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!”

侯言言大怒,涨红了脸,没想到自己的爷爷,竟然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。

“言言,你爷爷也是为你好。”

铁杉叹了一口气,哪里看不出侯言言对这苏寒,有特别的感情,否则也不会一意孤行,又再次回到天机路,“苏寒得罪了剑宗,是彻底得罪死了,残剑跟他也定是不死不休,你若是跟他……那等于是送死。”

“你们觉得苏寒是个麻烦,所以哪怕他救了我多次,你们也当做不知道?”

侯言言忍不住泪流满面,“所以,你们宁愿我立刻嫁出去,甚至随便找个大势力的后辈弟子联姻,也比招惹这个麻烦好?”

“言言!不得对掌门无礼!”

黑土严肃道,“你现在还小,不知道这三千道门世界的险恶,但你再大一些……”

“我不听!”

侯言言捂着耳朵,飞快跑了出去。

“哼,这孩子,真是不懂事,她若是跟苏寒牵扯上关系,那就真麻烦了!”

黑土叹了一口气,“得罪残剑……得罪整个剑宗,天命也保不住他啊!”

铁杉脸色同样严肃,微微点头:“言言会理解你的良苦用心的,去做准备吧,长痛不如短痛,立刻安排招亲,出邀请函吧。”

他顿了顿,看了黑土一眼:“虽然这一次天机路,各大势力最有天赋的弟子几乎都陨落,但年轻俊杰依旧不少,可以好好挑选挑选。”

黑土脸色复杂: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在后山足足呆了一天,酒壶里的酒彻底喝完,苏寒这才起了身。

不远处,乔雨蔓跟三娘站在那,也已经好一会儿了,见苏寒起身走来,忙走了过去。

“姐夫!”

乔雨蔓扑进苏寒的怀里,忍不住哭起来,“你回来了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两行清泪滑落,乔雨蔓委屈得像个孩子,更是难过不已,“贺明大哥他……”

“没事了,他这家伙平时就懒,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。”

苏寒轻轻拍着乔雨蔓的脑袋,安慰道,“我会替他讨回公道,放心吧。”

他转头,看着三娘:“箭神的伤还很严重对吧?”

“嗯,他断了一臂,以后可能不能再使用弓箭了。”三娘脸上满是遗憾。

“不会的。”

苏寒摇了摇头,“他只会比以前更厉害。”

说完,他轻轻推开乔雨蔓,笑道:“好了,我要去给箭神疗伤,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苏寒带着乔雨蔓离开,三娘楞楞地看着苏寒,对眼前这个小男人,似乎突然间有些陌生,苏寒变了,跟之前不太一样,可他就是苏寒,甚至一模一样啊!

他身上的气息,更多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,似乎变得让人不敢亵渎!

“他到底怎么了……”

三娘叹了一口气,弄不清楚,苏寒不只是境界提升了,整个人的气质,也生了巨大的变化,好像多了一丝大道的气息,可他不过大乘之境,怎么可能。

想不明白,三娘便不再想了,立刻快步跟了上去。

箭神被斩断一条手臂,此刻还在着高烧,伤口恶化,让他整个人都虚弱无比。

“我这手……”箭神苦笑,嘴唇干裂而苍白,“没了。”

苏寒看了一眼,伸手拍了拍箭神的肩膀:“你忘了,我是神医?生死人肉白骨这种事,对我来说,并不算难,这种事情,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。”

箭神眼里闪过一丝光芒。

“我会让你成为这三千道门世界,最厉害的箭神!”

苏寒立刻让人准备好药材,又从怀里取出了九转麒麟草,他还剩下几片,这次全部用掉。

当初给唐俊如修复伤势的时候用了一些,对这断臂重生,苏寒可算是轻车熟路了。

周围的人,一个个听得傻了,断臂还能重生?

他们都知道,苏寒医术惊人,可没想到,真能生死人肉白骨啊!

“你们都先出去吧。”

苏寒开口,让三娘等人出去,整个屋子里,就剩下他跟箭神两个人。

“我信你,大胆来吧!”

箭神咬着牙,深吸了一口气,虽然不知道苏寒要怎么做,但他相信苏寒,哪怕就是死,也无所谓了。

苏寒点了点头,伸手在箭神额头上轻轻一点,一道玄气霎时间没入,让箭神闭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

他立刻催动铜钱戒指:“影子,在那一群厉鬼阴魂中,找个最厉害的!”

嗡——

波纹流转,铜钱戒指顿时散出一种古朴的气息,自从突破到大乘之境之后,苏寒能明显感觉到,自己对铜钱戒指的掌控,越娴熟了。

这戒指内部,似乎有一个巨大的空间,不知道能容纳多少阴魂,不仅可以掌控阴阳,更可以作为容器,收纳灵魂,太过神奇了。

很快,影子便挑选出一道恐怖的厉鬼阴魂,稍稍一释放,便引来狂风大作,阴气沉沉。

“祝由术!”

苏寒大吼一声,跳着诡异的步法,开始施展。

屋子外头,三娘等人焦急地等待着。

突然感觉到屋子里,散出一阵恐怖的阴气,几个人都变了脸色,阿飞更是忍不住,差点要冲进去。

“你们别进去,”乔雨蔓忙开口道,“我姐夫在救箭神呢。”

“这可以断臂重生?”

阿飞有些不太相信。

“我姐夫说能就能,”乔雨蔓认真点了点头,“他又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放心吧,姐夫说要让箭神大哥成为最厉害的箭神,那就一定可以做到。”

对乔雨蔓而言,苏寒就是她的信仰,百分百信任!

一道道阴风怒号,屋子里似乎有万鬼在咆哮,让人头皮禁不住麻。

苏寒这等手段,别说是那些普通的海枭,就算是阿飞等高手,也从来没有见过。

“断臂重生,惊天医术,这小子还能给我们带来多少惊喜?”

黄牙老道摸了摸自己嘴里那颗黄牙,“不知道我这颗牙齿,能不能帮我补起来,嘿嘿。”

他看了一眼,盘腿坐在一边,抱着那把残缺破刀的宁缺,哼道:“你说,那残剑什么时候会来报复苏寒?”

宁缺抬头,看了屋子一眼,语气森然道:“在不确定苏寒身上那些东西还在不在之前,我想他不敢。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