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最后说一次,滚!”

杨子成眸子里狠光乍现,他可没有那么多耐心,陪这些无聊的人废话,有这时间,还不如好好想想,给乔雨蔓安排什么好玩的东西。

“你们再不走,可就走不了了!”

蹬蹬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,黑鬼等人直接将几个忍者包围,脸上满是杀气,“看来是太久没给你们教训了,还敢自己送死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“大胆!”

几个忍者脸色一变,没想到事到如今,八岐大人复苏,他们竟然还敢如此嚣张,“找死的是你们!”

他冷然喝道:“你们若是敢碰我,就是在羞辱八岐大人,必死无疑!”

他们可都是真切感受过八岐大人的实力,挥手间便可斩杀眼前的所有人,谁敢冒犯他们的信仰?

杨子成已经彻底没耐心了,一挥手:“送客!”

话音刚落,黑鬼等人便要动手。

“等等。”

突然间,门口传来一道声音,几个忍者转头一看,一个年轻男子迈步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几个漂亮到极点的女人,光是看一眼,少活几年都愿意。

“苏先生。”

杨子成点了点头,“这些杂碎,不该打扰到你的。”

苏寒他们刚回来,都还没好好休息,这些忍者竟然就敢来闹事,杨子成给了黑鬼一个眼神,黑鬼几个人顿时明白,准备动手。

“无妨,他们不是邀请我去岛国么,”苏寒看了他们一眼,平静道,“刚好雨蔓国内也没什么可玩的,不如带她去富士山看看雪景。”

这忍者敢如此嚣张,大摇大摆来天海,不是当初的教训不够,而是现在有了底气。

苏寒一想便知道,定是那富士山下的棺材,跟他们有什么关系。

当年的幸存者,如今苏醒过来,想的事情不是为那些同辈报仇,也不是为了整个俗世安稳出力,竟然第一件事想的是报复武道隐门,更是大放厥词要自己去跪拜?

“苏先生,这……”杨子成微微有些诧异,没想到苏寒竟然会同意。

他当然知道苏寒不可能给那些忍者跪拜,哪怕就是天王老子,苏寒也不会理会,杨子成顿了顿,点头道,“我明白了,这就安排。”

他一招手:“准备送苏先生他们去岛国。”

说完,杨子成走到乔雨蔓身前,宠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跟着你姐夫,注意安全,别乱跑。”

“嘻嘻,我知道啦!”

乔雨蔓可是天不怕地不怕,就算是在三千道门世界,她都从来不担心,只要跟着苏寒,就算是刀山火海,她也一样敢闯。

“哼,算你们识相。”

几个忍者见苏寒等人不敢动手,甚至是屈服了,答应去岛国,心中更是傲然,“态度好一些,恭敬一些,我们八岐大人或许给你们一个机会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说完,几个人便要离开。

“我好像还没说,让你们走吧?”

苏寒却是突然开口,他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,恐怖的气势爆,仿佛一座大山猛地压了下去,几个忍者还没来得急反应,直接被震飞,趴在地上,苏寒身上可怕的气势,让他们动弹不得!

“你……”

几个忍者大惊失色!

这可怕的气势,似乎比他们八岐大人还要可怕啊!

那苏寒肯答应过去,难道不是去跪拜八岐大人?

他们顿时心惊胆战,可被那恐怖的气势压制,连抬头都做不到!

“我说了,天海是禁地,尤其是你们这些忍者的禁地,既然是我说的话,那就不是你们可以冒犯的。”

苏寒转身离开,乔雨蔓等人跟着,“黑鬼,打断他们的双腿,丢出天海。”

“哈哈哈!是!”

黑鬼早就迫不及待了,瞬间冲了过去,抬起拳头就狠狠砸了下去,“你们自己找死就算了,还要苏先生亲自去教训你们,可真是好大的架子啊!”

咔嚓——

大厅里,顿时传来一声声惨叫。

“还没去看过雪山呢,听说很漂亮。”

乔雨蔓跟在苏寒的身后,眼睛都已经快冒出星星了。

“雨蔓你现在是真幸福,有你姐夫陪着你到处去玩,就连我们都没这个待遇。”

林美妤忍不住道,故意露出一副羡慕的表情,“不过也应该,谁让他没有照顾好你,现在补偿你也是必须的。”

“嘻嘻,那当然了!”

乔雨蔓毫不避讳,抱着苏寒的胳膊,她才不管那么多呢。

苏寒也只能笑笑,乔雨蔓始终保持这样天真无邪,那才是最好。

“好了,苏寒,那就你带雨蔓去就好了,我们还有事情要忙,这几天都耽搁了不少,可不能再陪着雨蔓到处跑了。”乔雨珊揉了揉额头,忍不住道,“这丫头,太能折腾了。”

大家各司其职,如今肩膀上更是承担很多责任,为的就是帮苏寒分担。

“好,我知道,你们等我回来。”苏寒点了点头,现在环境变化太大,谁也不知道会生什么,让她们呆在天海最是安全,而乔雨蔓跟着自己,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从天海到岛国,飞机直达,很快便到了。

苏寒仿佛真是带着乔雨蔓来这旅游,下了飞机,便直接朝着富士山而来,上一次来,似乎已经过了很久了。

远远地,便能看到那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峰,美妙至极。

两个人走到山脚下,正到了那白雪与青草相隔之地。

“以我现在的阵法造诣来看,真禁制恐怕就是那个八岐弄的,为的就是苟延残喘,幸存下来。”苏寒扫了一眼,心中暗道,“倒是有些本事,不过这禁制……还真是粗糙。”

苏寒微微摇头,浑然没有将这些禁制放在眼里。

当初来到这里,看到这些禁制,苏寒还猜不透是什么原因,现在已经一清二楚了,想来这俗世中还有不少遗迹,恐怕都还有当年的幸存者在。

“姐夫!姐夫!你快看!”

乔雨蔓指着山顶正冒起的黑烟,惊喜而激动,“这火山要喷了么?我们要不要逃啊!”

苏寒抬头看了一眼,淡淡一笑,眼神似乎瞬间穿透一切,看到了那八岐:“该逃的人,是他才对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