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动了动鼻子,便知道是谁来了,这个气味,他已经闻过了。

他刚睁开眼睛,便看到那张绝美的脸,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看着三娘,苏寒忍不住问道,他的鼻子微微一动,心道自己竟然才刚刚闻到气味,不知道这紫裙子来了多久了。

“他们让我来杀你。”

三娘直接道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让人很不放心啊。”

那双眼睛,上下打量着苏寒,虽然嘴上说着要杀苏寒,可眸子里,更多的是好奇。

刚刚站在苏寒面前,苏寒腹腔隐隐传来怪异的声音,似乎有什么人,在他的身体内部,诵读经书。

“我是医生啊。”

听到有人要杀自己,苏寒似乎一点都不慌乱。

他知道,若是这一身紫裙的女人要杀自己,他早就死了,就算慌乱也没有任何作用。

四大海王之一,就算是俗世九大至尊在此,同样眨眼间便被灭杀!

苏寒很冷静,三娘没有一点意外。

“我知道你是个医生,但若是还有其他身份,对我东山岛不利,那我只能杀了你,”三娘说着这话,脸上还带着笑意,“至少我动手,比他们会温柔许多。”

苏寒笑了,故意叹着气道:“既然如此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那我是不是还应该庆幸,能死在你的手里。”

“这么说,你还有别的身份?”

三娘兰花指缓缓伸出,搭在苏寒的肩膀上,“不凡让我来检查一下。”

苏寒身子一抖,躲开三娘的手指,从悟道石上跳了下来,苦笑道:“姐姐,你就别戏弄我了,我是被你们掳来的,现在心里还委屈呢。”

他看了三娘一眼,故意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:“你不先安慰安慰我,再检查?”

“咯咯~”三娘捂着嘴笑了起来,一笑倾城百媚生。

她看着苏寒,眼里更是欣喜:“还是让姐姐先检查检查你的身体再说。”

三娘突然探出手,迅速点在苏寒的身上,顿时让苏寒感觉似乎有一个隐形的人,束缚住了自己的灵魂,让他不能动弹。

他下意识便想施展阴阳地术,借用铜钱戒指,震开这束缚,但转念一想,又立刻停住了。

“真没想到,被掳来东山岛,还要接受体检,”苏寒无奈道,“姐姐,你若是要检查,我会害羞。”

三娘没有说话,伸手缓缓靠近苏寒的腰身,搭在在裤袋之上,手指如青葱一般,似乎轻抚着,却根本没有触摸道。

她贴在苏寒的身边,凑到苏寒耳朵边上,呵气如兰: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?”

三娘的语气很温柔,挺过去没有别的意味,反倒是一种挑衅,“这三千道门世界,怕是都传闻开了吧,我紫裙三娘,是个妖媚的女子,人尽可夫,对不对?”

苏寒笑了笑,他想摇头,但做不到,只好开口:“这是谣言。”

“噢?是么,你怎么知道是谣言,”三娘转过身子,跟苏寒面对面,两张脸,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,苏寒甚至可以清晰看到,三娘的脸上,精致的没有任何皱纹,吹弹可破,“难道你不想试试,还是说,我对你没有任何吸引力?”

这么多年,还真没有哪个男人,能在自己面前,毫无反应,就算是太监,眼神总不会骗人吧。

眼前的苏寒,眼神始终清澈,根本就不是装出来的。

“你似乎忘了一件事。”

苏寒压低声音道,“你忘了我的身份。”

三娘微微皱眉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把耳朵凑过来。”

苏寒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,更有一种男人的气息,三娘下意识靠了过去,反正苏寒被自己定住动弹不得,也只能自己靠过去了。

她将耳朵凑到苏寒的嘴边,听到苏寒嘴里轻轻说了一句话,顿时那张脸,变得绯红起来。

三娘猛地转头,本就娇媚的脸,此刻浮上一丝红霞,更多了一份娇羞,美得不可方物。

“哼,这事你若是敢说出去,我定要你小命!”三娘哼了一声,涨红的脸上,多了一丝杀气。

苏寒脸色平静,心中却是有些无奈,这个女人真奇怪,难道这是一件丢人的事情?非得弄得自己身败名裂,让人误会才好?

她若是真想那样,自己倒不是不可以帮她个小忙。

“姐姐放心,我肯定不会说的。”苏寒忙道,“不知道现在体检完了么?若是还没结束,我可能要看出姐姐身体更多的秘密了。”

三娘的脸色更红,直接红到了脖子根,哪里还有一丝超级强者的模样。

她磨着牙齿,恨不得立刻将苏寒给杀了!

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秘密,他真的只是一个神医?竟然拥有如此眼力,若是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,绝对是死路一条,可看着眼前的苏寒,三娘似乎并没有要杀他的冲动。

“你这个坏小子,竟然敢取笑姐姐,”三娘眼里莫名闪过一丝慌乱,伸出手指,在苏寒的心口轻轻一戳,“看来你真的不怕死。”

苏寒只能笑,自己的命根本就不在自己的手里,他怕有什么用。

“嘟嘟——!”

突然间,一道紧急的号角声响起,整个东山岛都似乎震动了起来,这种短促而尖锐的号角声,东山岛就没响过几次!

三娘猛地转头,朝着远处看去,似乎已经透过墙壁,看到了外面的事情,眸子里瞬间爆发恐怖的杀意!

“出了什么事?”苏寒连忙问道。

三娘好似没有听到苏寒的话,微微眯了眯眼睛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敢冒犯我东山岛!”

如此紧急的号角声,肯定发生了大事。

她转头,看着苏寒,眼里那抹杀气,瞬间消散,又多了几份笑意。

“你敢戏弄姐姐,姐姐就罚你在这站一晚上,不准离开这里。”

三娘的手指,在苏寒的嘴唇上轻轻一点,眼里满是妩媚,“给我乖一点,别乱跑,听见没有。”

不等苏寒反应,三娘如同空气一般,瞬间便没了身影。

“你是怕我出去,会死在外面么?”

苏寒心中一动,外面肯定出了大事,前段时间三天门的人来,都没有这么急促,恐怕东山岛有难,这三娘不让自己出去,恐怕是为了保护自己吧。

他手指上的铜钱戒指波纹一闪,苏寒身子渐渐恢复了自由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