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灵石他早就想要了,可潘龙一直都不肯给,甚至自己许诺给了好的条件,潘龙还是不答应,现在呢,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甚至连好处都不要,金迟怎么会不高兴?

“潘龙,你的选择没有错,星辰阁太垃圾了,要不是公国还需要他看守天坟,你以为会有人在乎?”金迟毫不客气,“你很明智,我应该夸奖你。”

潘龙跪在那里,恭敬道:“洞主所言极是,潘龙以前瞎了眼啊,竟然浪费那么多年的时间在星辰阁上,他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!”

他越想越气,自己这一背叛,等于是没了退路,只能跟着金迟了。

就连自己最珍贵的灵石,都要送出去,否则金迟还未必肯答应,留下自己。

要不是苏寒,他会落得这步田地?

“哈哈哈,潘龙,我就喜欢你这不要脸的样子,刚从星辰阁逃出来,就开始说他们的坏话,我喜欢!我喜欢!”

金迟大笑着,心中却清楚得很,潘龙敢这样对待星辰阁,未来就有可能这样对自己。

谁都不是傻子,但只要这灵石到手,金迟才不管那么多。

“行了,既然我答应你了,那就安心留下来,星辰阁之人不敢为难你。”金迟淡淡道,语气之中,浑然没有将星辰阁放在眼里。

这灵域东部,什么时候也轮不到星辰阁的人来说话。

“多谢洞主!”潘龙喊道。

他表面恭敬,可心里却丝毫没有一丝尊敬,曾经自己虽然只是星辰阁一峰之主,但跟金迟也等于是平级。

可现在,他不过是一条寄人篱下的狗!

潘龙越想越气,这一切,都是因为苏寒啊!

否则他怎么可能落魄到这种地步。

“去吧,已经给你安排好了,你只要忠心于我,那我便给你安稳的生活。”金迟开口道,挥了挥手,让潘龙离开。

多了一条狗而已,他才不会放在心上。

看着手中的灵石,金迟眸子里满是喜色:“等三元丹一到,我的实力就可以再上一层楼,这海墓崖三洞洞主里,自然我的地位最高了。”

他哪里能不高兴。

整个灵域东部,海墓崖算不得是最强大的仙宗,但跟星辰阁比起来还是强大很多,他怎么会将星辰阁放在眼里,如果真到了要交出潘龙的地步,那就交出去呗,难道他还会在乎潘龙这个叛徒?

“三元丹!三元丹!我现在就要三元丹!”金迟大笑着,“梁楷应该快要丹药宗了吧。”

……

苏寒到了丹药宗,便被当做上宾,以最高的规格对待,比在寒星峰的待遇还要好。

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弟子,负责苏寒的饮食起居,周到不已。

年轻人血气方刚,药王又怎么会不知道?

他只说了一句,苏寒是个医道高人,比他还要厉害的医道高人,主动要去伺候苏寒的女弟子,几乎要打起来,只为了争夺那几个名额。

“苏大人,洗脸的水我已经给您打来了,我现在可以帮你么?”一个女弟子眼里满是柔情,心中却是紧张不已。

这种珍贵的机会,她可没有多少啊!

要是能得到一丝指点,又或者……她越想越紧张,越想越激动,甚至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,正坐在床上的苏寒——身后的大床!

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吧。”苏寒笑了笑,站起身便走了过去,自己洗脸。

他还没有到要人伺候洗脸的地步。

那个女弟子心中一怔,脸上顿时满是遗憾,自己就这么错失机会了,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够漂亮么?

她下意识偷偷将自己的长裙往下拉了拉,露出漂亮的锁骨,希望苏寒能够看到。

苏寒完全没有理会。

对女人,他可不是来者不拒,更何况,他来灵域,可不是为了女人来的,有更重要的事情做,家里的娇妻还等着呢。

“苏大人,我师父有请。”门口,姚东恒已经面壁结束,听到药王去了星辰阁找苏寒麻烦,吓了一大跳,顿时为药王担心不已。

而看到苏寒被邀请来,他才松了一口气,看来苏寒真的太厉害了,就连自己的师父,都恭敬不已。

“嗯,我答应的事情,自然会做到。”苏寒点了点头,便走了出去,姚东恒立刻在身侧跟着,亦步亦趋,小心而恭敬。

身后,几个女弟子满脸幽怨。

“苏大人果然是个正人君子,我都暗示这么明显了,他竟然无动于衷,”那个女弟子咬着嘴唇,“真是不解风情,不过……他长得真好看啊。”

就算苏寒不是高人,她都有些想以身相许了。

“你别做梦了,苏大人这等高人,才不会看上你,”另一个女弟子哼道,顺势挤了挤自己的优势之处,“要看上也是看上我,你知道什么叫做手感么?”

两个女弟子又闹了起来。

苏寒跟着姚东恒,直接到了药王专门的炼丹房。

看到苏寒来了,药王忙放下手里的经书,走到门口迎接。

“小友的伤势如何了?”药王关心道。

“无妨,已经恢复了。”苏寒脸色红润,看不出有丝毫受伤,药王顿时觉得肯定是苏寒之前吃的那个丹药,真是厉害啊。

“那星辰阁恩将仇报,就算是我,也容不得他们这样,”药王开口道,“小友你放心,我已经出征讨令,要那星辰阁给一个说法!”

得罪他丹药宗最大的代价,就是永远别再想从他这里,拿到一颗丹药!

“往事不再提,免得伤心,”苏寒无奈摇头,“喂不饱的白眼狼。”

药王笑了笑:“小友宅心仁厚,不跟他们一般见识,老朽佩服,不说他们了,既然小友没事,那便好了。”

他指着桌子上的医书,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道:“不瞒小友,这本是我当年炼制仙丹的手札,此后我钻研数年,都没能再次炼制出来,实在是人生中一大遗憾,不知道能否请小友指点一二?”

站在一边的姚东恒心中咯噔一声,自己的师父,都要开口请教苏寒啊?

他有些楞楞地看着自己的师父,那态度,分明就跟自己平时请教师父的时候,一模一样啊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