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都不想放弃苏寒身上的至宝,但他们更不想放弃自己的性命!

哪怕境界相同,融合的大道数量也一样,但他们很清楚,天命太难对付,一不小心可能就会送命。

天命,存在的意义便是杀人!

黄牙老道几个人,看了高宁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,哼了一声,便急退去,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
“岛主……”

苏寒稍微放松下来,呼吸依旧急促,看着高宁的尸体,依旧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手段,天命是怎么做到的。

他分明站在那就没动啊。

“这是我的神通之一。”

天命解释了一句,看了苏寒一眼,淡淡道,“融合大道的作用便是如此,但你不一样。”

他转过身,忍不住叹气:“我也失算了,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,苏寒,你走上一条死路了。”

苏寒笑了一声:“死路?我这一路过来,哪里走过生路,死路,我也要硬生生劈开一条生路!”

他手指着苍穹,忍不住怒骂:“这贼老天要我死,我就偏偏要活着!”

以前他是医生,这老天要带走的人,苏寒不知道救回来多少人,他就是要逆天改命,现在老天要自己死,更是做梦!

天命大笑:“没错,这贼老天又怎么样?”

“轰隆——!”

远处,一道惊雷滚滚落下,炸得苍天古树都瞬间爆裂,燃烧起来。

苏寒眸子扫了一眼,满是不屑:“看吧,他根本就不敢动我。”

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疲惫,接连大战,还逃了这么久,让他体力消耗巨大。

“不过这次,事情确实闹大了,剑宗大弟子箫剑死了,他是掌教萧十三的儿子,也是残剑的侄子,还有楚非凡,更是无极宗掌门楚天的儿子,沾染了英雄冢的因果,这辈子是废了,还有……”

天命摇了摇头,忍不住苦笑,“你小子一惹,就是把整个三千道门世界最厉害的宗门,全给招惹了,他们肯定要你的命。”

苏寒表情平静:“那就来吧。”

“就算是我,也要你的命。”

天命看着苏寒,眸子光芒闪烁,“东山岛,这次护不住你。”

要面对那么多大宗门,就算是天命,也根本做不到,他很清楚,几个掌门实力已经足够高强,但能成为三千道门世界排名前几的大势力,又岂止是有这些掌门而已?

苏寒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
招惹了这么多大势力,天命就算再强,也不可能用自己的命来护自己,苏寒没想过这些,也不喜欢这样。

“既然是我的事,我自己一力承当,就算是死……”

苏寒嘴角突然扬起,抬头看了看,霎时间眸子里光芒大盛,“死?没人能杀死我!”

他还要回俗世,他还要活着回俗世!

“时间不多,我不跟你多说,这次你走的是死路,如果现在离开天机路,必死无疑,外面各大宗门都已经在等你,只要你露面,便会第一时机斩杀你!”

天命算了算时间,立刻道,“唯一的破解之法,就在你自己身上!”

他的眼睛,看了一眼苏寒手上的铜钱戒指,平静道:“就算是最神秘的道器,当你达到大乘境界的时候,也能开启,掌控一些使用方法,这天机路很危险,但目前而来,对你来说,也是最安全的地方,我能帮你的,只是保护好雨蔓,其他的……你好自为之。”

天命的语气有些快,似乎着急赶时间。

苏寒深吸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,多谢你帮我保护雨蔓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“走吧,有人来了。”

天命抬头看了一眼,立刻说道,苏寒没有再犹豫,转身便走,很快便消失在山林之中,他的耳朵里,传来了天命的声音,说了一个地名,让苏寒逃去那里,至少还有一线生机……

“咻!”

苏寒刚离开不久,一道剑气凌空劈下,一片树木尽皆被拦腰斩断,恐怖之极!

“苏寒!”

残剑那声音,滚滚如惊雷,可怕之极,“我要你死!”

……

天机路大门打开,一道道身影窜了出来。

楚天背着楚非凡,化作一道残影,从天机路中出来,立刻就有人上前,将楚非凡带走,将之封印。

随后是罗生门掌门铁杉,带着侯言言出来。

祭坛之上,楚非凡的那根蜡烛还有着星星之火,楚天长长吐出一口气,满是后怕:“还好,赶上了。”

他话音刚落,那蜡烛便熄灭了。

铁杉转头看了一眼,代表侯言言的那根蜡烛,同样熄灭,好在及时赶回来,在最后关头离开了天机路,否则侯言言也必死无疑!

残剑孤零零一个人出来,连一具尸体都没有带出来,浑身杀气腾腾,好似魔鬼一般!

“大哥!大哥!”

萧十三立刻冲了过去,双目赤红,“箫剑他……我儿子他……”

“十三,箫剑死了!”残剑声音里满是愤怒,他转头看了一眼,祭坛之上,代表箫剑的那根蜡烛,早已经熄灭。

他见苏寒的那根蜡烛竟然还有一丝火光,怒气横生,挥手便要将之掀翻。

“嗡——!”

天命出手,挡住了残剑,微微皱眉:“以你的身份,做这种事,不怕让人耻笑么?”

“哼。”

残剑哼了一声,拂袖离去,“让他自生自灭吧!”

说完,便带着剑宗等人离去。

祭坛上,没有剩下几根蜡烛还在燃烧,苏寒的蜡烛,也已经到了终点,风一吹,摇摇晃晃。

“岛主!岛主!我姐夫呢?我姐夫呢!你怎么没有把他带出来!”

乔雨蔓急得哭了,拉着天命的手,声音里满是哭腔,看着那蜡烛在风中摇晃,她更是急切地不行,“救我姐夫!你说了会救我姐夫,你是骗子!你是骗子!”

“雨蔓!雨蔓!不可对岛主无礼!”海狮忙喊着,可乔雨蔓不管,疯一般拍打着天命的手,似乎在泄自己的怒火,浑然不顾眼前这位,有多可怕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乔雨蔓忍不住哭了起来,看着代表苏寒的那根蜡烛,瞬间熄灭,整个人仿佛被电击中,彻底懵了,似乎在那瞬间,她的灵魂都被抽取一空。

死了……

苏寒死了?

自己的姐夫,他死了?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