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苏寒胡来,赵锦鑫吓得脸色都变得苍白了。

“住手!拦住他!”

他大喊着,两个护卫立刻冲了过去。

“哼。”

苏寒哼了一声,丝毫不理会,脚下再次一跺,湖面上的涟漪更是泛滥,再大一些,怕就要引起杀阵了!

他控制得很好,掌控分寸,丝毫没有过线。

但也已经把赵锦鑫等人,吓得几乎要跳起来。

“住手!”

赵锦鑫连忙大喊,见苏寒丝毫不理会,又对着那几个护卫大喊,“我是让你们住手,住手!”

几个护卫正要出手,被赵锦鑫一喊,哪里还敢再动手,一个个忌惮地看着苏寒。

“你们谁再上前一步,我就让你们的少宗主,全部淹死在这湖里!”

苏寒的声音,散发着一丝寒意,丝毫不客气。

赵锦鑫等人,此刻也不敢再动,咬牙切齿看着苏寒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我只要一个公平的机会,让大家都一起竞争,你若是还想霸占,那大家就拼个鱼死网破!”

苏寒看着赵锦鑫,冷笑道,“第二批的人,难道就了不起?在我眼里,你又算什么?”

赵锦鑫咬牙,不敢说什么,苏寒到底用了什么手段,隔着岸边,都能影响到这湖面。

他眼神扫视,周围站着其他几个宗门的少宗主,他离漩涡最近,几乎就差五步,便可以进入那入口,刚刚已经有人进去了,时间不能再拖了。

“你有种!”

赵锦鑫哼了一声。

第三批的人,都没想到,苏寒竟然还有这一手,更是要为大家争取这个机会,不禁脸上都激动起来。

“既然都是天机路中的宝贝,那就各凭本事,看各自的机缘,不是你的,你强占也没用。”

苏寒盯着赵锦鑫,意味深长道,“因果这种东西的力量,可不是你这种杂鱼能懂的。”

被苏寒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叫做杂鱼,赵锦鑫那张脸,立刻变得阴沉下来。

“少宗主,如何?”

几个护卫犹豫着,他们在考虑,是否要直接击杀苏寒,或许这一招便可以做到。

但若是做不到,苏寒会疯狂地报复,能让这一群少宗主,都死在这里!

“让他们过来!”

赵锦鑫咬着牙,冷笑,“让这些阿猫阿狗也一起来吧。”

他的眼里满是不屑,更多的是一种阴冷:“你们盯着他,若是他敢有一丝乱来,就立刻杀了他,不论任何代价,杀了他!”

森冷的杀意,让空气都似乎变得厚重起来。

几个护卫站开,警惕地盯着苏寒,不敢有什么动作。

而苏寒好似走在自己家后花园,闲庭信步,直接走上了湖面。

他每走一步,湖面上便泛起一阵涟漪,看的赵锦鑫等人,心都紧绷起来,仿佛走到钢丝上一般急得差点尖叫起来。

可苏寒不管怎么走,如何泛起涟漪,始终都没有引起杀阵。

“走!快走!”

“多谢兄弟,我若是得了宝贝,欠你一份人情!”

“谢谢兄弟给我们这个机会,这人情,我记下了!”

第三批的人,也一个个走上了湖面,见苏寒都走了上去,他们也没有可忌惮的。

谁敢乱来,那就一起死!

苏寒微微点头:“机缘这种东西,强求不得,顺其自然,属于谁,就自然是谁,别人抢不走,走吧,进入漩涡!”

他越发明白因果这种东西的可怕。

苏寒心中暗暗想着,自己需要验证一些事情。

如果跟自己猜测的一样,那这次天机路,就真的太可怕了。

苏寒不动声色,迈步在湖面上走着,每一步都很沉稳,一步又一步,泛起的涟漪,就像是在韵律上的节点,上下翻滚。

赵锦鑫等人的心脏,也跟着苏寒的脚步跳动,几乎到了嗓子眼。

“你能不能稳妥点!”

赵锦鑫咬着牙,感觉双腿都有些紧绷,苏寒就像个疯子,明知道这湖面上有杀阵,不能引起波浪,他竟然还这样走路!

其他的人,一个个都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踱着步子,不敢有丝毫大意,苏寒却像是在自己家后花园一般。

他甚至……横着走!

“你不要乱来!”

赵锦鑫大喊着,快哭出来了,他见苏寒横着走,更是终身一跃,跳了起来,感觉自己的脑门都瞬间炸了!

几乎所有人,都被苏寒这一举动给吓住了,几个人更是惊慌失措,感觉后背都凉了,似乎下一刻,便要看到浪潮涌动,将所有人吞噬!

可偏偏,苏寒脚尖一点,看似重重落下,又轻飘飘地踩在水面上,没有引起丝毫意外。

他面色平静,每个节点,都踩着韵律上,可把赵锦鑫等人,已经快要吓出心脏病了。

此刻,众人才明白过来,苏寒这是艺高人胆大!

“真看不出,你还有两下子。”

赵锦鑫喘着气,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急促,差点就被苏寒吓得跳起来了。

“进去吧,一个个进去。”

苏寒眼睛清亮,盯着赵锦鑫,“你最后一个。”

他可不想被赵锦鑫这种人下黑手。

赵锦鑫咬着牙,想说什么,此刻却是什么都不敢说,哪怕他刚刚气势再强,再霸道,但此刻命都在苏寒的手里,这个疯子若是发起疯来,那大家都得死!

其他人听到苏寒的话,哪里还敢久留,一个个垫着步子,走到漩涡边上,跳了进去,不敢再在湖面上停留片刻。

“兄弟,我们先走一步,你小心!”

“我们在里面等你!”

几个第三批的人,此刻对苏寒是心服口服,感激不已。

他们跟着第二批的人,一个个进入漩涡之中,很快,湖面上就只剩下苏寒跟赵锦鑫两个人。

赵锦鑫站在那没动,苏寒缓缓迈步朝着漩涡走去。

“你别动,最后一个进去,免得耍花样。”

苏寒看了赵锦鑫一眼,“我信不过你。”

赵锦鑫哼了一声,眸子盯着苏寒:“我认得你,你是那个连一片茶叶都没能看到的小子。”

说到这,他的脸上,顿时多了一丝不屑,还有鄙夷:“真没想到,你还有这样一手,精通懂阵法,不过,我还是觉得你很蠢,竟然还想着,让其他人来抢宝贝,真是可笑。”

苏寒已经走到了漩涡边上,转头看着赵锦鑫,突然笑了起来:“看来,你是真的不懂因果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