾使用的!”

闻言,金迟脸色微微沉了下来。

这三元丹是给垃圾使用的?自己正准备用这三元丹,配合灵石练功,苏寒这是什么意思。

“哼,听到了吧?他要不这么说,才不正常。”潘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,没想到苏寒到哪都得罪了,竟然连金迟都敢得罪,“洞主,别说是梁楷,就算是你亲自去,那小子也会羞辱你,把你当流浪狗,再施舍一颗三元丹给你。”

看着手里的三元丹,金迟眸子里一股怒气闪过。

“那小子什么来头,实力很强么?好大的口气!”

金迟问道。

“区区一个化龙境界的小子,连合道之境都未到。”梁楷立刻回答,“若不是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