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打死他们!这群狗日的天天欺负他们!”

“揍!往死里揍!”

“老子等这一天等很久了!”

……

一群寒星峰的弟子,压抑了许久,就算是火风还活着的时候,他们在面对海星峰的时候,一直都处于下风,因为在十八峰之中,他们寒星峰是垫底的那一个,几乎其他人,都看不起他们。

这一口气,他们真的憋太久了!

今日,彻底爆出来!

“啊!啊!住手啊!”

“求求你们,住手啊!”

王飞和陈宫几个人,鼻青脸肿惨叫着,蜷缩在地上,不敢动弹,他们知道死不了,寒星峰的弟子就算再愤怒,也不敢伤人性命,这是星辰阁的规矩。

可这皮肉之苦,是免不了了。

足足泄了半个小时,赵林等人一个个都被打得面目全非,没有好点的灵药,想在十八峰比武之前恢复都难。

“丢出去!”

李然喝道,几个弟子便像拖着死狗一般,将赵林他们拖了出去,直接丢下台阶,又是痛得赵林几个人惨叫连连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给我记着!此仇不报,我誓不为人!”赵林叫嚣着,落荒而逃,面对整个寒星峰的弟子,他哪里还嚣张得起来?

李然只觉得憋在心口的那一团气,总算是撒了出来,畅快至极。

“就应该再给他两巴掌!”他哼了哼,骂道。

说完,李然快步走到苏寒跟前,微微躬身:“苏兄弟,真是抱歉,让你看笑话了,我们……”

他苦笑着,“就是这种命。”

“命运,是弱者是借口罢了。”苏寒淡淡道,扫视一圈,目光如炬,“他们敢这样欺辱你们,你们不会反抗?不反抗就注定挨打,被打了,那也是活该,现在你们打回去了,他们敢说什么?还不是狼狈而逃?”

“就连死去的同门,这起码的尊严都保护不了,你们的命就是这样?但我的兄弟火风的命,不是这样!”

苏寒朗声喝道,满脸都是怒气,“那些家伙算什么?你们只要敢反抗,敢拼,他们还敢骑在你们头上?他们若是敢,就把他们狠狠摔下去!摔死他们!”

周围的弟子,一个个眼睛通红,被苏寒说得,羞愤不已。

他们这么多人,竟然被几个人欺负,还不敢反抗,若非苏寒打了那一巴掌,今天他们寒星峰的脸就丢尽了,传到其他峰的弟子耳中,恐怕这辈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了。

李然咬着牙,同样羞愧不已。

“你现在是寒星峰的大弟子,就该有大弟子的担当,不是么?”

苏寒看着李然,说完便不再理会,在火风棺材前,插上三根香,随手将那玉佩丢给李然,便悄然离开。

李然抓着玉佩,浑身颤抖,只觉得一股悲愤在心头喷涌而出。

“是啊,火风还在的时候,一样被欺负,现在我成了大师兄,一定要改变!”他看着苏寒的背影,脸上满是感激,“多谢苏兄弟!多谢!”

苏寒大步离开,两边的弟子自动分开一条路,不敢有丝毫阻拦。

敢直接一巴掌抽在赵林脸上的人,苏寒还是第一个!

他们甚至诧异,苏寒不过一个化龙境界的人,怎么会这么厉害。

苏寒想的跟他们可不一样。

“打起来吧,你们内斗起来最好,要是这把火烧得还不够大,那我再帮你们加点油。”

苏寒如出尘高人一般离去,两侧的弟子一个个目送他远离,脸上满是敬佩……

“时辰到了,送葬吧。”李然不想再牵扯出什么麻烦,立刻安排人送葬,将火风给葬了,免得节外生枝。

此刻的他,胸口一团气血翻滚,立志在自己担任大师兄的阶段,一定要将寒星峰的地位提升上去,可一想到一个月后的十八峰比试,他就有些无奈。

燕南天当年受伤,至今没有恢复,哪怕他还兼任副阁主,可实力没有恢复,自然没有什么话语权,更不用说座下弟子,也没几个实力拔尖的。

被人欺负,也再所难免了。

“空有想法又有什么用?”李然苦笑一声,在人微言轻,实力也不够,能改变什么啊,“苏兄弟说得对,命运只是弱者的借口,我只是一个弱者而已啊。”

寒星峰渐渐恢复了平静,火风下葬之后,便没了什么动静。

苏寒回到自己的厢房,黄方刚把院子里的杂草除了,累得满头大汗,看到苏寒回来,立刻恭敬喊道:“大人!”

“事情做完了就去练功,别浪费时间,”苏寒走了两步,又停下看了黄方一眼,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,我指点你一下。”

黄方楞了一下,指点自己?苏寒也不过是化龙境界,甚至可能还没自己高呢。

可一想到苏寒轻易教训自己的场景,黄方立刻点头:“多谢大人!”

苏寒可没想过那么早离开,现在火风彻底死了,他成功潜入星辰阁,至少当年的利息,他要多讨要一些回来。

让他们打起来,那最好不过。

苏寒进了屋子,黄方便在院子里练功,十分认真,不敢有一丝懈怠,生怕被苏寒看到,会将自己赶走。

而此刻,海星峰上。

赵林几个人鼻青脸肿,看起来好似猪头一般,狼狈讨回海星峰,一路上不知道被多少人嘲笑。

“药呢?那治疗伤势的药呢?”赵林咆哮着,立刻让人找来疗伤药,“该死的李然,就凭他,也敢跟我动手!”

那一群人冲上来,他们几个都愣住了,寒星峰的人从来就不敢反抗,都是因为苏寒!

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家伙!

“查!给我查清楚!他到底是什么人,胆敢惹我,我一定要让他后悔!”赵林歇斯底里,看着镜子里,自己那犹如猪头一样的脑袋,气得要疯,“还愣着做什么!去查啊!”

几个弟子,惶恐离开,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大师兄,有这么狼狈的一天。

“等到十八峰比试的时候,我们要让寒星峰的人好看!”陈宫也怒骂着,“我非得打断他们的腿不可!”

“那还不够!要狠狠羞辱他们!”王飞龇牙咧嘴,哎哟哎哟惨叫着。

赵林紧握着拳头,目露凶光:“我要在生死擂台上,杀死他们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