茫茫大海上,一艘大船孤零零,以最快的度逃离,船上的罗生门弟子,一个个面色白,哪里已经远离罗生门,依旧吓得魂不附体。

“快!快啊!再快一点!”

一个嫡传弟子嘶吼着,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哭腔,他双手摁住黑土的伤口,眼泪直流:“师父!师父!你坚持住!你坚持住啊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黑土虚弱不已,胸口的伤,差点直接将他内脏都给斩碎了,那血淋淋的伤口皮开肉绽,看得人触目惊心,森森白骨就在眼前。

“师父你别说话!我们带你去找师妹!她一定有办法!”

嫡传弟子喊着,压住伤口,鲜血却依旧从他的指缝不断流出。

“快点啊,再开快一点!”

那声音里,满是恐惧、迷茫、担心和焦急。

大船已经是最快的度,掀起一阵阵浪花,急朝着东山岛的方向而去。

而此刻东山岛上,训练场。

苏寒依旧在第五层中练功,阵法之下,磅礴的精气沸腾似海水,出一阵阵嘶鸣之声,让人惊叹不已,宛如一只只活跃的精灵,欢呼跳跃。

整个第五层,迷蒙一片,满是雾气,好似仙境一般。

盘腿坐在那的苏寒,一动不动已经一天了。

许久,他突然缓缓抬起手,胸口随着手抬起的姿势缓缓鼓起,又缓缓收缩,吐出那一口气。

“成了。”

苏寒睁开眼睛,握了握拳头,霎时间犹如闪电一般,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那一股玄气,瞬间爆炸开!

“大乘之境大圆满!”

他眸子清亮,不禁摇头,闪过一丝失望,“还以为吞吸如此多精气,可以一举突破到灵台境界,看来还是差一点啊。”

从大乘之境后期一口气突破到大圆满,这可是两个小层次啊!

换做别人,不知道要努力多久,苏寒竟然还不满意?

这要是让别人知道,恐怕都会恨不得将苏寒给敲死,人比人,可真是嫉妒死人啊。

苏寒站起身,知道自己选择的道路,并非盘腿坐着便能不断提升,这一条路,需要磨砺,需要经历更多的事情。

他调整好心情,便迈步走了出去,这一天时间,老张应该足够给他们锻造出神兵了,接下来的步骤,就必须自己完成了。

而此刻,岛内海岸线的沙滩上,两道倩丽的身影缓缓走着,海风吹动长裙,看起来格外美丽。

“不要过阵法的边界哦,”侯言言提醒着,一边看着欢乐唱歌的乔雨蔓,“真没想到,东山岛这沙滩竟然这么漂亮。”

他们罗生门那个岛外,可没有这样的沙滩。

“啦啦啦啦~啦啦啦~”乔雨蔓哼着歌,清灵婉转,好似天籁一般,垫着嫩白的脚丫子,踩着浅浅的沙滩上,看着留下的脚印,心情极好。

姐夫在身边,还有那么多好朋友也在,等这边的事情忙完,就可以回家,跟乔雨珊她们团聚了!

她甚至想好了,苏寒跟叶天成两个人的阵法造诣这么厉害,完全可以构建一个通道,连接到俗世,到时候让姐姐她们也来这里,看看这样漂亮的沙滩。

“言言姐,你觉得我姐夫怎么样?”

乔雨蔓嘻嘻笑着,弯着的眼睛好似月牙一般,“算优秀么?”

侯言言脸一红,哪里不知道乔雨蔓问的什么意思。

“他很好,身为神医,救死扶伤,匡扶正义,有原则,也很善良,若是他都不算优秀,那这三千道门世界里,哪个年轻一代还能算优秀?”

侯言言说的也是实话。

不仅是这东山岛,就算是其他宗门的女弟子看到苏寒,恐怕也会忍不住生出爱慕之心。

见乔雨蔓要说话,她又忙道:“我只是崇拜他,仰慕他,希望能成为他的朋友,跟在他身边而已,雨蔓,你别误会。”

苏寒不是已经有三娘了么?

跟三娘比起来,自己不过是个黄毛丫头,都……都还没长大呢。

“嘻嘻,我没误会啊?”

乔雨蔓狡黠一笑,她还不懂?这种场景,她都不知道见识过多少次了,仰慕苏寒?崇拜苏寒?要这么说的话,那自己一直粘着苏寒的理由是什么呢?

“言言姐你不老实唷。”乔雨蔓正要再说,突然看到一艘大船急朝着东山岛而来,从远处一个黑点,逐渐放大。

她顿时脸色一变:“难道又有人来找死么!”

说完,她一把拉住侯言言的手,两个人飞快朝着码头赶去:“必须立刻通知大家!”

若再是那些活死人来闹事,绝对不能轻饶了他们!

“等等!”

侯言言看清上面的旗帜,顿时脸色煞白,“是我罗生门的船!”

两个人都楞了一下,罗生门的人怎么会来这?

他们急忙跑到码头,侯言言站在阵法边界线前,看着属于罗生门的大船上,急匆匆跑下一个人。

“救命!救命啊!师妹!快救救师父!”

那个嫡传弟子哭喊着,一不小心慌乱摔了一跤,又立刻挣扎着爬起来,看到侯言言就在眼前,激动地大喊起来,“快救救师父!师父受伤了!”

侯言言认出自己的师兄,听到他说的话,顿时着急起来,便要跨出边界线,被乔雨蔓一把拉住。

“阵法还在这呢!你不要命啦!”

乔雨蔓娇喝道,“事情都没弄清楚,你别冲动,万一是敌人……”

她警惕不已,拉着侯言言,压低声音道:“我去通知他们,言言姐,你不可轻举妄动!”

侯言言咬着唇,满是担心,看着自己师兄那慌乱的模样,心急如焚。

“师兄!你稍等一下!”侯言言喊着,“我们马上喊人过来,你别着急!”

其实她更着急,听到自己爷爷出了事,还有谁比她这个孙女更担心?

“师妹!快啊!师父快坚持不住了!快点啊!”

那个嫡传弟子急得大喊,“师父就在船上,他快死了!快死了啊!”

闻言,侯言言哪里还忍得住,更是心急如焚,一咬牙,直接迈出一步,想要冲破阵法。

她的脚刚迈出去,便有一道风刮来,挡在她的身前,一把将她拦住,抱着她后退了几步。

苏寒皱着眉头:“不要命了!码头的阵法,全部都是杀阵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