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连串的气爆声,惊起地面尘土飞扬,乱石放飞!

“咻——!”

凌厉的剑气,凌空劈来,速度快到了极致!

“雨蔓小心!”

眼看着残剑那一剑便要劈在乔雨蔓身上,箭神大吼一声,双目赤红,猛地扑了过去,一把将乔雨蔓撞开,那剑气……

“噗嗤!”

一条手臂横飞了起来。

“箭神大哥!”

乔雨蔓的声音,满是惊慌,看着箭神一条手臂,硬生生被切下来,高高飞起。

她那一双眼睛,更是泪流满面!

“残剑!”

天命的声音传来,满是怒火,熊熊燃烧!

三娘等人,一个个也彻底暴怒,海狮大吼一声,狮吼音波滚滚而去,残剑再次挥剑,将那音波击碎,整个人接连后退两步。

“唰!”

“唰!”

“唰!”

书生三个人,立刻冲了过去,将残剑拦住,一个个都已经被愤怒的火焰焚烧。

“你们不把苏寒交出来,那就要让更多人死!”

残剑冷哼了一声,转头瞥了天命一眼,“天命,别说我没给你机会,是你自己选的!”

“箭神大哥!箭神大哥!”

乔雨蔓哭红了眼睛,抱着箭神,用力捂着他的伤口,那齐齐断下的手臂,看得她触目惊心,伤口鲜血不断喷涌而出,箭神的脸色,瞬间就变得苍白了。

“没、没事……我没事。”箭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。

他感觉不到自己那条手臂,除了疼痛之外,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
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救我!呜呜!”

乔雨蔓大哭着,难受不已,“你是弓箭手,这手没了……”

箭神笑了笑,轻轻拍着乔雨蔓的头:“没事,我的箭法,都已经教给你了。”

他深吸一口气,眉头紧皱,剧烈的疼痛,让他身子都不禁抽搐起来,但依旧没有哼出声:“我答应了苏寒,要保护好你,就一定要做到。

“呜呜……”乔雨蔓哭着,紧紧摁住箭神的伤口,慌乱而难过,“姐夫……姐夫!姐夫你在哪里啊,你快回来!你快回来啊!”

战场上,死伤惨烈!

东山岛损失极大!

到处都是尸体、伤员,横七竖八倒在地上,血流成河,哀嚎声、惨叫声不绝于耳,让人听着都觉得浑身颤抖。

剑宗出动太多高手,就连三个老怪物都被请来,牵制住天命,而残剑一人,又拦住三大海王,其他普通海枭,如何会是那些嫡传弟子的对手?

乔雨蔓哭着,跪在地上,死死摁住箭神的伤口……

周围的海枭,还在拼杀,哪怕身上血流成河,依旧嘶吼着,不要命一般冲过去。

这一切,都落在天命的眼里。

他向来冷静,甚至就算是发生再大的事情,也难让他的心情有所起伏,可看着东山岛上的这些兄弟,一个个惨死,一个个怒吼着冲上前去。

天命真的怒了。

“扑通!”

“扑通!”

突然间,一道诡异的波动涌上所有人心头,仿佛一颗石子,丢进了平静的湖面,霎时间激起了阵阵涟漪。

残剑不禁转头,朝着天命看去。

而楚阳等人,一个个只觉得心脏猛地一跳,似乎有一头野兽,马上要苏醒过来!

“咕噜——!”

他喉结滑动,突破到合道之境之后,还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太过可怕了。

“扑通!”

那波动再次传来,地面掀起了一道风沙。

剑宗三个老家伙瞬间全部后退,盯着站在那的天命,脸上满是忌惮。

“残剑,我真想不想大开杀戒。”

天命的语气里,有一丝颤抖,那是愤怒!

残剑警惕起来,身形一闪,便立刻退到,跟几个老怪物站在一块,眼神里满是忌惮,感受着天命身上的气息在不断升腾,饶是他,也不禁有些惊骇。

“你不想打破规则了么?”

残剑眯了眯眼睛,“融合六种大道,甚至是六种以上。”

“不想。”

天命缓缓抬起了头,那股气息,恐怖到了极点,仿佛九天之下镇压而来的神魔,即便是几个老怪物,脸色也变了。

“我现在,只想杀人!”

“轰隆!”

话音刚落,地面龟裂,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缝,仿佛这东山岛,都要被硬生生炸裂了。

天命伸出手,霎时间,天崩地裂一般的玄气沸腾似海,可怕的威压散发开,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。

“砰!”

他一甩手,残剑立刻挥出剑气去挡,可根本就没有用,天命一掌拍出,剑宗一大片弟子,霎时间化作学沫,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三个老怪物大怒,说着就要动手。

“你可以杀光我东山岛之人,但你还得杀了我天命,否则,我日夜杀你剑宗之人,直到杀光为之!”

最可怕的天命!

杀手之王!

他要杀的人,就没有杀不了的!

此刻的天命,已经放弃融合六种大道,直接选择了突破,那恐怖的杀气,让残剑不禁心中猛地咯噔一声!

今天若是杀不了天命,那可真就麻烦了。

可即便有三个老祖,可天命选择突破,实力陡然提升,想杀他,太难了。

嗡——!“

天命突破!

站在那,如神如魔,手中一把无影剑,也发出畅快的声音,似乎已经迫不及待,想要品尝鲜血。

他迈出一步,地动山摇!

饶是剑宗三位老祖,也不禁暗暗心惊,天命果真是太可怕了,就算在整个三千道门世界,他恐怕也排得上号的高手,此刻选择突破,压制了几十年的恐怖实力,彻底要爆发出来了。

“太可怕了……!”已经离得很远的楚阳,心惊肉跳,心道若是天命坚持到融合六种大道才肯突破,那得恐怖到什么地步?

到了合道之境,融合一种大道跟融合五种大道,完全是天壤之别!

他转头看了残剑一眼,眸子里光芒闪烁:“剑宗的目的,恐怕不只是为死去的箫剑讨一个公道,更多的是逼天命突破吧……”

不知道怎么的,楚阳心中突然有这个想法。

残剑之所以如此强势,甚至连剑宗内三位老祖都请了出来,恐怕也是因为如此吧。

感受着天命越发澎湃的杀气,楚阳深吸一口气,招了招手,身后几个嫡传弟子立刻上前。

“传我命令,所有人都退回大船,这场战斗,暂时与我们无关,不要白白送死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