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南天楞了一下,哪怕心中渴望,也不敢直接伸手去接。

这可是疯医仙的药,他哪里有资格随便用。

“这……这不太好吧。”

燕南天忍不住道,可双眼始终就没离开过那小瓶子。

站在一边的李然,更是喉结滑动,那可是疯医仙的药啊!就算是他们的阁主,想求疯医仙炼制一颗丹药,都听说被直接一脚踢了出去,根本看都没看一眼。

眼前的苏寒,竟然直接将疯医仙的药,送给副阁主?

“没什么不好的,我说了,这是为火风兄弟,没能救下他的性命,我始终心中有愧,能多为他,为他的宗门做些事情,我心里会舒服一点。”

苏寒笑了笑,不由分说,直接将小瓶子塞进燕南天的手里,“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,尽管开口,火风兄弟值得我敬佩,我不能让他走得不安心。”

此刻,燕南天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,他哪里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能用到疯医仙的药!

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!

火风死了,却带来了这等机缘,疯医仙的传人啊!

哪怕不能挂他的名字,只是得到一些指点,那也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。

燕南天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,毕竟疯医仙这个名头真的太大了:“火风他死得其所,他若是泉下有知,定会感激小兄弟的。”

苏寒笑笑没有说话。

他心中道,若是火风泉下有知,怕是会气得诈尸吧,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就潜入星辰阁中,未来星辰阁彻底覆灭,火风是当之无愧的功臣。

苏寒并不知道,这也是机缘巧合,毕竟疯医仙的名号足够惊人,只是苏寒不知道而已。

“李然!”燕南天吩咐着,“招待好小兄弟,这是我们寒星峰的贵客!”

“是!”李然哪里还敢有一丝不敬。

刚刚以为苏寒只是一个无名小卒,可现在不说他跟疯医仙有那么千丝万缕的关系,就赠送丹药的恩情,就足够燕南天感激了,他一个弟子,还敢说什么?

“刚刚多有冒犯,还请兄弟见谅!”李然微微弯腰,哪怕苏寒的境界比他低不少,可人家的身份尊贵啊,“我们寒星峰必定要好好招待小兄弟,希望你能给个面子,小住几日,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。”

李然十分客气,态度十分和气,没看到就连燕南天此刻情绪都激动了么。

“也好,我初次云游四方,就是为了见识和学习各仙宗的功法,到时候恐怕还要请教你一些事情。”苏寒点了点头,一点都不客气,看向李然的眼神,就像看着一个后辈,“希望不吝赐教。”

“哪里的话!”燕南天连忙道,“李然,这几日我闭关,你定要招待好小兄弟,否则,我拿你是问!”

“是!副阁主!”李然身子一震,心中顿时明白,苏寒此刻在燕南天心里的分量了。

真没想到,火风那个该死的东西,死就死了,竟然还能立一大功,还真是死得其所,死得好啊!

而自己怎么就没有这种机遇,疯医仙的传人啊,这是一般人么?

在整个灵域东部,疯医仙的名号都十分响亮,可以说是这东部最厉害的神医,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话,能结识他,那可是莫大的机遇,别说是他们星辰阁,就算是更强大的仙宗,怕都巴不得结下这个人缘。

“火风,你死得真有价值啊。”李然心中暗暗羡慕,更是有些嫉妒。

他嫉妒的是苏寒,虽然境界实力不怎么样,但因为得到疯医仙的指点,这地位全然就不一样了,不说在整个灵域,至少在这东部,各大仙宗里,他都会受欢迎。

苏寒倒不知道李然心中想法,不然肯定会说,你绝对不会羡慕火风,他死得有多惨,你不会想知道的。

“请跟我来。”

李然客气道,领着路,将苏寒安排到寒星峰的贵宾厢房,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来的。

苏寒没有丝毫客气,行为举止,都颇有一代医仙传人的风范,倒是让李然有些不舒服。

自己刚刚才呵斥了苏寒,虽然苏寒不介意,但他自己反倒有些担心,万一苏寒怀恨在心,那对自己可不利啊,尤其是火风生前,跟自己的关系也不算好,苏寒跟火风情深意切,会不会伺机报复自己?

李然带着苏寒到了厢房,才现这里没有丫鬟和随从,像苏寒这样的贵宾,总不能让自己做一些杂事吧。

“真是抱歉,这宾贵厢房已经有多年没人来,我们都忘了安排丫鬟和随从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李然一脸歉意,生怕会得罪苏寒。

“无妨,我看山下看守山门的那几个就不错,身强体壮的,做些杂事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苏寒淡淡道。

李然一顿,忙道:“那行,我立刻去通知他们。”

刚说完,外头跑了一个弟子,脸色有些着急来找李然:“李然师兄,火风师兄的丧礼还需要人主持,你能过去一下么?”

苏寒站起身:“不用麻烦你了,我自己去就好,你先去忙那边吧,火风兄弟的丧礼更重要一些。”

李然心中还有些犹豫,火风死都死了,还管他那么多,要不是副阁主的侄子,恐怕也就随便乱葬岗埋了就是,可眼前的苏寒,可不能怠慢。

见苏寒已经转身朝着山下走,李然忙点头:“那好,我立刻处理好事情,便跟下去找你。”

他取出自己腰间的一块令牌:“你拿着这个,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苏寒自然不会客气,这星辰阁,乃至整个灵域,不知道欠了俗世和三千道门世界多少,现在他是能要多少东西,就要多少东西,就算把星辰阁挖空,苏寒都不会有一丝不好意思。

他接过令牌,便直接下了山。

山门外,几个看守山门的弟子,正在闲聊着,远远地便看到苏寒信步走了下来。

“那小子被赶出来了!”

黄方早就迫不及待了,都是因为苏寒,害他被李然师兄呵斥,甚至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这笔账,他还没跟苏寒算!

此刻看到苏寒被赶下山,他心里的怨气和怒火,顿时爆出来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