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大的口气!”

  残剑看到墓碑上的名字,不屑冷笑,“是我杀的又如何,你有本事杀我?”

  他盯着苏寒,眼神落在苏寒肩膀上那只虫子,脸上多了一丝忌惮。

  那种气息,他自然熟悉,绝对不是三千道门世界该有的东西。

  真没想到,苏寒竟然有这种机遇,在天机路中,得到了如此可怕的东西,他没死在天机路,已经算是十分幸运的事,还能有如此收获,可真是让人嫉妒。

  “我能杀他,早晚就能杀你。”

  苏寒指着心脏已经被自己震碎,死得不能再死的萧十三,语气森然。

  “狂妄!”

  残剑大吼,手中霎时间一柄长剑出鞘,锋利的剑锋,仿佛可以削铁如泥,光是剑身上浮浮沉沉的玄气,就足以让人惊叹。

  “你以为有那一只虫子,就可以在我剑宗肆意妄为?”

  残剑冷笑着,“你太自大了!就算是天机路中弄出来的邪物,我也可以一剑斩之!”

  一道气息涌动,那长剑散发出来的气息,分明就是一件道器!

  “苏寒,小心点,残剑手中那把剑不一般,别太轻敌了。”

  阿飞提醒着,生怕苏寒吃了亏。

  到了此刻,他对苏寒已经彻底心服口服,敢一个人来闯剑宗,真不是冲动,能当着残剑的面,击杀一位掌教,这绝对是三千道门世界中的第一人。

  周围剑宗的人,已经虎视眈眈,若非苏寒肩膀上,趴着一只恐怖的虫子,可能残剑已经出手了。

  真要动手,那绝对是要厮杀到底!

  苏寒站在那,似乎浑然没有将残剑的话放在心上,又似乎,那把道器长剑,也没有能威胁到苏寒。

  他只是将贺明的墓碑放在地上,对准了残剑身后的掌门之位,这对残剑来说,更是羞辱!

  拿一个死人的墓碑,放在他剑宗大殿之上,这算什么?

  身后,阿飞跟黄牙老道以及宁缺,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,看着周围已经包围上来的剑宗弟子,几个人丝毫无惧。

  不就是战么?

  他们不怕这种看得见的对手,最怕的是看不见的诡异东西!

  “拦住他们!今天他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!”

  有掌教大吼着,外边剑宗弟子,更是里三层外三层,将整个大殿层层包围,不想让苏寒等人离开。

  “嘶……”

  突然间,苏寒身上泛起一阵玄气,趴在肩膀上的虫王,顿时便亢奋了起来,它刚要张嘴去咬,苏寒又将玄气收敛了起来。

  急得虫龇牙咧嘴,不满地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。

  “嘶……”玄气再次喷发,好似在呼吸一般。

  虫王立刻抓住机会,张嘴吭哧吭哧咬了几口,一脸的满足。

  宛如一个孩童,甚至发出畅快的声音,让残剑等人,更是不禁震惊不已。

  “这是……老人坟里的毒虫?”

  有掌教听说过,忍不住开口,“怎么会有这么小的,不都是很大只的么?”

  “这是虫王!”

  残剑咬着牙,脸色终于变了。

  怪不得苏寒肆无忌惮,原来收到了这样可怕的东西,可他是怎么做到的?竟然能将老人坟里的东西带出来,甚至……似乎还会听苏寒的命令!

  看着那虫王吭哧吭哧吞噬着苏寒身上的玄气,残剑心脏更是跳得厉害,眸子里的忌惮也更多了几分。

  他丝毫不把苏寒放在眼里,但这虫王,可没有那么容易对付!

  满是奸诈狡猾的脸上,光芒闪过。

  “哼,你害死箫剑,害死我剑宗最有天赋的弟子,如今还敢上我剑宗,肆意妄为,真当我剑宗杀不了你么?”

  残剑语气森冷,“你以为有这虫王,我残剑就怕?”

  他手中的长剑缓缓抬起,对准了苏寒:“你杀箫剑,现在更是杀我十三兄弟,这是死罪!”

  “你真虚伪。”

  苏寒毫不客气,手指着残剑,“我知道要杀了你,没那么容易,今天我也杀不了你,但我必须带走一些东西,祭奠我兄弟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残剑大笑,“嚣张!你真够嚣张的,带走一些东西?你想从我剑宗,带走什么?”

  他的语气中,满是嘲讽,丝毫不留情。

  就算有那一只虫王,大不了再牺牲一个掌教,趁机将虫王一剑杀死!

  “你的一只手。”

  苏寒语气带着不容置疑!

  “你用哪只手杀死我兄弟的,我就要哪只手,”苏寒盯着残剑,没有丝毫客气,“你自断一臂吧。”

  整个大殿的空气,似乎瞬间凝固了,所有人都盯着苏寒,就像看着一个疯子。

  让残剑自断一臂?

  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!

  杀进剑宗大殿,要剑宗掌门自断一臂?

  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  剑宗掌教大骂,“让我掌门自断一臂,这是我这辈子,听到可笑的笑话!”

  其他人看向苏寒的眼神,不只是像看疯子,更像是看傻子!

  尤其是残剑,嘴角抽搐,苏寒一而再再而三羞辱他,要他自断一臂,那比杀了他,还要让他羞怒!

  得寸进尺,真以为依仗那虫王,就可以在自己剑宗为非作歹了?

  做梦!

  就连阿飞跟黄牙老道几个人,也都愣住了。

  要残剑自断一臂,这比杀了残剑,还要羞辱人!

  “可笑么?”

  苏寒却没有笑,只是脸上的杀气,越发汹涌澎湃,身上甚至隐隐散发出一道恐怖的死气!

  那一瞬间,黄牙老道跟宁缺二人脸色大变。

  他们总算知道苏寒为何要再进入英雄冢了!

  两个人下意识后退了两步,站在苏寒身后,微微煞白的脸,让阿飞有些诧异,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苏寒身上……

  那到底是什么气息?

  “后退!”

  宁缺看了阿飞一眼,压低声音提醒道,“那东西……一碰就死,比毒虫还要可怕!”

  毒虫一次只咬一个人,但那东西……一想到周运死的时候,那凄惨的模样,两个人此刻还心有余悸。

  苏寒竟然连这东西都能弄出来?

  天啊!

  “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自断一臂!”

  苏寒的声音里,都带着一丝死气,仿佛他的身体,就是地狱,当地狱大门打开,便有一群恶鬼飞扑而来,吞噬一切,“或者,让你剑宗这大殿之上的人,全部都死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