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没说话,伸了伸手,药王立刻明白,脸上一喜,忙将手札递给苏寒:“请小友指教!”

那手札已经微微有些泛黄,这都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,上面的字倒是写得还不错,足以看得出药王也是一个细心的人,记录都十分详细。

想必当初他炼制出那仙丹,也花费了不少心血。

药王记录得很详细,苏寒却是一目十行,不断翻页,度极快。

看着苏寒那模样,药王都愣了,苏寒这么看,真能看出点什么?站在一边的姚东恒更是目瞪口呆,苏寒这是看书么?这就是翻书啊!

“你之前炼制的那枚仙丹呢?我看看。”苏寒很快就看完,似乎只是将手札翻了一遍,这么快的度,能看出什么啊。

“在这在这!”药王不敢多想,忙从自己的柜子里,将那颗珍藏多年的仙丹取了出来,琉璃玉石装着,足以看得出药王有多重视。

“慢慢吞吞的。”苏寒一把将小瓶子拿了过来,满脸嫌弃,一颗仙丹,至于么,他将盖子打开,顿时皱起眉头,“药性都散得差不多了,你这仙丹炼制好了不用,不就等于浪费?”

药王脸色一红,他不舍得啊!

这可是他的念想,是他一辈子的荣誉啊!

“让小友见笑了,老朽一直珍藏着,就没舍得。”他脸色微微涨红,面前的苏寒,将仙丹丢在地上喂狗,而他当成宝贝,珍藏了几十年。

高下立判。

“这还真是你一时运气好,才能炼制成功,只要差一丝一毫,你这丹药就废了。”似乎只是闻了闻,便递给药王,淡淡道,“你知道问题出在哪么?”

药王楞了楞,摇头:“还请小友指点。”

“第一,你药材用错了,甘蕉豆是烈性药性没错,但跟芦荟卷一起用,就让两者反应变得更剧烈了,一下没掌控好,那就失败了,第二,你的火候一直都用错了,我看你记录的,炼制丹药用的是明火三千度,但实际上,要五千度以上,才可以将杂质完全剔除,你连杂质都剔除不了,还谈什么仙丹?”

苏寒摇着头,“不是那几种珍贵的药材适合三千度,你就只敢到三千度,你的格局还是太小了。”

他只是几句话,药王整个人楞在当场,仿佛有到雷电,从天而降,狠狠砸在他的脑袋上!

他似乎一下子便明白过来,自己这些年一直坚持的东西,竟然是错的?

他一直都是按照药材的珍贵程度来炼制,先保住重要药材的药性,再去考虑其他,可苏寒口中所说,分明跟这些无关。

“药材的价值,就在于他的药性,你要他这种药性,那他就值得,跟其他外在因素无关。”

苏寒将手札丢到一边,淡淡道,“你对药道的理解如果能上一个层次,那要炼制出仙丹,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。”

“多谢小友!多谢小友!”药王沉思了片刻,似乎在味苏寒说的话,他知道苏寒不会将话说得太浅显,那样一来自己只会更惭愧。

“我资质愚钝,此刻才恍然大悟啊。”苏寒几句话便将自己的问题剖析出,真是太惊人了!

就算是疯医仙,恐怕都没有这种本事吧?

这个妖孽,到底是谁的弟子啊!恐怕是灵域中心圣城中出来的妖孽吧。

“你好好参悟吧,医道药道,博大精深,活到老学到老,这仙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炼制方式,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苏寒好似教育着晚辈一样,轻描淡写道。

站在一边的姚东恒,早已经彻底楞住了。

他只觉得灵魂都在颤抖,从未见过如此震撼的画面,自己的师父惊人微微弓着腰,那虔诚和宫恭敬的模样,哪里像是丹药宗的宗主,只像个年轻的弟子啊!

“小友,我一定会好好研究,争取早日掌控炼制仙丹的能力。”

药王心情很好,茅塞顿开,只要再好好琢磨一番,那定是可以突飞猛进啊!

果然,邀请苏寒来丹药宗,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“有什么不懂的,随时来问我。”苏寒道。

“哈哈,那就多谢小友了,小友,这边请,我已经让人备好酒菜,今日就当是我丹药宗为小友接风洗尘。”药王大笑着。

“那就打扰了。”苏寒也笑了起来,“只要药王不赶我走就好。”

“哪里的话!巴不得你长住呢!”药王忙道,“东恒,快去准备!”

“是!”姚东恒恭敬道。

药王陪着苏寒,一边走一边聊,听着苏寒说了不少炼制丹药时的心得,获益匪浅,心中对苏寒越敬佩起来,如此年轻,便有这样的造诣,太过惊人了。

他越肯定,苏寒绝对是来自灵域中心圣城的人,除了那里,谁还可能培养出这等可怕的弟子?

怪不得苏寒敢说连疯医仙都不敢收他当传人,他有这个底气啊!

更让药王诧异的是,圣城的人都十分高傲。哪里会看得起他们其他地方的人,而苏寒却丝毫没有什么架子,甚至就连星辰阁,他都因为觉得火风不错,而肯帮助星辰阁。

反倒是星辰阁的人,有眼无珠啊!

酒宴规模不小,足以看得出药王对苏寒的重视,不说别的,单单是苏寒救了他性命,就值得他感激,更何况苏寒更是指点了他炼制仙丹的本领,这更是大恩!

“小友,老朽敬你一杯!”药王双手持杯,十分客气,“欢迎你来丹药宗做客,真是让我这丹药宗蓬荜生辉啊!”

苏寒微微点头,碰了碰酒杯,笑道:“打扰药王了。”

“哈哈哈,千万别再说见外的话,”药王一个眼色,几个姿色最好的女弟子忙上前给苏寒倒酒,“只要小友住得开心,那老朽就高兴。”

他宁愿苏寒长住在丹药宗呢,这样要请教事情也方便得多,不知道苏寒喜欢什么,药王也只能让姿色最好的女弟子,努力努力了。

“海墓崖弟子梁楷到!”

突然,门外传来一道声音,药王一听,微微有些诧异,海墓崖的人怎么到了?

他起身走了出去,刚走到门口,梁楷便走了进来,一下子看到满桌的酒菜,顿时心情大好。

“哈哈哈,药王前辈,你真是太客气了!知道我要来,连酒菜都备好了啊?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