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狮看着海面变得平静,深深叹了一口气:“希望他能平安回来。”

最重要的事情,忘了跟苏寒交代,想来苏寒应该也能猜到吧。

希望他能猜到。

“姐夫,你千万不要有事啊。”乔雨蔓红着眼睛,满是担心,阿飞怎么劝都没用,她讨厌死这两个忘性大的混蛋了,“你要是有事,我跟你一起死!”

这一句话,吓得阿飞跟海狮两人更是不好意思,苏寒他们两个若是出了事,回去真会被三娘扒了皮不可!

“别太担心,他真不像是会吃亏的人。”阿飞撇嘴,扣着自己脑袋上的红帽子,“说真的,好像我还没见他吃过亏。”

乔雨蔓转头,瞪了他一眼:“这次不就吃了你们的亏!坏蛋!”

两个人不敢再说话,只能在心中祈祷苏寒小心一些,能安全回来就好。

耳边海浪的声音消失了,转眼间,斗转星移。

眼睛一阵光芒眩晕,苏寒才渐渐看清自己眼前的景象。

好在他在俗世和昆仑时,经过那通道,早已经习惯,这种传送的阵法,甚至都已经摸清了门路,这一路走来,苏寒并非故意慢慢走,气那两个使者,而是在分析入口的阵法构建。

对现在的苏寒来说,这天地中的一切,都可以用阵纹来构建,就像是这世上最基础的元素一般。

阵法,便是借用天地之势,借用天地大道,人力不可胜天,这就是规则。

“真没想到,这天机路又是另一番天地,”苏寒扫视一圈,看着周围的景象,不禁感慨,“要在这天机路上待三个月,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终点,一路上会发生什么,会遇到什么,谁都说不准。”

他眸子清亮,那一道光,似乎在瞬间,就被点亮了。

若不是为了能得到机缘,为了能有办法打破规则,安然回来俗世,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,苏寒又怎么会冒险进入这天机路?

“那我便看看,这天机路上,到底有什么!”

苏寒深吸了一口气,正要准备超前走,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森冷的寒风,他下意识脚下一点,行字诀立刻施展开。

“砰!”

苏寒刚刚站着的地方,被一柄大刀,狠狠砍出一道沙尘,漫天飞舞。

“好快的速度!”

一道声音传来,沙尘之中,一个长发男子,眸子里满是阴鸷和不屑,“没想到你这个废物,还有两下子嘛。”

沙尘散去,那长发男子冷笑一声,见苏寒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脸上满是轻蔑:“东山岛派一个废物来,是不是只是为了交差?”

苏寒抬头看去,一眼就认出来,面前这个长发男子,就在刚刚推了自己一把,口出狂言的家伙。

真没想到,自己刚进天机路,这家伙就动手了,似乎,还是故意在这等自己的。

“你是什么人。”苏寒瞥了他一眼,“为何对我出手。”

“我只是个无名小卒,看不过你们东山岛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海枭而已,”长发男子坏笑着,“另外,我很讨厌废物,尤其是像你这这种,一片茶叶都看不到的废物,罢了,我当个好人,送你上路吧。”

苏寒冷笑:“讨厌废物?怪不得你这么讨厌自己。”

话音刚落,那长发男子脸色便沉了下来,哼道:“找死!”

手中大刀横握,脸上满是亢奋,他或许不会是这一批中实力最强,甚至是机缘最好之人,但绝对是进入天机路上,第一个杀人的家伙!

“死吧!”

他张狂大笑,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的刀,将苏寒的脑袋直接砍下来!

“噗嗤!”

一道闷响,鲜血飞溅,那个长发男子还保持着狂奔的姿势,甚至双手横握大刀,正要跃起猛地劈下!

只是,此刻的他,却丝毫无法动弹,双脚被地面黄沙束缚,浑身体表更是已经被一层黄沙,紧紧包裹住,丝毫动弹不得!

几道突刺,瞬间穿透,从四面八方,将长发男子刺成了一个蜂窝煤,鲜血不断从他的身体流出,流到那黄沙之上,将沙子都染红了。

直到死,他都不知道苏寒什么时候布置的阵法,他早早埋伏,竟然都没有丝毫察觉。

长发男子瞪大了双眼,临死的瞬间,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愚蠢,眼前的苏寒,根本就不是废物,相反强悍得可怕,反倒是他……

才是真正的废物!

“这么着急来送死,我佩服你的勇气。”

苏寒站在那,几乎就没动,轻轻哼了一声。

对这种人,他生不出一丝同情,伸出手,将握着的拳头缓缓松开,顿时那黄沙流动,直接将长发男子带入了沙土之中,就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“看来,这天机路上最危险的不是环境,而是人啊。”

苏寒转头看了看四周,嘴角扬起,“有意思。”

脚踩行字诀,不过瞬间,苏寒便消失了。

微风吹过,将那空气中,淡淡的一丝血腥气味,也彻底吹散。

而此刻,天机门外,一座祭坛上,点着三百六十八根蜡烛,这代表着这批每个喝过天机茶的人,几乎所有宗门的人,都围在这祭坛周围,盯着上面的蜡烛看。

“有蜡烛灭了!”

“怎么可能!才刚刚进入,就有人死了?”

“这比之前,还要残酷么!”

不少人都注意到,祭坛之上,有一根蜡烛灭了,其中一个宗门的掌教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脸色都变得煞白。

“死了?我的徒儿死了?这怎么可能!”

才刚刚进入不久,甚至众人才转移到这祭坛周围,就已经有人陨落了。

“谁杀死我的徒儿!到底是谁!”

那个掌教咆哮着,可没人理会,所有人的眼睛,都继续盯着那些蜡烛,让他们感觉到诧异的是,似乎这次天机路上的凶险,比往年都要可怕得多。

“姐夫……你千万不要有事,千万不要有事啊!”

乔雨蔓双手合十,虔诚祈祷着,那双眼睛,已经红肿了起来,她一直盯着属于苏寒的那一根蜡烛,见上面的火苗依旧在燃烧,心中越发担心起来。

“这次,怕是最凶险的一次了。”

阿飞跟海狮两个人相视一眼,没想到才刚开始,就有人死,即便是他们,曾经进入过天机路的人,也能感觉到,这次的天机路,比往年要凶险得多。

不仅要面对同级别人的竞争,还有往年残存在天机路上,那些掌教级别的恐怖高手……

“苏寒,你千万不能死啊!”

本章完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