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牙老道跟高宁二人相视一眼,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咯噔一声,可不想再去这么恐怖的地方了。

可苏寒说要去,二人也不再犹豫,立刻跟了上去。

从英雄冢,到老人坟,再从老人坟,又要去英雄冢,这三大禁地,就算是合道之境的强者,融合几种大道的高手,也不敢涉足,可对苏寒来说,却好似度假山庄一般。

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

突破到大乘境界,变化很大,尤其是丹田内澎湃的玄气,就好似原本1.0排量的发动机,霎时间提升到了2.0,甚至还加装了涡轮,动力澎湃至极。

苏寒脚踩行字诀,速度快得惊人,犹如一阵风一般,黄牙老道跟高宁二人跟着,越发惊叹苏寒的可怕。

这还只是一个大乘境界的小子啊!

甚至,在两日之前,苏寒才刚突破到正罡之境,要说苏寒是妖孽,恐怕都是低估他了。

“老道,赌一把,没准有惊喜。”

高宁压低声音,看着眼前的苏寒,忍不住道,“这小子的天赋,绝对是我见过最恐怖的,他的未来……我看不出来。”

“废话,就算是我,也看不出来。”

黄牙老道哼了一声,“这小子丝毫不把无极宗等大势力放在眼里,是个霸道的主,甚至面对我们这些高手,也丝毫无惧,你见过这样的年轻人么?”

他哼了一声,跟苏寒相比,就算是那无极宗的大弟子楚非凡,被自己扇了一巴掌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若是苏寒呢?

他根本就没机会打苏寒的耳光,没准还要被苏寒狠狠抽一巴掌!

“我黄牙老道不是什么好人,也并非是守信的人,但这次,我说话算话,”黄牙老道嘴角扬起一抹邪异的笑,“这小子得罪了无极宗各大宗门,他们肯定在外面等着,要杀这小子,我倒是要看看,这小子是怎么对付他们的。”

高宁看着黄牙老道,哼了一声:“你就不怕死了么?”

“怕?”

黄牙老道冷笑,“老子最讨厌那些道貌岸然的宗门,无极宗?算个屁!”

两个人哈哈大笑,一下子便有了决定,或许这也并不是什么坏决定,否则他们两个早就死了,跟司婆婆一样,在那老人坟里,又多了两堆白骨而已。

“唰——!”

苏寒的脚步轻快,如清风一般,他心中有些焦急,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。

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,但就是担心,担心东山岛会出事,担心乔雨蔓他们会出事。

身后,黄牙老道跟高宁跟着,很快便来到了英雄冢。

还如之前一般,昏暗,阴沉,让人刚靠近,就不想再深入进去。

“你们两个就在外面等我。”

苏寒停下来,转头看着二人,平静道,“我进去没什么危险,你们就未必了。”

黄牙老道二人点头,可不想逞强,更不想送死:“好,我们二人就在外面等候吩咐。”

苏寒敢进去,光凭这一点,就足以让黄牙老道二人佩服了。

他们两个盘腿坐在边界线外,不敢靠近,而苏寒直接迈步走了进去,那昏暗的英雄冢,一块块石头矗立着,依旧让人心有余悸。

苏寒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走了进去,这外围的石头早已经空空荡荡,连一丝阴魂都没有,早就被铜钱戒指吸收干净了。

他继续朝着深处走去,眸子里那一丝光芒,不断散发出来。

“影子,做好准备了没有?”

苏寒心中暗暗道,跟戒指中的影子沟通起来,“以我现在玄气的量,可以激活戒指,至少对付这些东西,没什么问题。”

“吭哧吭哧!”

怀里,传来一道声音,苏寒低头看了一眼,那大眼睛咕噜噜转着,似乎才刚刚睡醒,闻到了自己释放的玄气气味,便又磨了磨牙齿。

“现在可不是晚餐时间。”

苏寒伸手,直接将毒虫王塞了进去,在它脑袋上牌了一下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毒虫王还赖上了自己,怎么都不肯离去,真把自己当奶娘了。

突然间——

苏寒脚下生力,瞬间踩出阴阳鱼,一道道波纹涌动,阴阳地术施展开!

他定睛一眼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面前,分明就是侯言言!

那个罗生门的嫡传弟子。

但此刻的侯言言,两眼无神,站在一块石头上,眼神呆滞地盯着苏寒,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气。

双脚飘离,似乎腾在半空中,双手垂落,看起来有些骇人。

“嗯?”

侯言言并没有说话,缓缓抬起了头,披散着的头发,遮盖住她那绝世的容颜。

“原来如此,这些厉鬼阴魂,到真是有些厉害。”

苏寒伸出双手,立刻结印:“影子,动手!”

话音刚落,侯言言便立刻冲了过来,动作略显生硬,却是狂霸不已,一掌狠狠拍来,阴风阵阵!

“咻!”

脚下两道阴阳鱼,立刻游了出去,活灵活现,仿佛瞬间活了过来。

从地面猛地窜起,一左一右立刻定住了侯言言,不让她有半分移动。

“铿!”

侯言言双手猛地一拍,将两只阴阳鱼拍散,便又再次朝着苏寒冲了过去,苏寒丝毫未动,眼睁睁看着侯言言冲来。

就在侯言言的手,距离苏寒的喉咙不过五公分距离,苏寒突然伸出手,张开五指,那铜钱戒指光芒一闪——

嗡!

侯言言整个人被定住!

“区区厉鬼阴魂,真以为我治不了你了?”

苏寒冷笑一声,手掌在侯言言的脸上一抚,霎时间耳边传来一道尖锐的惨叫声。

片刻之间,那厉鬼阴魂便被铜钱戒指彻底吞噬!

“开饭了!”

苏寒哼道,影子立刻变得亢奋起来,铜钱戒指表面光芒一闪,仿佛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,瞬间席卷各处,将那些厉鬼阴魂,全部都强行吸进戒指之中。

“吭哧吭哧!”

听到开饭了几个子,毒虫王又冒出了脑袋,被苏寒一巴掌拍了进去,生怕它伤到侯言言:“不是跟你说。”

侯言言身子一软,便要倒下去,被苏寒一把抱住,那娇弱的身子,冰冷异常,脸上甚至浮上了一层寒霜。

“侯言言?侯言言!”

苏寒伸手一搭脉,不禁皱起眉头:“伸手阴气竟然这么重?不想办法祛除,怕是要出大问题!”

他看着侯言言那张苍白的脸,无奈道:“为了救你,只能出此下策,得罪了!”

说完,苏寒伸手,直接将她的衣服给扒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