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十三大吼着,整个人状若疯狂!

  自己的孩子血肉模糊,连三魂七魄都已经残缺不全,别说活过来,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,他怎么能忍?

  “那小畜生已经死在天机路……”

  “没有!”

  萧十三握着拳头,嘶吼起来,“哼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肯定是天命那混蛋,将他藏起来了,没见到那苏寒的尸体,我就不相信!”

  他看着残剑,老泪纵横,“箫剑……那也是你的侄子啊!”

  残剑双目赤红,如何能不怒?

  他一直都是将箫剑当做自己的孩子,寄予厚望,甚至想将他培养起来,未来可以支撑剑宗,可哪里想到,竟然死得如此凄惨。

  “哼,若是那天命,真的故意将人藏起来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  残剑暴虐的气息涌动,震得周围石壁都颤抖起来,他微微眯着眼睛,“我剑宗,何时被人如此欺辱?我剑宗弟子,更没有让人这样虐杀过!”

  “杀箫剑的凶手,一天没有见到尸体,那我们便誓不罢休!”

  残剑的声音吼着,愤怒到了极点。

  他看着萧十三,认真道:“你放心,我定会为箫剑讨回一个公道!”

  “我剑宗之人,可不是他们可以杀的!”

  残剑低吼一声,霎时间空气都颤鸣起来,仿佛一道道雷音,不断循环轰鸣。

  “掌门,那天命实力高强,深不可测,光是我们剑宗……”

  有人开口,禁不住皱眉。

  天命有多可怕,残剑恐怕比谁都清楚,杀手之王的称号,就算是他,也不敢说能压制得了天命。

  最可怕的是,天命孑然一身,他从来就不在乎其他,哪怕东山岛覆灭,天命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而他们这些宗门却不一样。

  招惹一个杀手之王,还是融合五种大道的合道之境强者,那等于是一个噩梦!

  “我会找天命要个解释,若是他执迷不误……”

  残剑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“那只能请老祖出手,让他们付出代价了。”

  闻言,就连萧十三也不禁脸色微变,竟然到了要请动老祖的地步了?

 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,惨死在天机路,尸骨不全,萧十三一咬牙:“我就算是死,也要为箫剑讨一个公道,为我剑宗雪耻!”

  一时间,消息传了出去,剑宗要找东山岛要人,点名苏寒还没死,被天命藏起来了。

  这一石激起千层浪,顿时更多的宗门全部站了起来,尤其是像万道宗这等本就跟东山岛和苏寒结怨的宗门,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的机会?

  他们一个个叫嚣着要天命交出苏寒,要苏寒偿命,嚣张至极!

  听闻剑宗甚至请动了宗门老祖,强悍到极点的老骨头出来,就为了讨一个公道,更是让不少人亢奋不已。

  有那等高手坐镇,就算东山岛天命再强,他难道还能翻了天?

  他们就不信,天命会为了一个无名小子,得罪这么多人!

  罗生门中,听到消息的铁杉,脸色很不好看。

  “天命有多可怕,残剑不可能不知道,他到底想做什么?逼天命放弃融合六种大道,直接突破么?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他想的是这件事,几个人太熟悉了,这争斗了几十年,都没个输赢,残剑这次的动作,未免也太大了。

  连宗门里的老家伙都请出来,难不成想杀天命?

  可即便如此,铁杉还是觉得很难,天命的恐怖,可只是融合五种大道!

  “掌门……”

  见铁杉在想事情,侯言言不太敢打扰,可她怕自己不说,掌门也会决定动手。

  “嗯?”

  铁杉转头,看着侯言言:“言言,现在这事情闹大了,不是你一个人说的就有用,别人未必会信,至少剑宗现在,肯定是不会相信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箫剑他是真的该死,而且……不是苏寒杀的,那英雄冢的可怕,掌门你肯定清楚,就连再厉害的高手,进了英雄冢,也九死一生,苏寒是救了我们!”

  她着急不已,要不是苏寒,她肯定已经死了,可现在所有宗门,却都将苏寒当做眼中钉,要把他挫骨扬灰!

  若不是被黄牙老道那些人逼迫,苏寒哪里会落到这步田地,他也是受害者,跟自己一样的受害者啊!

  “他救了你,这点我罗生门很感激,我可以不出手,但其他宗门……”

  铁杉摇了摇头,就算他站出来,为苏寒说话,恐怕也没人会听,甚至还会给罗生门招惹祸端,“他们不会听的,更何况,苏寒现在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如果死在天机路那还好,至少不会让天命跟其他人爆发冲突,要是真被天命藏起来了,那事情可就闹大了。”

  这不像之前,万道宗这些小宗门联合起来对付东山岛,天命丝毫无惧。

  这一次,是剑宗!是无极宗!是各大宗门联合,太过可怕了!

  “可是掌门……”侯言言真要急哭了。

  铁杉摇了摇头,不想再说这件事,让侯言言更是眼睛都红了起来。

  她转头看着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掌教黑土,满是委屈道:“爷爷……你劝劝掌门师伯好不好?”

  浑身黑袍,满头白发的黑土,只是摇了摇头,他很感激苏寒救了自己孙女,但也没法因此就让罗生门站出去,跟其他宗门对峙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见自己爷爷也无动于衷,侯言言真的很难过。

  她抿着唇,看着黑土和铁杉,忍不住道:“你们从小教我,要知恩图报,不要欠别人人情,现在苏寒救了我两次,你们呢?”

  铁杉跟黑土相视一眼,微微皱眉,这件事情很严重,可不是简单一句知恩图报就能解决的。

  “好!这是我欠的恩,那我自己去还!”

  她咬着牙,深吸一口气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要是没有苏寒,我早就死在英雄冢了,既然本就该死,那活着又有何意义?爷爷,请原谅言言不能再陪在你身边,掌门师伯,言言沾染英雄冢因果,天赋尽失,辜负你的期望了!”

  说完,她恭恭敬敬磕头,便站了起来,转身便走,脸上满是决绝。

  “这、这孩子!”

  黑土叹了一口气,铁杉也只能摇头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