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面上,站着十几个人,一个个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迈着步子,控制着脚下的玄气,不敢有一丝大意。

这一不小心,就是送命!

而岸上,依旧站着那些家伙,没有轻易动手,这会送命的事情,他们可不想为了宝贝,轻易就把性命丢出去。

比起那些小宗门,无路可选,除了拼命改变自己的命运之外,他们这些人,底气明显更足得多。

“哼,这些家伙还敢去送死,死了也活该!”赵锦鑫看着那十几个人,不禁冷笑起来,“还真以为他们猜对了?我倒是要看看,他们都是怎么死的!”

他盯着湖面上十几个人,脸上满是幸灾乐祸。

转头看了看四周,第三批的人,还有一些在岸上,显然在犹豫着,看到那么多人,越发靠近湖面中心的漩涡,心中自然也着急。

但这个时候再出去,明显已经赶不上了,既要动作慢,又要跟别人比,这实在是太矛盾了,一不小心,便会丢了性命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苏寒站在那看了半天,盯着湖面上的水波,从那些波痕中,便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。

这里除了他,似乎并没有几个人精通阵法和禁制吧?

苏寒嘴角扬起,看着水面上下浮动,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。

“布置这阵法的人,绝对是一个疯子。”

苏寒心中暗道,“要得到这宝贝,自然所有人都会去争抢,他设置那白色光柱,为的就是吸引更多的人前来,而这湖面上的杀阵,就更是阴险!”

动作越快,死得越快,而动作慢了,又生怕被别人捷足先登。

似乎,布置这阵法之人,玩的就是心跳,玩的就是心理战术,让那些觊觎宝贝的人,既着急,又不敢着急,若是那个布阵之人在此,看到这一幕,肯定会欢快地大笑。

苏寒看清楚了这阵法,心中便有了底气。

他正要准备迈步出去,抬头一看,已经有人接近漩涡中心了!

“哈哈哈,宝贝是我的!宝贝是我的了!”

难掩心中的激动,那个中年男子,眼睛都是赤红的,看到漩涡中心的入口,几乎开心地要跳起来。

可他不敢,依旧小心翼翼迈步走着,连一丝涟漪都不敢泛起。

眼见着那个中年人就要接近,其他人更是着急起来。

其中一个,差点震起一簇涟漪,吓得其他人脸色瞬间便煞白!

“别乱来!你想死,也别害死其他人!”

“别动!”

几个人喊了起来,吓得心脏差点从胸腔跳出来。

一个人不小心,可能就会害死所有人啊!

哪怕眼睁睁看着别人先走进漩涡深处,大不了就慢一步,也比送了命要好吧。

到了!

第一个人,终于到了漩涡之前,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漩涡,却又是皱起了眉头。

他挣扎着,犹豫是否要进去。

身后几个人不管那么多,已经赶了过来。

岸上,赵锦鑫等人终于着急了,他们没想到,这些家伙竟然猜对了,这湖面果然如此,现在已经有几个人靠近了漩涡,比他们要快一步了!

“哼,你们想先一步过去?做梦!”

突然间,第二批的弟子有人喊了起来,“让第三批那些废物去拿宝贝,岂不是暴殄天物?”

话音刚落,那个家伙突然动手,冲向一个第三批的弟子,趁其不备,一脚狠狠踢了过去,直接将那个弟子,踢向湖面!

“啊——!”

一声惨叫,那个弟子都还没来得及反应,在半空中就已经吓得浑身发抖。

就连苏寒,也没想到,竟然有人如此狠毒!

他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,那个弟子已经重重落在水面上,激起了一窜浪花。

就在那瞬间,整个湖面再次变得狂暴起来!

惊涛骇浪,就在一瞬间!

轰隆——

巨浪翻滚,还在湖面上缓慢走着的几个人,惨叫连连,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来不及说,便被瞬间淹没,消失得无影无踪!

刚刚接近漩涡的那个男子见状,哪里还来得及犹豫和思考,纵身一跃,便立刻冲进了那漩涡之中。

比起眼下就要死,他宁愿多活几秒钟!

不过眨眼间,那个男子也消失不见。

“混账!”

有人破口大骂,指着刚刚动手的家伙,怒吼起来,“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

“哼,怎么样?害死他们的,又不是我,”那个年轻的弟子,一脸阴险,心中还暗暗对自己的计谋感到高兴,自己连水都不用下,便可以解决掉那些竞争者,“你们有本事,就别上去啊。”

“该死!”

第三批的弟子,一个个义愤填膺,恨不得立刻出手,双方顿时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。

“我们早说了,第三批的人,根本就没资格得到那些宝物,你们去了也只是送死。”

赵锦鑫哼道,看了一眼刚刚动手的人,故意拱着手道,“薛洋,还是你高明!”

“哈哈哈!”

薛洋大笑着,脸上满是得意。

他扫视一圈,目光送苏寒等人的脸上扫过,直接道“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们,这宝贝跟你们无关,谁过去也是死,还是呆在这看着,要么,趁早滚!”

那森冷的眸子里,满是杀气,霸道至极!

这些第二批的人,已经准备霸占这里了!

只要确定了过去的方法,谁还管这些炮灰?

苏寒冷着脸,没想到这些家伙,竟然如此嚣张。

他们这些第二批的人,就跟万道宗的级别差不多,越是这种不上不下的人,就越是嚣张跋扈,总以为自己很厉害。

站在苏寒身边的几个人,已经准备动手!

士可杀不可辱!

“等等!”

苏寒伸手,拦住了他们,他眼睛盯着那个薛洋,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跟一个将死之人,你们有什么好计较的?”

以他一个医生的眼力,哪里看不出来,这薛洋身上的血气,正在快速消失,诡异地吓人!

“你说什么?”

一听苏寒诅咒自己,薛洋的脸色沉了下来,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咒骂我?来人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只觉得自己浑身瞬间虚软无力,好似有什么东西,正在抽干他的精气神。

此刻,天机门外的祭坛上,代表薛洋的那根蜡烛,比周围的人都要明亮得多,更是燃烧得最快!

眼下,已经燃烧到了终点,油尽灯枯,即将熄灭!

ps还有一章,国庆欠的五章,今晚补完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