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使者看着莫问天,沉默不语。

他们一起看着那破裂的棋盘,脸色越来越难看,仿佛有一道影子,坐在莫问天对面,同样手捏一枚棋子,跟莫问天对峙。

但始终,都没有落下一子,棋盘上的残局依旧,让人看得朴素迷离。

莫问天手捏棋子,盯着棋盘,没有再说话,只是那双眸子,越浑浊,微微皱着眉头,仿佛思考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天机门外,海风狂暴,掀起惊涛骇浪!

巨大的浪花,猛烈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,震得礁石碎石翻飞,骇人至极,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,要从那深海之中翻腾而起!

……

罗生门弟子侯言言招亲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三千道门世界。

那些小宗门,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倒不说侯言言是个美人,不知道多少年轻男子,垂涎她的美色,单是她的身份,是罗生门最核心的嫡传弟子之一,就足够吸引人了。

若是能得到她,那就意味着跟罗生门交好,可以联合成一体,那对小宗门来说,绝对是飞黄腾达!

罗生门在三千道门世界中,位列第三,除了前两个之外,他还有什么别的选择?

跟前两个,那是联姻,跟其他小宗门,那自然要求入赘了。

众人都知道,罗生门女弟子众多,向来就有招亲的方式,来吸引年轻俊杰入赘罗生门,那等于就是鲤鱼跃龙门了。

消息传出,不知道多少人兴奋得睡不着,哪怕就是入赘,能入赘到罗生门也愿意啊!

最不高兴的人,自然是侯言言。

但她的抗争,毫无意义,尤其是她爷爷黑土,似乎铁了心,要把她嫁出去,免得招惹麻烦,最终丢了性命。

比起丢了性命,身死道消,找个男人要好得多了。

“言言,你别固执了,你爷爷肯定是为你好,他也不会随意挑选,到时候为你找个优秀的年轻人,倒也不是一件坏事,”

身边几个嫡传女弟子劝说着,“我们罗生门的女弟子,都有招人入赘的传统,你看三师姐他,招来的赘婿,不就挺不错?虽然天赋差点,但为人处世老道,更是把三师姐伺候得很好。”

“就是啊,估计下一个就轮到我了,等我找,那我要找个好看点的,这样晚上抱着睡觉,心情也能好些。”

几个人打趣着,可侯言言依旧闷闷不乐。

她起身想要逃离这里,却是被几个女弟子拉住。

“言言,你若是逃走,那我罗生门的脸面就丢光了,到时候被责罚的不只是你,我们这些姐妹,肯定也免不了重罚,希望你理解我们。”

“别犹豫了,这就是命,身为罗生门女弟子的宿命,更何况这次是黑土掌教亲自开口,找掌门定下来的,谁说也不管用了。”

几个人看着侯言言,自然不能让她逃了,黑土掌教可是下了命令,让她们盯着,万一侯言言跑了,她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“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”

侯言言红着眼睛,声音里带着哭腔,她转头看着一个女弟子,忙拉着她的手:“大师姐,你帮我,你帮帮我好不好?”

“言言,这事我帮不了你,这是规矩,祖宗早早就定下的规矩,我如何能改变?”

大师姐叹了一口气,轻轻拍着侯言言的肩膀,“你是我们女弟子中,天赋最好的一个,掌门肯定会帮你选个厉害的,你放心吧。”

侯言言几乎要绝望了。

她坐在那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通红的眼睛里,除了愤怒之外,还有委屈。

“我不怕死……我不怕死啊……”侯言言脑子里就一个身影,“我若是怕死,就不会再进天机路了,爷爷你怎么就不知道呢?”

侯言言招亲的消息传出,霎时间整个三千道门世界都变得兴奋起来。

剑宗。

自断一臂的残剑,宛如变了一个人,身上时时散着浓重的杀伐之气,恐怖不已。

那双眸子阴鸷,让人看一眼,如坠冰窖!

“侯言言本该是箫剑的女人,铁杉现在招亲,是什么意思?”

残剑有些疯狂,眸子里满是血丝,高坐在大殿之上,声音朗朗,“箫剑尸骨未寒,十三更是才刚刚入土,铁杉这就要让箫剑的女人被别人染指?”

现在的他,才不管那么多!

当初箫剑甚至都已经上了罗生门提亲,硬是被黑土拒绝了,现在又是什么意思,开始招亲,难道是说箫剑比不上其他人?

“罗生门未免太过分了,故意羞辱我剑宗吧!”有人哼了一声,脸色同样不好看,“是不是看我剑宗被人羞辱,现在一个个都想踩一脚了!”

残剑眸子陡然收缩,听到剑宗被羞辱几个字,浑身杀气腾腾!

他一下子便浮现苏寒的脸,恨不得立刻将苏寒碎尸万段!

可残剑很清楚,自己要杀他,那苏寒会毫不犹豫选择同归于寂,释放英雄冢里的厉鬼阴魂,拼个鱼死网破,而要派其他人去杀他,谁能进入东山岛杀人?

真当天命是傻子么!

“各掌教听令!”

残剑直接站了起来,脸色严肃,仿佛挂上了一层寒霜,“侯言言是我剑宗的人,就算是死人,那也是我剑宗的人!别的男人,谁都不许染指!”

“十三死了,他儿子也死了,现在谁都可以羞辱!”

残剑哼了一声,神色之中,满是杀气,犹如一头狂的野兽,狂暴到了极点。

“是!”

众掌教也都憋着一口气,被苏寒一个黄毛小子,羞辱了整个宗门,谁人能忍?这都还憋着一口气,现在连罗生门也要羞辱剑宗了么?

“各掌教,将你们座下最优秀的嫡传弟子派去,不管是谁,能抢到侯言言都可以,带回来,给箫剑陪葬!”

残剑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邪魅,看得几个掌教,都觉得心头一颤。

现在的残剑,真的太可怕了,不仅仅是一身实力,更是因为,他那双眼睛,似乎随时都会失去理智。

若是将侯言言抢来了,却是给箫剑陪葬,这不就跟罗生门结下仇怨了?

有人想开口,可才张嘴,就看到残剑那可怕的表情,只得将话咽了下去,不敢再说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