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楷心中一喜,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待遇,看来真是师父的地位高了,连药王前辈都越来越给面子了!

他快步走了进来,接连赶路,早已经让他疲惫不堪,此刻闻到酒菜香味,更是觉得饥肠辘辘。

可突然间,他看到那酒桌边上,还坐着一个年轻人,从头到尾就没看自己一眼,自顾自地喝着酒,似乎自己根本就不存在。

梁楷微微皱眉,看了苏寒一眼:“这位是?药王前辈的弟子么。”

他敬重药王,但不代表着药王的弟子,可以无视自己的存在。

他们海墓崖,可不是一般的仙宗。

“不是。”药王脸色有些不悦,自己正宴请苏寒呢,这小子直接进来,也不先请示一下,看来真跟他师父金迟一样,真够霸道的,“你找我有什么事么?如果没什么要紧事,还请先到会客厅一坐,我等会儿见你。”

药王看着梁楷道。

那金迟就是一个疯子,霸道至极,虽然药王可以不给他面子,但也不想惹事。

梁楷闻言,楞了一下,此刻才反应过来,这酒菜不是为他准备的,顿时尴尬不已。

自己竟然还以为是给自己准备的。

他看了一眼,没给自己准备,难道是给那个年轻人准备?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,哪里来的资格,能让药王亲自作陪?

“是这样,我师父想跟药王求一颗三元丹,故此派我前来,还希望药王能够给我一颗,我就不打扰药王,可以回去复命。”

刚刚丢了人,梁楷可不想呆着了,可真是没面子。

药王楞了一下,脸色更是难看,这金迟未免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?

派一个弟子来,就想要三元丹?

直接张嘴就要,当自己是什么人?当丹药宗是什么地方?

药王压着火气,哼了一声:“你师父怎么自己不来?”

“药王前辈说笑了,我师父日理万机,哪里有时间,派我来就可以了。”梁楷笑了笑,不以为然,不就是要一颗三元丹,多点的事情,还需要师父亲自来么?

他的面子就足够了。

药王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,这金迟,分明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!

“三元丹这种马上要被淘汰的垃圾,药王你给他一颗也无妨,”不等药王开口,苏寒放下了筷子,淡淡道,“垃圾配垃圾,绝配。”

闻言,梁楷楞了一下,随之冷笑:“你说什么?你说谁是垃圾?”

他没想到,这个年轻人,竟然还敢骂他们!

“我说你是垃圾,你跟你师父都是垃圾,”苏寒抬起头,眼神平静,却没有丝毫客气,“来这丹药宗,连一点礼仪都没有,张嘴就要丹药,是丹药宗欠你们的么?你没教养就算了,难道你师父也没有?就这么教弟子?随随便便放出来丢人么?”

梁楷的脸色顿时青一阵白一阵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”苏寒盯着梁楷,微微眯着眼睛,“滚!”

一声爆喝,仿佛雷音一般,在梁楷耳边炸响,震得他连连后退两步。

“你!”

“够了!”药王怒喝,“金迟好大的架子,真以为我药王一定要给他面子?上我丹药宗,开口就要丹药,他凭什么?哪里来的脸面,还有你!就你一个弟子,也配我准备好酒菜招待你?小子,你也不打听打听,这整个灵域东部,几个人有这资格?别跟我废话,滚!不然海墓崖以后也别想从我这,再拿走一颗丹药!”

梁楷脸色更是青紫一片,羞愤得无地自容。

他哪里想到,自己被药王呵斥就算了,竟然还被一个年轻的小子呵斥?

他算什么东西啊!

“你是什么人!”他不敢找药王的麻烦,便盯着苏寒,沉着脸道,“冒犯我师父,不给你点教训,你恐怕都不知道我海墓崖问月洞洞主是谁!”

“药王,喝个酒这么吵,怎么喝?”苏寒看都没有看梁楷一眼,“你这丹药宗,也看管不严啊,什么流浪狗都跑进来了,你干脆赏赐点骨头给他啃。”

梁楷肺都要气炸了!

“滚出去!”见苏寒似乎生气了,药王懒得再跟梁楷多说,“再不出去,那我便让人打出去!”

姚东恒等几个弟子已经站了起来,脸色不善:“阁下未免太不把我丹药宗放在眼里了,就算是万山岛岛主,来我丹药宗也十分客气,你区区一个弟子,哪里来的底气?”

几个人走了过去,一个个都十分生气,竟然敢来丹药宗撒野,太过分了!

梁楷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来取丹药,药王竟然是这种态度,师父不是说了,只管问药王要丹药就可以了?

“你、你们……”

“还不走?”苏寒皱着眉头,“姚东恒,给他一颗三元丹,反正也是垃圾,送给他一颗也没什么关系,打他走。”

姚东恒立刻取出一颗三元丹,好似丢给流浪狗骨头一样:“拿去拿去,别在这里碍眼,立刻离开!”

看着那丢过来的三元丹,梁楷只觉得脸上被人狠狠抽了几巴掌。

这根本就是在羞辱他!

把他当做流浪狗了!

可若是不把三元丹带回去,师父肯定会生气。

梁楷咬着牙,心中满是冷意,死死盯着苏寒,气得咬牙切齿:“好!好!好!你们丹药宗得罪不起,我走!”

他捡起地上的三元丹,那一瞬间,他真觉得自己好似流浪狗一样,苏寒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,随手丢下一块骨头:“这个要不要也带走,路上吃。”

梁楷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了头顶,疯狂的杀意,瞬间涌出!

“你找死!”

他一声怒吼就要冲过去,姚东恒等人立刻拦住:“大胆!敢在丹药宗闹事,就不怕海墓崖崖主要你的命!”

闻言,梁楷瞬间如被浇了一盆冷水,连忙冷静下来,丹药宗是灵域东部的重要势力,曾经就说了不允许任何仙宗骚扰,否则便会引起围杀,这还是海墓崖崖主提出来的!

他哪里敢招惹?此刻也只能狼狈离开,像一条流浪狗一样,狼狈离开!

“滚吧。”药王已经没了好心情,说完又对着苏寒拱手,“小友,真是抱歉,让这等不长眼的家伙扰了你兴致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