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坐在那,一壶清酒坐了一下午。

而阿飞回来,将事情告诉三娘等人,几乎没人敢相信。

“千真万确,我亲眼所见,难道有假。”

见几个人还不敢相信,阿飞摇了摇头,若不是自己亲身经历,他也不敢相信,苏寒会疯狂到这种地步,而且他做到了。

“残剑肯定会报复苏寒,苏寒让他自断一臂,已经是彻底羞辱他,羞辱剑宗了。”

书生忍不住道,心中同样惊骇不已。

一个医生,一个黄毛小子,竟然强势到这种地步?

“哼,羞辱剑宗?”

阿飞忍不住道,“若非我们实力不够,苏寒考虑全局,以东山岛现在的实力,无法对抗风险,否则我们早就……”

他不傻,自然看得出来,苏寒从头到尾就没冲动。

从得知贺明身死的消息开始,苏寒便已经计划好了,他要给贺明讨回通道,要残剑自断一臂,这远比杀了残剑,还要让人解气!

堂堂剑宗掌门,这三千道门世界都赫赫威名之人,却是被苏寒强势要求自断一臂,消息传出去,恐怕会被人笑死。

“没错,东山岛损失惨重,若是真跟剑宗厮杀到底,难免会让其他宗门趁虚而入,到时候可就真麻烦了,”海狮点了点头,在如此愤怒的情况下,苏寒还能保持头脑清醒,的确很不容易,“该死的残剑,自断一臂,算是便宜他了!”

“苏寒人呢?”

三娘担心他,微微皱着眉头。

这个小子,仗义重感情,让他认可的人,便能付出生命去保护,这样的男人,谁人不爱?

“在后山,陪那些兄弟,先别去打扰他了。”

阿飞摇了摇头,“大哥如何了?我去把事情跟他说一说。”

“你去吧,我想天命,恐怕也想不到。”

海狮点头道。

阿飞离去,海狮等人,彼此相视一眼,依旧有些不敢相信,但阿飞亲眼所见,又怎么可能会是假的?

这件事,恐怕很快就会传遍整个三千道门世界,残剑这张脸,还能往哪放?

“抓紧世界,恢复东山岛的实力,我们几个,也可以考虑突破了,否则没有足够的实力,再有危险,就真的麻烦了。”

书生看了几个人一眼,认真道。

“没错,我们几个,要承担起责任了,难道要让苏寒这一个黄毛小子,来扛着?那我们也够丢人了。”

海狮点头,心中对苏寒,越佩服。

三娘没说话,心中记挂着苏寒,很想过去找他,但又怕打扰到他,这个小男人啊……

后山,一排的墓碑,是这次死去的海枭。

苏寒很自责。

因为他知道,这些兄弟的死,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自己,残剑来闹事的借口,不就是因为自己杀了箫剑?

“你说的没错,东山岛是个让人不愿来,来了就不愿意走的地方,”苏寒看着贺明的墓碑,忍不住笑道,“你把我抓来的时候,我还想着逃走,但现在,你赶不走我,这些兄弟,都赶不走我。”

苏寒扫视一圈,看着一个个墓碑上刻下的熟悉名字:“当个海枭没什么不好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我很喜欢。”

他抬起头,看着远方,一片茫茫大海。

本想着救回了乔雨蔓,便立刻回俗世,但没想到,还会生这么多事情,现在想要回去,还没到时机,甚至,暂时他还不能回去。

“这东山,要再起。”

苏寒自言自语道。

……

侯言言从东山岛离开,便着急回了罗生门。

看到自己孙女回来,黑土担心得不得了,尤其是得知她又冒险进入天机路,差点没把他急死。

“不可胡闹!”

黑土长须都抖动起来,“就算你没有了天赋,没有了未来,那也是我的孙女,有时候想想,你不会武功,不用纠缠这三千道门世界的尔虞我诈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。”

见侯言言安然归来,黑土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过去他期待得太高,现在反而想通了,一个女孩子,自己要求那么高,似乎有些过分。

“爷爷,对不起,是我不对,”侯言言低着头,满是愧疚,“我不想让你失望,我……”

黑土摇头:“我没失望,你的天赋……”

他话说到一半,突然瞪大了眼睛,认真盯着侯言言看了半天,忙喊来人,立刻吩咐,“去请掌门过来!”

“爷爷,怎么了?”

侯言言诧异道。

“你身上那股气息,怎么没了?”

黑土惊喜不已,侯言言本进入天机路,身上沾染了因果气息,将天赋完全掩盖,此刻他竟然一丝都感觉不到,似乎,那些因果气息消失了。

“啊?”

侯言言完全没有感觉,突然想到在英雄冢的时候,苏寒对自己……她顿时红了脸:“可、可能是因为苏寒帮我治疗伤势……”

想到自己小腹上那两个手掌印,两个人肌肤之亲了许久,她脸颊越来越烫。

“老天有眼啊!”

黑土哈哈大笑,“真没想到,你的天赋恢复了,已经没有那些因果气息影响了,那苏寒,到底有什么手段,竟然如此厉害?”

他不禁有些好奇了。

低头见侯言言一阵脸红,更是诧异道:“你脸红什么?难道爷爷说了什么不对的话?还是那小子……”

“不是!”

侯言言急忙狡辩,“跟他没有关系!”

这欲盖弥彰,让黑土更是好奇:“看来,你们在天机路,似乎还生了什么,能告诉爷爷么?”

“爷爷~”侯言言拉长了尾音,“你能不能不问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,言言害羞了,我这孙女言言,竟然害羞了!”黑土忍不住大笑起来,心中对那苏寒,越好奇起来,到底是什么样的小子,能让自己孙女羞涩成这样?

他一转头,刚刚派过去的弟子又回来了。

“已经请掌门了么?”

“回禀师父,掌门请你过去,说有要事商量。”

黑土微微诧异,自己请掌门,他反倒请自己过去?

他微微点头:“我知道了,言言,你跟我一起过去,让掌门看看,确认一下,顺便我也问问,苏寒那小子到底什么底细,若是不错,倒不是不可以考虑……”

“爷爷!”侯言言扭过头,哼道,“你再这样乱说,我不理你了!”

她越是这样,黑土就越好奇,这小子,难不成有三头六臂?还是有什么特异神通?

罗生门大殿之上,铁杉那张脸,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,站在那呆,已经好一会儿了。

听到剑宗那边传来的消息,他差点心脏没跳出来,完全就不敢相信,反复确认了几遍,才知道是事实,却更是让他惊骇。

“苏寒那小子,难不成有三头六臂?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