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东恒几个人将梁楷“请”了出去,一个个脸色不善。

竟然来丹药宗捣乱,真当他们丹药宗,现在是谁都可以招惹的么?真不想要丹药,那就别要!

有点骨气,他们还会看得起,可结果呢?哼,梁楷还不是将三元丹捡走了,真跟流浪狗一样。

“无妨,药王不必自责,这跟你没有关系,只是那小子不长眼,真以为自己高高在上了。”苏寒满脸不屑,丝毫就没有放在心上,“他还入不了我的眼。”

药王点头,苏寒可能是来自圣城的人,又怎么会将这种小喽啰放在眼里。

他只是担心会打扰了苏寒的兴致。

“别说是这小子了,就算是他师父来了,也不能对小友不敬。”药王道,“这海墓崖真不是知道是怎么教的,以后给他们提供的丹药,我要减半!”

他也不好直接断了,毕竟跟海墓崖崖主的关系还不错。

苏寒微微点头,笑道:“好了,不必为这等小人物置气,药王,我敬你。”

他主动举起酒杯,药王顿时激动不已,忙双手持杯,好似一个晚辈:“小友客气了!请!”

两个人把酒言欢,又说了不少炼制丹药的事情,从药王口中,苏寒也得知这灵域医道和药道中的不少事情。

“真没想到,这跟俗世竟然是同出一脉,但者字诀这种东西,就算是灵域,也没有。”苏寒心中暗暗道,光是这者字诀,都不知道比他们的医道造诣领先多少了。

苏寒突然有些疑问,似乎感觉明明就是俗世的大道更为高深,可怎么当年会生那样的惨案,竟然上千高手被杀,让俗世彻底被封锁。

这灵域高手虽然多,可论质量,俗世也不差啊。

在苏寒心里,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。

“小友,你解开了我多年的困惑,更是让我有机会,在炼制丹药一脉上,更进一步,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啊。”

药王喝了不少,脸色微红,情绪微微有些激动,“你不知道,对我来说,这炼制丹药,就是我一生的追求,除了这丹药,我、我别无所求,我做梦都想再炼制出仙丹啊!”

“放心,只要你参悟了,以后炼制仙丹,也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已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更何况,只是炼制仙丹么?这医道的路上,可还长远着呢,我一个人走,寂寞啊。”

那种渴望吾道不孤的模样,看得药王心脏剧跳,更是激动起来:“是!是!是!小友说的是,我这格局,终究还是太小了啊!这条路上还很长远,我应该努力!能够跟上小友的步伐,那也是极好啊!”

仿佛苏寒只是简单几句话,便将自己拉入了更高的层次,药王哪里能不激动。

“小友,来!我再敬你一杯!”药王直接站了起来,“这一条路上,希望能跟随小友的步伐!走得更远!”

苏寒也站了起来,自然不敢太过倨傲,在药王眼里,这就是谦卑啊。

两个人将杯子里的酒,一饮而尽,畅快至极。

“明日我可以讲一堂课,让丹药宗的弟子都听听,不敢说是多深奥的东西,但对他们应该有所帮助。”苏寒主动开口道。

药王当然愿意,连忙点头:“那就多谢小友了!这是他们的造化啊!明日!明日一定!今日,我们就不醉不归!”

两个人又多喝了几杯,姚东恒等人只能在一边看着,连一句话都不敢插,只是想着,明日苏寒讲课,那他们可有机会听了,万一领悟到了,没准就能炼制仙丹了!

那对他们来说,绝对是一场大造化!

酒过三巡,苏寒便说要回去休息了,以他浑厚的玄气,自然不会醉,但脸色微红,看过去更显得英俊了些许。

“苏大师,奴家来伺候你。”几个漂亮的女弟子,可不想在错过好机会,忙上前扶着苏寒,一左一右,不经意间,紧紧贴着苏寒,恨不得苏寒酒后乱性,把她们给就地正法了。

她们……绝对不反抗!

可苏寒却始终没有看她们,回到厢房,便要休息,让几个女弟子出去了,弄得几个女弟子一脸忧郁。

关上了门,苏寒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这几个妖精,故意引诱我,还好我定力足。”

他现在可没有心情花在女人身上,尤其是这种接近自己就带着明显目的的女人。

盘腿而坐,浑身玄气一震,酒气便瞬间消散,苏寒整个人恢复了清醒。

“我没太多时间,必须抓紧了,赶紧提升实力才是,否则遇上更强大的高手,连活命都是问题。”

这灵域之中,高手云集,可没那么容易对付,以现在自己的实力,斩杀四极境大圆满的高手不成问题,但再高上一层次,那可就麻烦了。

“必须尽快恢复到合道之境!”苏寒闭上了眼睛。

他不准备斩三尸,那就要带着羁绊,继续在武道之路走下去,别人没走过的路,别人走失败的路,那自己来走试试看。

与此同时。

梁楷一路疾驰,双眼通红,他本想在丹药宗好好休息,吃饱了喝足了,再带着三元丹返回海墓崖交差。

可哪里想到,本路出现一个年轻人,竟然如此不给面子,甚至……还那样羞辱他!

想到苏寒将骨头丢在地上,让自己带着,梁楷就恨不得将他杀了。

“哪里来的蝼蚁?竟然敢羞辱我!我定要让你付出代价!”梁楷咬着牙,“还要药王那老不死的,真以为崖主敬重你,谁都要高看你一眼?老子反正得不到你的丹药,还怕杀了你?哼!”

梁楷心中恼怒,赶着回了海墓崖问月洞。

洞天福地内,金迟正坐在上方,下面几个女弟子载歌载舞,他一边喝酒,一边点头:“不错!不错!你们表演得很不错,为师很喜欢,哈哈哈哈!”

而在一侧,潘龙坐在那,脸色平静,但心中却是鄙夷,将自己的女弟子,供自己愉悦,这金迟还真是做的出来。

“师父!师父!”

外头,传来梁楷的声音,急匆匆冲了进来,“三元丹我带回来了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