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就是威胁!

毫不掩饰的威胁!

苏寒那眸子里,满是疯狂,不等残剑开口,他身上突然间爆出一股森然的死气!

铜钱戒指打开一口缺口,几乎瞬间,狂风呼啸!

这大殿四面是墙,哪里来的风?

“呼~”

似乎连天色都一下子变得昏暗下来,那狂风来自四面八方,让人心神恍然,所有人都变了脸色。『愛←去÷小?說→網.aqxs52o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“嗷呜!”

一道厉鬼阴魂的嘶吼声传来,更是让人头皮麻。

这种厚重的死气,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,才能积累出来。

而此刻,这种死气,从苏寒的身上爆出来,让残剑整个人都几乎要跳起来。

“是英雄冢里那些东西!”

进过天机路的人,不少都见识过,那些恐怖的东西,就算是残剑,这等融合五种大道的高手又如何?

沾染到了,也必死无疑!

苏寒怎么……怎么还能掌控这些东西!

“老人坟里的毒虫就算了,怎么连英雄冢里这些……这些脏东西他也带了出来?”

一个掌教忍不住惊呼,满是忌惮,忍不住后退了两步,他当年可是亲眼看到有人误入英雄冢,才刚进去,被遇到了这些东西,被瞬间抽空了灵魂!

如今再次感受到这种气息,他甚至忍不住颤抖。

“苏寒!你别乱来!”

残剑大吼着,手中长剑本已经要刺出去,却是生生停住。

他盯着苏寒,死死咬着牙,怎么都没想到,苏寒身上竟然有这两个大杀器。

一只虫王,不知道可以咬死多少个掌教,现在释放出来的死气,绝对是那英雄冢里的可怕东西,一旦彻底释放,那今天剑宗大殿之上的人,一个都逃不了。

包括苏寒!

“你难道也想死么?”

残剑深吸一口气,感受着那可怕的嘶吼声,厉鬼阴魂似乎已经蠢蠢欲动,要破土而出,“那些东西,不是你能掌控的,你若是释放出来……”

“我死又算什么?”

苏寒看着残剑,脸色依旧平静,“该说的,我已经说了,你自断一臂,给我兄弟赔罪,否则,大家拼个鱼死网破!”

他当然无法掌控这些厉鬼阴魂,若非有铜钱戒指,苏寒甚至无法将这些东西带出来。

但那又如何?

这只是稍稍释放死气,就足以震慑剑宗了。

“这到底……”

阿飞喉结滑动,根本就不敢相信,苏寒竟然将两个禁地里的可怕东西,都带了出来,以此威慑残剑。

这等魄力,就算是他,也自愧不如!

“那东西很可怕,就算是我们,沾染到了也必死无疑,”黄牙老道脑门冒汗,哪里想到苏寒这么疯狂,这简直比疯子还疯子啊,“他这是要玉石俱焚啊!”

他很清楚,苏寒肯定掌控不了那些东西,别说是苏寒,就算是更为强悍的高手,也绝对掌控不了那些死物。

苏寒这完全是赌上自己的性命了!

“你……!”

残剑气得脸色白。

苏寒知道杀不了自己,便以此威胁自己?哪怕玉石俱焚,也要要自己自断一臂么。

“阿飞,拦住大门,谁也别想出去!”

苏寒大吼一句,“今天带不走残剑一条手臂,那我就让剑宗,彻底覆灭!”

说着,他身上散出来的死气,越沉重,那一丝丝厉鬼哭嚎的声音,更是让人头皮已经紧绷起来。

不少剑宗弟子吓得身子颤抖,觉得灵魂都被什么的东西盯住,想逃都逃不了!

“好!”

阿飞一听,哪里还顾得上那些,苏寒都不怕死,要给贺明讨一个公道,那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?

他立刻冲到大殿门口,脸上杀气横生:“谁迈出一步,我就杀谁!”

苏寒盯着残剑,那双眸子里,满是戏虐,更是疯狂!

“如何?自断一臂,或者,大家一起死!”

他那平静的表情,让残剑几乎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杀了苏寒,但不说苏寒会立刻释放出那些可怕东西,光是他肩膀上那只虫王,就足以让人忌惮。

一只蝼蚁,现在却是让他剑宗狼狈到这种地步,残剑的脸,几乎都丢尽了!

现在还要自己自断一臂,这是他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的羞辱!

“掌门,不要上他的当,他肯定不敢乱来!”

有人大吼着,“哼,谁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他绝对不会……”

“轰隆!”

苏寒食指微微一抬,霎时间死气沉沉,仿佛一阵云雾,从他身上飘散出来,更有一只厉鬼阴魂,直接冲天而去,张开血盆大口!

虚影沉浮,就在苏寒的身后挣扎,若不是苏寒还束缚着,此刻怕是已经冲出来,吞噬不少人了!

刚刚说话的那个人,脸色大变,哪里还敢多说什么。

苏寒这完全就是疯子的行径!

“我没那么多耐心,最后问你一遍,你是要自断一臂,还是要大家一起死!”

苏寒眸子里,陡然爆出一股杀气,霎时间,就连死气都变得沉重至极。

整个剑宗大殿,压抑到了极点。

只要残剑不答应,那苏寒就会毫不犹豫,释放出那些厉鬼阴魂,让整个大殿中的人,都别想活着!

残剑钢牙欲碎,手指关节一根根青筋暴起,那双眼睛暴起,更是愤怒到了极点。

苏寒这是要把他往死路上逼!

大殿之中,除了他整个掌门,还有剑宗八位掌教!

更有各脉嫡传弟子几十人!

这些都是剑宗的中流砥柱,甚至是剑宗的未来!

如果全部死了,那剑宗……就真的离覆灭不远了。

“苏寒……苏寒!你不要逼我!”

“我就是要逼你。”

苏寒抱起贺明的墓碑,指着上面刻下的名字,语气森然,“你杀我兄弟,就要付出代价,我杀不了,也要断你一臂,对了,砍下你手的那把剑,必须是你杀我兄弟的那把!”

他毫不客气,更是强硬到底!

残剑若是不自断一臂,那今天,就注定剑宗要灭亡,哪怕自己死,苏寒也在所不惜!

强硬!

强硬到了极点!

黄牙老道跟宁缺二人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,心中暗道苏寒真是个疯子,跟着这样的疯子,他们不觉得分疯狂,反而觉得刺激。

尤其是苏寒以命相搏,为的是给自己兄弟报仇!

此等重情重义,谁跟了他也不会后悔!

“你断是不断!”苏寒盯着残剑,语气越森冷,身后几道厉鬼阴魂虚影,张嘴嘶吼,就要挣扎而出!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