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方损失都十分惨重,天命受了伤,阿飞等人,也不同程度受伤,如此火爆拼杀之下,没人可以全身而退。

那些宗门弟子,以及东山岛海枭,更是死伤无数!

残剑沉着脸,心中思考片刻,故意做出一副愤怒的表情。

“你为了一个苏寒,可以不顾手下海枭的性命,但我残剑不行,”残剑大声吼道,“我剑宗弟子,每一个人的性命,都无比珍贵,又岂能白白死在你这东山岛上?”

他厉声喝道:“我要的,只是苏寒的性命,既然不在你东山岛上,那我便亲自去找出他,要他的性命!”

“狗屁!”

阿飞破口大骂,丝毫不客气,“残剑,我今天才知道,原来你是这么卑鄙,这么无耻的小人!”

天命早就说了,苏寒不在东山岛,甚至说了已经将苏寒逐出东山岛,可残剑呢?

依旧大开杀戒,逼迫天命突破,现在目的达到了,却准备抽身而退了?

休想!

阿飞嘶吼着,便要再度冲过去,跟残剑厮杀一场,被海狮给拦住了。

他们可以战,甚至就算是死都不怕,但继续下去,只是两败俱伤得更严重,剑宗不怕,他们还有底气,但站在边上,依旧还虎视眈眈的无极宗等其他势力呢?

这些势力不会对剑宗出手,但却会对东山岛出手!

“阿飞,冷静!”

书生深吸一口气,脚下的白鞋子,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了。

他看了残剑一眼,脸上同样是鄙夷:“别上他的当,残剑现在心里肯定是想你冲过去,然后趁机杀了你。”

残剑眯着眼睛,似乎被书生说中了一般。

他笑了笑,摇头道:“冤有头债有主,我要的是苏寒的命,不是你们的,你们若是想死,我倒是可以成全你们。”

他盯着天命,手一挥,身后弟子慢慢退去:“天命,我不想与你为敌,你很清楚,与我剑宗为敌,你也讨不了好,为了苏寒一只蝼蚁,你真的犯不着,既然苏寒不在这,那我们再战,也没有任何意义,倘若让我知道苏寒回了东山岛,那我必定会将东山岛踏平!”

残剑的声音,在整个东山岛回荡着。

天命冷眸看着残剑,他很愤怒,却依旧保持冷静,若是自己死了,那四大海王必死无疑,整个东山岛也必定要覆灭!

他还不能死。

“残剑,你会后悔的。”

他看着残剑,语气森冷,“你招惹的不是我。”

天命的语气里,带着一丝嘲笑,甚至有些幸灾乐祸:“你一定会后悔,我等着看你后悔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残剑丝毫不屑,“你的意思是,我招惹了那苏寒?你是想说,那个小子会给我带来麻烦?先让他有勇气出现在我面前再说!”

他哼了一声,不再理会,下令让剑宗弟子全部回到大船,准备离开,三位老祖殿后,依旧保持着十足的警惕。

“想走?有种别走!”阿飞气恼,大吼着,恨不得冲过去。

“别冲动!”

三娘轻喝,“我们死了不要紧,但整个东山岛的海啸都死了,高兴的是他们!”

一眼扫过去,东山岛顿时惨重。

“那我兄弟呢……贺明白死了么?”阿飞咆哮着,双眼赤红。

“他们会付出代价的。”海狮咬着牙。

看着一艘艘大船离开,渐渐消失在视线中,阿飞气得面色涨红,身子都在颤抖,哪怕就是死,他也想战斗,也想给自己手下的弟兄报仇!

“大哥,为什……大哥!大哥!”

阿飞正要火,却见天命脸色苍白,脚下踉跄,直接倒了下去,顿时吓得四大海王,一个个变了脸色。

怪不得天命没有阻拦他们,他受重伤了!

“快!带大哥进训练场!”

书生连忙道,海狮立刻冲了过去,背起天命,快离开。

“阿飞,组织人守护好东山岛,若是他们再来,那大家就死拼吧。”

三娘交代一声,便立刻带着乔雨蔓等人返回训练场。

看着到处都是尸体,到处都是伤员,看着远处贺明被劈成两半的尸体,阿飞眼角眼泪划过,杀气沸腾似海。

“剑宗!剑宗!老子跟你们不死不休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