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恐怖的哭嚎声,让人头皮发麻!

  这可是英雄冢里的东西啊!

  那些年轻一辈天赋之子,只是沾染到一丝气息,便失去了未来,什么天赋都被掩盖,他们若是被这东西碰到,必死无疑。

  整个大殿,都是剑宗现在的中流砥柱,更是剑宗的未来,只要残剑不答应,那剑宗等于顷刻间便要塌了!

  而苏寒付出的代价,不过是他一条命。

  在残剑看来,苏寒一条命那太廉价了!如何跟他剑宗相比?

  “断!”

  苏寒爆喝一声,身后厉鬼虚影已经挣脱开了双手,那张嘴嘶吼的声音,更是让人心惊胆战,“我只数三声!三、二……”

  “噗嗤!”

  不等剑宗那些掌教阻止,残剑左手挥剑,直接将自己整条右臂,直接切了下来,鲜血飞溅,露出森森白骨。

  “掌门!”

  “掌门你!”

  一群掌教,脸色都变得苍白,眼看着残剑将自己的手臂斩断,掉落在地上,全部都傻了。

  残剑怎么会屈服?

  他怎么会听苏寒的?

  这样被羞辱啊!

  “你满意了么?”残剑深吸了一口气,脸色苍白,断臂之处,骨头断面平滑,若不是道器长剑,还真无法做到这一步。

  鲜血不断在滴落,滴答滴答,染红了地面。

  整个大殿都变得安静,所有剑宗掌教和弟子,全部都张着嘴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。

  残剑竟然……

  “还算满意。”

  苏寒冷笑一声,脸上表情微变,看了残剑一眼,“这是你该付出的代价。”

  “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

  残剑的声音,犹如来自九幽地狱,混合着怒火和杀气,几乎要疯狂!

  他没得选!

  若是不答应,以苏寒这个疯子的性格,绝对会玉石俱焚,跟剑宗拼个鱼死网破。

  苏寒的命,他可以不要,但剑宗的未来,他不能不掂量掂量!

  身后,黄牙老道跟宁缺,看到这一幕,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硬逼着残剑这等人物,自断一臂啊!

  这三千道门世界,谁还能做到?

  “够狠!”

  宁缺禁不住道,对苏寒彻底服了。

  “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”黄牙老道缓缓吐出一口气,若是苏寒真不顾一切,拼个鱼死网破,那今天大家都得死,这根本就是赌博!

  但结果,是苏寒赌赢了,残剑根本就不敢拿剑宗的未来来赌!

  他还只是一个刚突破到大乘之境的小子啊!

  “我等你来杀我。”

  苏寒控制铜钱戒指,将那厉鬼阴魂渐渐收拢,一身的死气,变得平息许多。

  他捡起残剑那只断臂,就像拿着一块腐肉,随意用布包着,又背起贺明的墓碑,转身便走。

  “你想走?”

  有掌教大吼,愤怒地双目赤红。

  杀了萧十三,更是逼得残剑自断一臂,如此在剑宗肆意妄为,羞辱众人,现在难道说走就想走?

  苏寒走了两步,停住了脚步,转过头盯着那个掌教,身上的死气再度变得沸腾起来:“你想死?还是想让残剑再断一臂?”

  霸气无比的话,让那掌教顿时不敢再说话。

  “没用的东西,软骨头。”

  苏寒哼了一声,脸上满是不屑,不再理会,直接背着贺明的墓碑,提着残剑那只断臂,从容离去,“我兄弟要入土为安,谁敢来打扰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他径直离开,无人敢拦!

  阿飞等人立刻跟了上去,直到离开剑宗大殿,都还没回过神来。

  苏寒这等于是一人独闯剑宗,安然无恙回来不说,更是杀了剑宗掌教萧十三,还逼得残剑自断一臂!

  “掌门!”

  看苏寒离开,几个掌教连忙冲到残剑身边,“掌门你的伤……”

  残剑那张脸,已经狰狞到了极点,他感受着断臂上的疼痛,感受着伤口带给他的羞辱,眸子里的火焰,宛如已经凝成了实质!

  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

  鲜血依旧在滴落,残剑没有动手处理伤口,任由那鲜血不断滴落:“我一定会杀了你!一定会杀了你!”

  从剑宗离开,宁缺等人还心有余悸,担心剑宗那一群人会发狂冲出来,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,但没想到,他们根本就不敢。

  苏寒身上一只虫王,更有英雄冢里的厉鬼阴魂,这两张王牌,就能让剑宗忌惮不已。

  一旦苏寒不要命了,那剑宗如何损失得起?

  苏寒没有再说话,背着贺明的墓碑,上了船后,便盘腿坐在那,如一尊雕像,纹丝不动。

  “这小子……太让人惊叹了。”

  宁缺忍不住感慨,“刚刚那一瞬间,我感觉双腿都有些颤抖!”

  “嘿嘿,别说是你,我都紧张!”

  黄牙老道讪讪一笑,“第一次看到残剑这么憋屈,看到剑宗如此低声下气,甚至还要掌门自断一臂,才能保住剑宗的未来,看得太解气了!”

  他知道苏寒肯定不会释放那些厉鬼阴魂,那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。

  就算要报仇,苏寒也绝对不会傻傻用自己的命去换,他知道剑宗赌不起,残剑更赌不起。

  这一把,苏寒赢得太霸气了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阿飞还有些不明白,他本来已经做好了,跟剑宗死拼的准备,但没想到,从头到尾他就没有出手,只有苏寒一个人,便斩杀萧十三,更是逼得残剑自断一臂!

  这般强势的苏寒,他从来就没见过。

  “天机路三大禁地里的东西,谁不怕?”

  黄牙老道哼道,“这就叫,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不要命的,哪怕苏寒不是真的不要命,但残剑都不敢赌!”

  苏寒要残剑一只手臂,这个筹码,残剑给得起,他也必须给,若是再过分了,那残剑恐怕真会拼个鱼死网破,结果就是苏寒输了。

  这一场赌博,残剑不敢赌。

  他只要赌输了,那整个剑宗都会元气大伤,随之被其他宗门趁虚而入,彻底在三千道门世界消失!

  “敢玩这么大的,也只有苏寒了。”

  宁缺转头,看了一眼盘腿坐在前头的苏寒,眼神里满是兴奋,“太娘的,我敬佩这小子!”

  一路回到东山岛,苏寒都没有说话,下了船,便背着贺明的墓碑,提着残剑那只断臂,径直去了后山,将墓碑立好,又把那只断臂当做祭品。

  “兄弟,这是残剑的手,慰藉你在天之灵,我现在的实力,还不足以杀他,也无法抵抗剑宗的报复,但我保证,有朝一日,提残剑人头来见你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