担心苏寒冲动,三娘一路跟着,见苏寒准备离开东山岛,更是着急起来。

  “你去做什么?我不准你去!”

  她拦着苏寒,不肯退让,“就凭你现在的实力,去剑宗根本就是找死,你知道不知道,这些庞然大物背后,有多可怕的底蕴?”

  就算是天命,如今都受伤了,苏寒去了,根本就是以卵击石,白白送死而已。

  “贺明死了,我们会为他报仇,但不是现在,更不是让你白白去送死,你觉得他会答应么?”

  三娘劝说着,“苏寒,别冲动,来日方长,等你成长起来,再给贺明报仇也不迟啊。”

  苏寒摇了摇头:“我兄弟死了,尸骨不全!”

  他指着贺明的尸体:“他还躺在那里,浑身冰冷,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?他是为了保护雨蔓而死,他是为了守住对我的承诺而死,我要为他讨一个公道回来!”

  “苏寒!”

  三娘急了,“你若是要去,那我陪你一起去,要死,我们死一块!”

  她红着一双眼睛,顾不得那么多了,让苏寒一个人去,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
  不说那些老祖实力强悍,是剑宗最大的底蕴,就算是残剑,要杀苏寒,都不废吹灰之力,弹指间便可灭杀苏寒。

  苏寒伸出手,搭在三娘肩膀上,突然笑了起来:“谁说我会死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三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知道自己拦不住苏寒,这混蛋的脾气倔强到了极点,他认准的事情,就不会轻易改变。

  但冲动,不代表着就有那个实力,就连天命现在也只是下令,守住东山岛,而不好再去招惹剑宗。

  毕竟,如果真要动手,那等于是跟整个三千道门世界的宗门宣战!

  那就不只是剑宗,还有无极宗等大势力,如何对抗?

  “没有可是,相信我。”

  苏寒点了点头,“三娘,你就留在东山岛上等我回来。”

  说完,苏寒转身便走,身后黄牙老道跟宁缺立刻跟了上去。

  听到苏寒要一个人单枪匹马杀上剑宗,两个人都亢奋了起来。

  “有种!”

  “剑宗那些那些狗娘养的,还真够霸道,但他们怕是惹错人了。”

  宁缺二人,现在对苏寒是越发佩服。

  他们不觉得苏寒是冲动,这小子聪明着,绝对不会有一丝冲动,哪怕他再愤怒,也依旧会保持理智,没有把握,苏寒怎么也不会白白去送死。

  “苏寒……”

  侯言言跟了过去,想和苏寒一起去剑宗。

  “我会安排人,送你回罗生门,就别跟着我了,免得引起罗生门跟剑宗的冲突。”

  苏寒摇头,看着侯言言道,“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。”

  说完,他便踩着行字诀,如一阵风,飞快上了船,身后跟着黄牙老道二人,疾驰而去。

  “苏寒!”

  船才开动没有多久,身后传来一道爆喝声。

  苏寒转头一看,阿飞踏浪而来,脚下一点,便窜上了大船,那双眼睛,红得吓人。

  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  贺明死了,他这个当大哥的,心里比谁都难受,贺明跟了自己,可是已经有十年了!

  十年啊!

  贺明虽然是他手下,却如手足一般,眼睁睁看着贺明被残剑劈成两半,阿飞哪里能忍。

  就算天命不让他去,他也不管了,直接跑了出来。

  “就算死,那也要杀他剑宗个天翻地覆!”阿飞杀气腾腾。

  “好!”

  苏寒吼着,“就算是死,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

  两个战斗狂人,同样怒火冲天,几乎可以焚烧整个天际。

  海浪翻滚,似乎就是苏寒他们的怒气,苍茫大海,风暴渐渐涌起。

  剑宗!

  孤岛狭长,从高处向下看,地形宛如一把利剑!

  剑出鞘,剑气沸腾,让周围的海面都常年保持激荡,犹如一柄神兵悬浮在海面上,锐气十足。

  那山顶宗门,残剑高坐掌门之位,气势十足。

  一身长袍加身,搭在石椅之上,那双眸子睥睨四方。

  “派人到天机门外守着,到了开启之日,若是有人出来,便将他抓住,不管是谁!”

  他厉声喝道,“只要那个小畜生出现,便将他杀了!”

  “哼,我看那小畜生哪怕死在天机路中,也绝对不敢出来,”萧十三咬着牙,怒气未消,“这个该死的王八蛋,害死了我儿,他若是出来,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  其他几个掌教也都点头,苏寒只要敢出现,他们便将他杀了,扬剑宗之威!

  “无极宗那边有没有来消息?”

  残剑点了点头,又开口问道。

  “无极宗还没人来回复,”一个掌教开口,“倒是三位老祖提醒我们,不要大意,说三千道门世界,恐将大乱,让我们做好准备。”

  “哼?有什么可乱的,就连天机门都衰败了,谁还能阻止我们?无极宗若是不识趣,那他们的第一,很快便要没了。”

  残剑霸气至极,一双眸子里,满是野心。

  就连他最忌惮的天命,也彻底失去融合六种大道的机会,这天下,恐怕没人能威胁到自己了。

  比起楚天等宗门势力,残剑一直忌惮的都是天命,还有他的东山岛,这一群海枭,让他厌恶,让他如芒刺在背,不除去心中便不快。

  现在好了,天命突破,失去融合六种大道机会,而东山岛这次也损失惨重,一切……

  “报!”

  突然间,有弟子急忙冲进来,高声喊道,“山下传话,有客来,说还带来了礼物!”

  残剑微微蹙眉,萧十三也有些诧异:“无极宗不是说过几日再回复的么?怎么这么快就来了。”

  “似乎不是无极宗。”弟子禀告。

  “混账东西,不把事情弄清楚,禀告什么?”残剑呵斥道,“去查,到底是什么人来了,弄清楚了再来禀告!”

  “是!”

  弟子战战兢兢,立刻退了出去。

  此刻,剑宗巨大的山门之下,几个弟子横尸当场,宁缺手中的大刀,架在最后一个弟子的脖子上,威胁着:“禀告了没有?跟残剑那不要脸的东西说,有人看他来了!”

  站在一边的黄牙老道嘿嘿一笑,满是幸灾乐祸。

  他转头看着山门之下的苏寒,正削出一座石钟摆在剑宗山门口,眼里满是戏虐:“残剑,我们给你们送钟来了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