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逼得残剑自断一臂,苏寒这绝对是逆天了!

  就算是自己,也没有什么筹码,能让残剑低声下气到这种地步。

  自断一臂啊!

  对一个超级强者来说,这分明就是最大的羞辱,更不用残剑说那么固执和霸道的人,当着众人的面,当着剑宗各掌教弟子的面,自断一臂!

  “这小子……可真不简单啊。”铁杉忍不住叹气,从来就没想到,天命的东山岛,竟然能出一个这样的枭雄!

  “掌门。”

  黑土带着侯言言走了进来,见铁杉站在那发呆,忍不住道,“我刚好有事想找掌门禀告。”

  “哦?我也刚好有事想跟你说,”铁杉转头看了侯言言一眼,不禁惊喜,“言言身上……”

  “对,那沾染的因果没了,因为一个人。”

  黑土毫不避讳,看了侯言言一眼,“东山岛的苏寒!”

  “苏寒?”

  铁杉的脸色微变,有些难以置信,自己刚注意到这小子,现在黑土就来告诉自己,侯言言身上的因果气息,也是苏寒消除的?

  “嗯,掌门知道?”

  黑土同样有些诧异,看到铁杉的表情,眉毛一挑,“这小子没死在天机路,已经出来了。”

  “他不仅出来了,还去剑宗大闹了一场,”铁杉眸子里光芒闪烁,盯着黑土,心中对苏寒,越发好奇了,“你恐怕想不到,这小子……”

  “怎么?”

  看铁杉那神秘兮兮的表情,黑土忍不住看了侯言言一眼,她还没跟自己说,苏寒竟然杀到剑宗去了,那不是去送死么!

  他甚至敢想着,自己这孙女,似乎对苏寒有些好感,倒是个不错的小子,怎么就傻愣愣地去剑宗送死了呢?

  “他不会死了吧?”

  黑土一想,不禁喊了起来。

  他一喊,侯言言都变得紧张起来,苏寒死了?

  “他没死。”

  看这爷孙两个紧张的模样,铁杉忍不住笑:“祸害遗千年,这种祸害,哪里有那么容易死。”

  “他非但没死,反而让残剑自断一臂!”

  嗡——

  黑土懵了,感觉自己的脑袋轰鸣起来,仿佛有一道雷电,狠狠击中了他,让他恍惚起来,完全不知道该是什么反应。

  脑海里,自断一臂那几个字,依旧在回荡着,似乎飘在空中,半天不会落下来。

  “掌门,你说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侯言言整个人呆在那,半天没反应过来,身子甚至都变得僵硬。

  她刚有些担心,生怕苏寒出事,死在剑宗,本就想回来请爷爷出手求掌门帮忙,救苏寒一命,可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?

  “苏寒强势杀到剑宗,不仅亲手斩杀了萧十三,更是逼得残剑自断一臂,而后又从容离开。”

  就算这话是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,铁杉依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但这就是事实。

  听到铁杉的话,黑土嘴角有些抽搐,转头盯着侯言言看,她同样眼里写满了惊骇!

  杀了萧十三?那可是一位融合三种大道的掌教级别高手!

  更是当着剑宗上下的面杀的?

  还逼得残剑自断一臂?

  这三千道门世界,谁能做到!

  “掌门,你确定没有开玩笑?”黑土还是有些不相信,忍不住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千真万确。”

  铁杉点了点头,“说实话,我也不敢相信,因为这从来就没人可以做到,就算是我……”

  他忍不住自嘲:“我也做不到。”

  他身上可没有什么筹码,能让残剑如此忍气吞声。

  黑土完全懵了,深吸了一口气,身为罗生门掌教,他知道要杀死融合三种大道的高手有多困难,至少他来动手,只会两败俱伤,要杀对方,自己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!

  苏寒是怎么做到的?

  更别说残剑,让他自断一臂,那远比杀了残剑要难!

  那等心高气傲的强者,更是融合五种大道的超级高手,就算放在整个三千道门世界,也是顶尖的存在,却被一个小子,硬生生逼得自断一臂?

  “难以置信。”

  黑土叹了一口气,不禁转头看着侯言言,“但这样,也等于是跟剑宗结下了死仇,这小子的未来……危险了。”

  他本觉得这个小子不错,有些能力,侯言言也喜欢,或许是个机会。

  但现在看来,不可以。

  否则只是害了侯言言,更是害了罗生门。

  “在天机门的时候,苏寒喝下天机茶,却没有看到一片茶叶,现在却展示出惊人的天赋和实力,这事情不简单啊。”

  铁杉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侯言言,“言言,你跟我说说看,苏寒是怎么帮你祛除身上的因果气息的?”

  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  侯言言顿时脸红,这怎么说,难道说苏寒把自己的衣服扒了,双手覆盖自己的小腹上?

  这怎么说得出口。

  那羞红的脸,让黑土更是有些担心起来。

  自己这孙女若是真看上了苏寒,那等于是看上一颗定时炸弹啊!

  “掌门,这事情倒是不重要,我觉得可以回头再说,”黑土开口道,“既然言言身上的因果气息没了,那她的天赋也会不断恢复,之前搁浅的那个计划……”

  铁杉一转头,侯言言更是紧张起来。

  “爷爷!不是说了取消了么?”

  她哪里能不着急,忙转头看着掌门,“掌门,我想自己做主,那箫剑已经死了,我跟他更不会有什么关系,跟别人,同样不会有关系!”

  “言言!”

  黑土皱起眉头,心中越发着急,要是侯言言真跟苏寒在一起,那才真是麻烦,不仅害了她,更是害了罗生门。

  要是苏寒没惹这么大的麻烦,那倒是不错的人选,但现在看来,这只是个麻烦,而且是远离的麻烦!

  “这种事情,长辈做主,你要时刻记住,自己身上的责任,”黑土难得严肃起来,“爷爷是为你好,你以后会明白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有可是!”

  黑土吼了起来。

  侯言言顿时吓得愣住了,爷爷什么时候吼过自己?刚刚还要细问苏寒的情况,现在却是狠心要让自己跟别人联姻?

  “掌门,我现在就去准备,既然箫剑死了,那其他几家的提亲,不是不可以考虑,言言大了,也该找个婆家,我罗生门,也需要有更强大的伙伴。”

  铁杉皱起眉头,看了满脸委屈的侯言言一眼,又看了看黑土,知道他心中所想,微微点了点头:“那就你来安排吧。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