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天已然过去,黑白两个使者,也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。

苏寒站了起来,抬头看着头顶的海水,在那上方,是密密麻麻的活死人,更有剑宗两位老祖坐镇,占据了天机门,就是为了防止苏寒等人进入天机路。

可他们哪里知道,苏寒已经到了!

“开始!”

黑白两个使者相视一眼,微微点头,同时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苏寒,我们两个开启天机路大门,肯定会引起那些活死人的注意,若是我们死了,你要自己想办法离开天机路了。”

白胖子看着苏寒,认真道,“面对那么多高手,我们两个……”

剑宗两位老祖,就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了,更不用说,还有那么多活死人。

“放心,我有办法出来,倒是你们两个,开启之后,便继续下沉吧,那些活死人,可承受不了这水压。”

苏寒浑然没有一丝担心,淡淡开口道。

话音刚落,黑白两个使者同时结印,顿时,一道奇异的波动传出,海水都跟着翻腾起来。

动静从微弱,渐渐变大了,随之便是一道道气浪开始翻滚,好似沸腾了一样!

“咕噜!咕噜!”

气泡越来越多,迅上升到海面上,然后爆炸开,一股股气体涌动,让海面开始掀起惊涛骇浪,好似海啸一般!

“嗯?”

天机门内,两位剑宗老祖脸色微变,身形一闪,便冲了到了海岸线,看着那翻滚,高耸百丈的巨浪,不禁皱起眉头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难道有地震,生海啸了?”

苏寒还没有来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,这根本就不正常。

其他活死人,一个个都戒备起来,见那海浪飞流直上,仿佛要冲上云霄,就连地下都开始震动,显然是有海啸生。

可这种地方,怎么会有海啸?

“大家小心!肯定是有人来了!”一位剑宗老祖朗声喝道。

他看着海面,扫视四周,却什么都没有现,茫茫大海上,此刻除了那惊涛骇浪,什么人影都看不到。

要想开启那天机路,就必须有黑白两个使者联手,可现在看不到苏寒,也看不到黑白两个使者,甚至连除了活死人之外的任何一个活人都没有。

他们哪里想到,人在海水下!

“天机路,启!”

黑矮子面色微微白,咬着牙,跟白胖子同时喊道。

霎时间,狂暴的玄气硬生生将海水分开,好似蛟龙出海,让周围的海水都变得狂躁起来,那疯狂涌动的海水,在海面上打滚,惊涛拍岸,声如巨雷!

“嗡——!”

一道波痕流转,霎时间一道水路分开,苏寒眸光一闪,脚下一点,行字诀立刻施展,好似一阵风,转眼便消失不见,飞快钻了进去。

与此同时,海面上,海浪高耸入云,出震天轰鸣。

“天机路开了!”

有人惊呼起来,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,这天机路竟然就开了?

黑白两个使者在哪?

他们什么都没看到!

一群人脸色惊骇,更是愤怒到了极点,这成百上千的人驻守在这,严防死守,可连人都没有看到,天机路就被打开了?

尤其是两位剑宗老祖,只觉得脸上被狠狠抽了一巴掌,哪怕他们已经没有了自我的情绪,可这种羞耻感,却十分强烈!

“岂有此理!”

二人坐镇于此,本以为万无一失,苏寒跟黑白两个使者,就算是想靠近天机门都难,他们甚至做好了完全准备,连苏寒布置阵法的条件都破坏了。

可哪里想到,他们竟然已经来了!

看着那冲天海浪,剑宗老祖嘶吼:“在水下!”

苏寒他们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!

“该死!”

一道剑气凌空劈下,将海水震得呼啸翻滚,直下几十米,水浪分开,便看到正在那气流之中,双手结印打开天机路的黑白两个使者,“是你们!你们死!”

两个剑宗老祖歇斯底里,暴怒不已。

提着剑,便直接冲了过去,杀机冲天!

而黑白两个使者,只是抬头看了一眼,微微一笑:“你们真是太笨了。”

这话,更是激怒了剑宗老祖,还有那成百上千的活死人,黑压压一片全部冲了过来,挥手间,各种杀招齐出。

可两个使者丝毫不理会,借用苏寒的前字诀,让气流分开水流,不断下沉,从水下几十米,迅下沉到上百米……

“咻!”

剑宗老祖的剑气深入到百米,便已经消散得差不多,再想进入半分,都难如登天!

那剑气,近身到跟前,不过相差几公分,却奈何不了自己。

“老家伙,你奈何不了我们。”

白胖子哈哈大笑,没想到苏寒的前字诀竟然如此厉害,能在如此深水区,保护他们安稳,这可怕的水压,就连那剑宗老祖,恐怕都承受不了吧?

“把他们抓出来!”

剑宗老祖怒吼,立刻下命令,几个眼神空洞的活死人,直接窜进了水里,眼睛直勾勾盯着黑白两个使者,就如同海里的野兽!

他们潜行到二十米,度陡然降低,再到三十米,嗡的一声,一个活死人的胸腔,硬生生被水压压扁了!

“砰!”

一道闷响,身体都四分五裂,鲜血直流!

恐怖的水压,可不是他们这些活死人可以承受的!

“再冲!”

剑宗老祖狂,不断下命令,那些活死人浑然没有恐惧,前赴后继,一个个深入到深水区,便被水压硬生生压得爆碎开!

一具具活死人的身体爆炸,碎肉和鲜血,将这一片海域都染红了,可剑宗老祖等人依旧不放弃。

看着这些活死人如飞蛾扑火一般,两个使者面色平静,没有一丝情绪波动。

他们是活死人,除了还能行动,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,早就被邪魔剥夺了感官和意识,只是工具而已,就算是死,都不会有一丝疼痛的感觉。

“苏寒在哪!苏寒在哪!”

剑宗老祖大吼,声波震得水面颤动,状若疯狂。

他们不断挥舞着长剑,一道道剑气,划开海水,却根本奈何不了黑白两个使者。

“在哪?”

白胖子嘿嘿一笑,满是玩味,“在你们最不想看到他在的地方啊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