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喜欢这个小子。”阿飞裂开嘴,毫不掩饰,“这脾气,我喜欢!”

  豪爽,爱恨分明,说干就干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,跟他的脾气太对了!

  海狮微微点头:“怪不得天命亲自留他,除了我们四大海王,这东山岛上,谁还有这种待遇?”

  他的眼里依旧好奇。

  尤其是苏寒一个眼神便定住比自己境界更高的魅灵,更是让海狮满是好奇,这小子除了一身通天的医术之外,还懂阵法就算了,但那又是什么手段?

  似乎能直接作用在人的灵魂上!

  这是多么可怕的能力啊。

  虽然好奇,但海狮没有再问,就像天命所说,东山岛上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人家不说,那就不问。

  上了船,一行人便直接离开万道宗。

  身后的山顶,浓烟已经渐渐散开,那犹如地震一般的巨响,依旧在回荡着。

  “救人!快救人!快啊!”

  “来人啊!来人啊!”

  尖叫声不断,更多的是惨叫声,和惊恐的大喊,不少弟子被吓得浑身颤抖,甚至都不敢靠近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他们最引起自豪的宗门,竟然连大殿都塌了!

  “砰!”

  从一堆砖瓦之下钻了出来,无凡整个人都极为狼狈,身上的长袍破损不少,看起来好似乞丐一般。

  无天以及其他几个掌教,同样狼狈不已,哪里还有一丝上位者的气质。

  身上的尘土,脸上的污浊,让他们就像是刚刚被人摁在地上,硬生生羞辱过一般!

  “大殿……毁了。”无天深吸了一口气,那双赤红的眼睛,怒火几乎可以焚烧整个天际。

  “他竟然真敢毁了我们的大殿!”

  无天紧紧握着拳头,那种耻辱的感觉,让他想杀人。

  最让他愤怒的是,做了这一切事情的人,竟然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子,一个化玄境界的蝼蚁!

  “掌门!门口的雕石,被那个人踢碎了!”

  一道声音传来,无天的身子更是气得发颤。

  就连刻有万道宗的巨石都被踢碎了?苏寒是想让万道宗覆灭么!

  就凭他一个化玄境界的小子,竟敢如此嚣张!

  周围的弟子,都沉默着,不敢说话,他们能感觉到,掌门和几个掌教,那沸腾的杀意,好似海水一般,随时可以将任何人吞没!

  “师父……师父……”

  戒灵挣扎着从那废墟中钻了出来,差点就被活埋。

  他的脸上满是惊恐,更多的是后怕,“师父……不能放过他,不能放过那个混蛋啊!他想毁了我们万道宗,他想……啊!”

  戒灵话还没说完,整个人便横飞了起来,无天一掌拍过去,霎时间让他重重砸在地上,张嘴哇得一声喷出鲜血。

  那双眼里还有着不甘,可已经来不及。

  “万道宗若是真的毁了,就是你们这些混账干的好事!”

  无天毫不客气,扫了无凡一眼,“如此弟子,要来何用?”

  砰的一声,戒灵整个人身体炸裂,连一丝活命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无凡深吸了一口气:“他该死!”

  转头看去,疯疯癫癫的魅灵,嘻嘻哈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俨然已经被苏寒那诡异的手段,直接吓疯了,无凡心中悲痛不已。

  自己几个嫡传弟子,如今一下子死两个,疯了一个,本以为可以好好培养的乔雨蔓,也被苏寒带走了,他这灵宫一脉,算是彻底衰败了。

  这一切,都是因为戒灵!因为这个该死的弟子啊!

  “东山岛……苏寒……我要你们不得好死!”

  无凡仰天怒吼着。

  海面上。

  东山岛的大船缓缓行驶,有那一面大旗在上头,就无人敢招惹,一路上都很顺畅。

  从来就只有他们东山岛抢劫别人,可没谁敢不长眼,来找他们麻烦。

  苏寒将乔雨蔓放在床上,细心为她把脉检查,确定没有了生命危险,心中才渐渐放松下来。

  看着那张小脸上,还有一丝害怕,哪怕在昏迷之中,乔雨蔓的拳头,都是紧握着,苏寒哪里不知道,这丫头受了很大的委屈,更是每天都在不安中度过。

  “雨蔓,是姐夫来迟了,差点没保护好你。”

  苏寒轻轻叹了一口气,不管怎么样,至少已经将乔雨蔓救回来了,让她呆在自己身边,总会安全很多。

  乔雨蔓依旧闭着眼睛,似乎疲倦到了极点,是沉沉睡去了。

  苏寒伸手,一道玄气轻抚而过,渗透进乔雨蔓的身体,让她能够好好休息。

  他走到外头,阿飞等人站在甲板上,都没有进去打扰。

  “谢谢你们。”

  苏寒开口,认真道谢。

  如果没有阿飞跟海狮一同跟来,他想带回乔雨蔓,绝对没有这么容易,正是因为这两大海王的威胁在那,万道宗就算不愿意,也丝毫不敢拒绝。

  “既然已经答应留在东山岛,那就不必说谢。”

  海狮淡淡开口,“我们算不得什么好人,但岛上的人,也容不得任何人欺负。”

  “对,只有我们欺负别人!别人休想欺负我们!”

  阿飞补充了一句,裂开嘴大笑起来,“小子,你够狠,恐怕现在万道宗恨你入骨,一旦有机会,他们肯定想杀了你。”

  “谁杀谁,还不一定。”

  苏寒平静道,“他们付出的代价,还太小了。”

  毁了别人的宗门大殿,踢碎了别人的宗门雕石,苏寒说他们付出的代价还太小了?

  阿飞楞了一下,海狮也楞了一下。

  他们不是觉得苏寒口气大,而是明白过来,乔雨蔓对苏寒的重要性!

  龙之逆鳞,触之必怒。

  显然,乔雨蔓算得上是苏寒的逆鳞,伤害了乔雨蔓的人,只能怪自己不长眼了。

  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,快意人生,阿飞向来就喜欢这样的生活,否则也不会加入到东山岛去了。

  “有意思有意思,小子,我突然明白,为何三娘看你的眼神老是不一样了,”阿飞跳着眉毛道,“书生追了三娘三十多年都没机会,你小子才来多久,厉害了啊。”

  海狮转头看了阿飞一眼,阿飞忙拍了拍嘴巴,知道自己不小心在苏寒面前暴露了三娘的年纪,回去会不会被三娘灭口啊?

  “只要你是东山岛的人,那我们就会罩你。”海狮点头,认真道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