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唷,火风死了,李然你现在成了大师兄?”来人挑起眉头,故意看了李然一眼,阴阳怪气道,“那你死了之后,也要办这种丧礼?”

李然脸色一怔,顿时白了起来,他又不是燕南天的侄子,哪来这么大的脸。

就算是火风,也没有这种资格,燕南天说的时候,他就觉得不合适,可燕南天话了,他敢说什么。

“赵林,你说话放尊重点!”李然喝道,“侮辱副阁主是什么罪,难道你不知道么!”

“这说的哪里话,我哪里敢侮辱副阁主,要是让我师父知道了,还不得骂死我,”赵林笑了笑,一副紧张的模样,“我师父听说火风死了,特让我来拜祭一下,我还以为,就在他坟前上个香就是,这……这是要怎么样?”

他指着到处挂着的白条,那些师兄弟一个个披麻戴孝,不知道还真以为是燕南天死了。

李然脸色不好看,寒星峰上这一点的确做得不合适,被人抓着小辫子,也无话可说。

“这是我寒星峰的事情,跟你们海星峰没什么关系吧?”李然冷笑着,“你们若是真心来拜祭,那我代师父谢过你们,若不是……还请立刻离开!”

“什么时候寒星峰凌驾在星辰阁之上了?星辰阁什么时候有这种规矩了?一个弟子死了,也敢用这么高的规格,”赵林阴阳怪气道,“要不要,我们上戒律峰问问看?”

李然脸色更是难看,被人揪着小辫子,他连反驳都做不到。

他抻着脸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,看着赵林几个人脸上那种得意的模样,心中十分不爽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

“不合规矩的事情,还真就你们寒星峰敢做出来,就算今天寒星峰峰主在,我也敢斗胆说两句。”

赵林一点都不客气,要是燕南天真没在这,他可不敢说。

他就是瞅准了燕南天闭关,一个李然根本撑不起台面,这么好的机会,不来挖苦讽刺打压一番,那不是白白浪费了机会,火风都白死了啊。

他们十八峰之间,彼此竞争,私下打架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次,只要不死人,那就什么关系都没有。

“既然不合规矩,那便不能这样办!”赵林喊了一声,盯着李然,冷笑起来,“大家帮个忙,帮他们把那些丧礼白条都卸了!要不等戒律峰的兄弟们来,那事情可就不是这样办了。”

话音刚落,赵林身后几个人便冲了出去,扯着挂好的白条,便之间撕了。

“住手!你们干什么!”

有人大喊,“你们这样,是对死者的大不敬!”

“不敬?”赵林同伴冷笑,“一个死了的人,有什么可敬的?他如果是个人物,那自然有人尊敬,但他只是一个弟子,哪里来的脸,用这么大的规格!这违反了星辰阁的规矩!”

说着,他一把推开拦着的人,直接将白条撕了下来。

周围的白条,很快便被扯下一半,气氛变得十分紧张。

李然紧握着拳头,他不是为了火风感觉到不值,而是觉得这是在羞辱整个寒星峰!

“赵林!”

李然爆喝,浑身气势爆,“你这样未免太过分了吧!等我师父出关,我看你怎么交代!”

“哈哈哈哈,该交代的是你们吧?”

赵林不甘示弱,同样气息爆,比李然还强上一筹,眯着眼睛,盯着李然,不客气道,“我看你们,怎么跟戒律峰交代!”

说到戒律峰,李然便哑火了。

他们这样,的确不好交代,若是燕南天没闭关,那有他顶着自然没有什么大事,但现在燕南天闭关养伤,说不定什么时候出来,戒律峰的人一来,他们肯定全体受罚,连个撑腰的人都没有。

赵林这个王八蛋,就是故意挑时间来的!

“王飞,陈宫,你们还愣着做什么?都撕了,我去拜祭拜祭火风,怎么说也是这么多年的对手了。”

赵林笑了笑,迈步走上了台阶,见李然挡在身前,不禁皱眉:“怎么,我连拜祭下同门都不行?寒星峰的人心眼都是这么小么?”

话里句句都牵扯上寒星峰,让李然气得身子颤,又不敢反驳。

他只能让开两步,赵林哼了一声,看都懒得看他,得意一笑,便走了上去,入眼便是火风的棺材,正摆放在那。

赵林装模作样走到一边,取来三根香,在蜡烛上点燃,叹着气道:“火风兄,咱们彼此竞争了好些年,都没能分出胜负,这十八峰中,我最欣赏的亲传弟子就是你了,可哪里想到,天妒英才啊。”

他走到棺材前,捏着香,那模样看过去,好似火风的亲兄弟,满脸悲痛。

“你既然走了,那就安心走吧,至少以后不用再看到寒星峰遭受屈辱,一直被人踩在脚下了。”

赵林的嘴角扬起一抹坏笑,看着棺材里的火风,忍不住道,“火风兄,你不会是因为没脸见人,害怕这次十八峰比武再输给我,就含恨自杀吧!你可是寒星峰最强的亲传弟子啊!”

“赵林!”

李然听了,怒火冲上心头,赵林这分明就是故意在针对寒星峰,在羞辱整个寒星峰!

“你太过分了!”

李然怒吼着,紧握着拳头,站在那浑身颤抖,仗着燕南天不在,他就真敢如此放肆么?

他大吼着,却不敢动手,赵林丝毫就不理会,仿佛身后的李然,就像是空气一样,废物一个。

“我懂你,输了这么多年,背负的压力有多大,谁让你生在寒星峰,又是燕峰主的侄子,就是想换地方,也开不了口啊。”

赵林的话,让李然已经忍无可忍,脚下还未动,突然一阵风,狂暴袭来!

那一瞬间,模糊得连人影都看不到,而赵林感觉到有风袭来,还以为是李然,终于有种了一回,敢跟自己动手了,可哪里想到,入眼李然还站在那,脸上却已经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!

“啪!”

这一巴掌,势大力沉,更是快如旋风,赵林根本就没反应过来,直接被一巴掌抽得翻滚在地上,正好跪着对准棺材。

“侮辱火风兄弟,我不答应!”苏寒沉着脸,俯视赵林,喝道,“你给我跪着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