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围的人都看呆了。

  天命竟然主动找苏寒喝酒?

  开什么玩笑!

  那可是岛主,是东山岛所有海枭心里敬重的神啊!

  “都坐下来,还愣着做什么?”

  见一群人完全傻了,阿飞忍不住道,“你们喝自己的就是,坐!”

  他向来霸气,大声一喊,其他人立刻都坐了下来,可依旧局促,有些紧张和不安。

  好一会儿,气氛才慢慢恢复,毕竟天命坐在这,还有四大海王,这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,此刻看来,他们会来,完全也是因为苏寒。

  苏寒同样有些诧异,天命竟然会亲自过来。

  而且点名就要自己陪他喝酒。

  “好,岛主,我敬你。”

  苏寒笑了笑,并不含糊,立刻双手端着酒葫芦,恭敬道,“敬岛主,给了我和雨蔓安身之所。”

  他猛地灌了一口,豪气冲天。

  天命笑了笑:“这个不用谢我,你若是没点个性,我也不要。”

  他喝了一口,似乎在品味酒的香味,多年没有喝酒,似乎都快忘了,这酒的味道会是什么样了。

  “岛主,雨蔓也敬你一杯。”

  乔雨蔓咬着嘴唇,还有些紧张,毕竟面对的可是这个岛上最强悍的高手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天命,一眼看过去,怎么感觉不到,这是一个恐怖的高手呢。

  她给自己倒了一小碗,笑道:“谢谢岛主,救了我。”

  从苏寒那听了,他能从万道宗顺利把自己救回来,就是天命在暗中帮了忙,否则以现在苏寒的实力,还真做不到。

  “雨蔓,对不对?你的大名,如雷贯耳,”天命笑道,“这些日子我可是听说了,我这东山岛上的家伙,都快被你征服了,你很厉害。”

  “呀,真的吗?”乔雨蔓眨着眼睛,那透亮的眸子,清澈见底,就如同最干净的泉眼,即便是天命,看了一眼,也觉得下意识会生出一股想要保护乔雨蔓的冲动。

  天赋净眼,果然不一般啊。

  “真的,你唱歌很好听,我听过。”天命一句话,让乔雨蔓一下子便放松下来,再没有那么局促和拘束。

  “谢谢岛主,我会继续努力的!”

  她又灌了一口酒,知道天命跟苏寒有话要说,便乖乖退到一边,跟三娘坐在一起。

  大家依旧吃着喝着,好似天命不在,贺明几个人更是趁机,跟阿飞拼起了酒,“没大没小”直接挑衅海狮,说他酒量不行,火拼起酒量来了。

  苏寒跟天命坐在一边,两边的人,就很默契稍微隔开了一些距离。

  气氛一样在,却不会打扰到他们两个说话。

  “岛主有话跟我说?”

  苏寒看着天命,轻声道,“不妨直说,我洗耳恭听。”

  “也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好奇一件事。”

  他看着苏寒,眸子深邃,好似那星河一般,让人看一眼,有一种会被卷入那黑洞之中的感觉,“好奇,这雨蔓,对你来说有多重要?能让你奋不顾身,甚至是不惜自己的性命,也要来这三千道门世界救她。”

  苏寒眸子微缩。

  天命这说的话,可不是随便说说。

  果然,跟自己猜测的一样,天命早已经看出来,自己并不属于三千道门世界,来这的目的,只是为了救雨蔓。

  这家伙,果然可怕啊!

  可见他,似乎并没有要公开的意思,更没有要威胁自己,又或者如何。

  “她应该不是你的女人,听她喊你的称呼,那就真的是姐夫了,”天命嘴角扬起一抹玩味,“小子,你差点死了,你知道么?”

  他的眼神,不留痕迹看了三娘一眼。

  像三娘这种,外面谣传多少放荡,多少疯癫霸道的女人,可骨子里的高冷和冰清玉洁,常人根本就没机会了解。

  如今却是接受了苏寒,甚至……明知道苏寒还有其他的女人。

  单单就这一点,苏寒比三千道门世界中,其他男人都要来得厉害。

  “她是家人。”

  苏寒认真道,“也是朋友,只要是我在乎的人,那我就会来救她,不管是在哪里,不管有多危险,不管要付出多大代价。”
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并没有一丝紧张和慌乱,给自己灌了一口酒,微微叹气道:“说起来,我也不知道,这是我第几次救人了,但不管哪一次,我都没有后悔。”

  “如果死在这呢?”

  天命道,“你就不怕,还有人在思念你,不断在思念你?”

  “怕。”

  苏寒如实道,“所以我不能死,我会用尽一般办法,活下去,带雨蔓回家。”

  天命认真看着苏寒,半天没有说话。

  果然跟他猜得一样,苏寒是重感情之人,把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这算是优点,但也是弱点。

  他笑了笑,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  “你可知道,想要打破虚空,回到那片被遗弃的地方,有多难么?”

  不等苏寒回答,天命自顾自道,“首先,你得达到化龙境界,手中还需要有一枚道器,有足够的能力,撕开一个口子,这些,我想对你来说,并不算难。”

  他似乎早已经将苏寒看透了。

  苏寒也清楚这一点,没有说什么,天命的实力,在这三千道门世界,都算得上顶尖,就如何能隐瞒多少?

  “还有更难的事情么?”苏寒问道。

  “有。”

  天命直接道,“你在这呆过,身上就有三千道门的气息,有三千大道的因果,就算你能回去,也还得再回来,否则,肯定会死于非命。”

  他毫不客气道:“其他的因果,可能没那么吓人,但大道的因果,牵扯不清,就算是我,也必死无疑。”

  苏寒眸子微缩,死于非命?

  像老三那样么?最终身死道消,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,这难道也早已经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,老三不顾一切想要回来,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?

  他甚至是动用了好几个分身,才苟活了三十年,若是没那些手段,难道会更惨?

  苏寒沉默着,还不知道,竟然还有这种事。

  他更不知道,为何天命要告诉自己这些。

  苏寒半天没有说话,他很清楚,天命知道自己的底细,甚至看出自己身上,还有一枚道器,可以说,他若是想要杀了自己,抢夺铜钱戒指,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。

  可他,为什么又不没这么做?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