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——!”

“轰——!”

……

铺天盖地的武器,黑压压一片,遮天蔽日!

残剑一抬头,几乎看不到天空,只能看到那密密麻麻的武器,狠狠砸来,他脸色大变,没想到苏寒竟然如此厉害,这比上次在罗生门,似乎更强大了!

他的阵法,结合其他字诀,大道气息越浓厚。

“该死!”

残剑真的后悔,当初没有狠心杀死苏寒,就算剑宗掌教都死光了那又如何?

如今让苏寒成长起来,可真麻烦了。

此刻,残剑顾不得想那么多,他嘶吼一声,身后六种虚影再次变化,好似一只巨大的乌龟,厚重的龟壳将他完全包裹起来。

就在那瞬间,铺天盖地的武器,狠狠砸下!

如毁天灭地一般,巨大的声音,震耳欲聋!

海浪被惊起百丈高,整个东山岛都在震动,好似一颗核弹爆炸,一层层海浪翻滚,扑进岛内,让不少海枭身上都瞬间被淋湿,急忙躲避开。

“太可怕了!”

“躲开!快躲开!”

就连黑边两个使者,此刻也面色白,被苏寒这一手字诀结合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如果说残剑将六种大道融合,走到了其他人的前面,那苏寒此刻展示的,将两种字诀结合起来,更是走在残剑的前头!

因为这是苏寒自己的大道!

轰!轰!轰!

震耳溃!

耳膜不断震动,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,只等那海浪变得平静下来,才看到海面上,漂着一个人,浑身鲜血淋漓!

是残剑!

他身后的虚影都被砸碎,原本身上就有伤,此刻脸上更是血肉模糊。

“苏寒……我们是真追赶不上他了。”

“这到底是什么手段?”

“老天……老天的手段吧。”

如见神灵下凡一般,所有人,都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而苏寒,依旧站在那,依旧平静,微微吐出一口气,他扫了残剑一眼,淡淡道:“我说了,我能杀你!”

“残剑死了么?”

那身体漂在海面上,文丝未动,周围都已经被鲜血染红,甚至还散着一种血腥气味,随波逐流。

“我去看看!”

铁杉咬着牙,不见到残剑死,他心有不甘,刚想要出去,苏寒伸手拦住了他。

“没死。”

果然,苏寒话音刚落,残剑缓缓抬起了头,血肉模糊的脸上,一双眼睛透亮,满是疯狂: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!杀我?你倒是杀啊!”

他本想装死,若是谁出来看,那他就杀了谁。

可没想到,竟然被苏寒识破了。

他盯着苏寒,缓缓爬了起来,毫不客气,“杀我?来啊!来啊!”

见苏寒要再次结下字诀手印,残剑脚下一点,便立刻退出一百米,苏寒立刻停下了动作。

“这就是你的攻击范围,没错吧?”

残剑的眼里满是幸灾乐祸,可血肉模糊之下,哪里看得到什么表情,除了吓人之外,还是吓人!

他盯着苏寒,一步一步往后退。

说不忌惮苏寒的阵法,那是假的,要再来一次,残剑可不觉得自己还能再躲开。

太可怕了!

苏寒真的太可怕了!

在这东山岛外一百米,苏寒尽皆无敌!

借用天地精气,化作己身,可以说拥有用之不尽的力量,通过阵法施展,谁能抗衡?

“你怎么怕了?”

苏寒盯着残剑,知道自己的攻击范围已经被残剑看穿,淡淡道,“我能逼你自断一臂,就能杀你,不信你可以走过来试试。”

“哈哈哈!你当我傻么?”

残剑冷笑,“我承认,你天赋异禀,恐怕三千道门世界历来,都没出过像你这样可怕的天才,但那又如何?这三千道门世界,早就不是过去那个世界了,天机路变了!你知道么!天机路变了!那个传说是真的!是真的!”

“哈哈哈,邪魔出,歪道生,这乱世之下,我残剑才是真正的枭雄,这三千道门世界,未来也只是我说了算!”

残剑就像疯了一般,可看似疯狂,他却比任何人都冷静。

此刻再冲过去,别说抓走黑白两个使者,连自己的命,都会搭进去。

要杀苏寒,何须自己动手?

只要黑白两个使者还在这东山岛,那该着急的人,就不是自己。

“苏寒,你真的很不错,只可惜……只可惜你生错了时代,”残剑微微摇头,十分惋惜道,“我表示很遗憾,等你死了,我一定会去你坟前看看的。”

说完,他一步一步继续后退,远离东山岛,眸子里满是幸灾乐祸,更多了一丝揶揄:“差点忘了告诉你,你以为莫问天才会测算天机么?你恐怕不知道,我剑宗开宗祖师,比他看得更远!哈哈哈哈……”

那可怕的笑声,渐渐消失,残剑的身影,也消失不见。

海面,又再次恢复了平静,可东山岛中的人,却没有几个人心里能平静。

残剑刚刚说,剑宗开宗祖师,比莫问天看得更远?

“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杀了他!”

铁杉有些不解,残剑明明已经重伤了,他们若是出去,联手就能将他杀了啊!

“你若是出去,死的只会是你。”

苏寒看了铁杉一眼,微微摇了摇头,“残剑还有后手,一直在等你们出去,别犯傻了。”

铁杉一怔,他可什么都没看出来啊,转头看了看楚天等人,其他人也同样不明白,只是苏寒这样说了,他们也不好再问什么。

见识过苏寒的实力,他们都清楚,此刻还想再安然活着,就只有在这东山岛上。

“苏寒,多谢你救我二人性命。”

黑白两个使者,走到苏寒跟前,拱手道谢,“真没想到,短短时日,当初那个貌不惊人的小子,如今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,是我们走眼了。”

若不是苏寒,他们两个今日真就被残剑给抓走了。

算起来,苏寒已经帮了他们两次。

“说谢就没必要了,”

苏寒看着二人,微微皱眉,“如果可以,还是请二位将事情说清楚,残剑,为何要抓你们?”

他怎么都没想到,黑白两个使者都已经选择隐匿起来了,残剑竟然还能找到他们,而且硬是要带走他们,如果说两个使者什么都不知道,苏寒肯定不信。

“别瞒我,你们若是瞒我,那就请离开东山岛。”

见两个使者相视一眼,似乎已经想好了说辞,苏寒毫不客气道。

ps:继续写,等会儿再更新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