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面前人潮拥挤的码头,苏寒有些愣,这是哪里?

他只感觉天旋地转,整个人都快被摇散架了,眼睛亮起来的时候,他正躺在一个草垛上,周围都是人!

一阵海风吹来,那满是咸腥的气味,让苏寒一下子便明白过来,他在海边。

举目望去,竟然是茫茫一片海。

“这……这就是三千道门世界?”

头顶的天空,脚下的土地,似乎跟昆仑没有什么区别,苏寒转头看去,密密麻麻的人群,都挤在港口处,争抢着要上船,甚至不少人大打出手,骂声一片。

“让开!”

不等苏寒反应,他被人狠狠推了一把,那个家伙回头瞪了苏寒一眼:“不长眼啊!”

苏寒微微皱眉,脸色沉了下来,明明是他撞自己,竟然还开口骂人。

他倒不想惹事,初来乍到,对这三千道门世界,完全就不了解。

可那个人见苏寒皱眉,一下子便恼了,转过身,手指着苏寒,恶狠狠道:“怎么,不服气啊!”

他快步走了回来,手指几乎顶在苏寒的脸上,见苏寒不敢说话,越肆无忌惮:“敢挡老子的路,你是不是想死……”

他话刚说完,突然眼神一震,整个人似乎被钉在地上,连灵魂都动弹不得,瞳孔里满是惊恐。

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!”

那男子脸上满是惊恐,浑身动弹不得,就像是有两枚钉子,将自己的双脚硬生生钉在地上,他想动,却根本动弹不了半分。

“不过后天境界,就这么狂,谁给你的勇气?”

苏寒看了他一眼,平静的眼神,深邃似海,看得那男子更是惊慌,苏寒身上的气息明显并不强大的,怎么……怎么给人的感觉,却如此恐怖。

他喉结滑动,奋力挣扎,可灵魂跟肉体似乎被剥离了,看了苏寒一眼,就这么可怕?

“这些人都去做什么?”苏寒看了一眼,那港口拥挤的人潮,几艘大船排队等候着,可似乎也装不下这么多人,一个个争抢着,似乎慢一步,便损失极大。

“你、你不知道?”

那男子楞了一下,脸上满是诧异,更多是是匪夷所思,来到这码头的人,不都是为了那个目的么?

他刚想骂过去,可一看到苏寒的眼睛,顿时深吸了一口气:“他、他们都是为了去三千道门拜师学艺啊。”

这都不知道,那还来这做什么?

他差点没忍住骂,但是不敢。

“去三千道门拜师学艺?”

苏寒眼睛一亮,看来自己没来错地方,只是,那三千道门的宗门,难道都在这茫茫大海上?

举目望去,一望无际,根本就看不到头,也不知道这海域面积到底有多大。

“你、你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男子见苏寒不说话,看起来奇奇怪怪的,心中不免有些不安,“你别乱来,这是码头,你要是闹事,就没资格上船了!”

苏寒没有理会,只是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,真没想到,竟然有这么多人想去三千道门拜师学艺,这三千道门世界,到底是怎么样的?

乔雨蔓又是在哪个宗门,那戒灵来的时候,根本就没提是哪个宗门,苏寒唯一知道的就是老三的裂字诀,本名应该叫做裂神诀。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啊?放了我!放了我啊!”

看苏寒一直不说话,那男子越害怕起来,虽然周围人来人往,可他丝毫动弹不得,苏寒真要杀他,恐怕只需要一击便足以要他小命。

“要怎么样才能登上那些船?”

苏寒开了口,看着那个男子,“老实回答我,免得我动手。”

那男子心中咯噔一声,心道自己怎么会遇上这种怪人,连怎么登上那船都不知道?那还来这码头做什么。

“什、什么都不需要,这些船就是三千道门安排的,只要能上去便可以,”他连忙道,“到了想去的宗门,都会停下片刻,是自己想去的宗门,就下船便可以了。”

他喉结滑动着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如果是想上船,赶紧排队去吧,放了我……我刚刚不是有意的。”

该认怂的时候就认怂,男子讪讪笑着,“是我有眼无珠,冒犯了大人。”

在他看来,连这都不懂的,要么是傻子,要么就是隐世高手,根本就不需要去这些宗门拜师学艺。

苏寒眸子清亮,自然看得出男子心里所想,当初他刚进昆仑的时候,跟这一样,不了解这里的情况,必须想办法弄清楚才是,眼前这个男子,看起来欺软怕硬,最合适不过了。

“我隐世多年,从不参与俗世的纷争,这些事情,还真是不知道。”

苏寒故意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,看了那男子一眼,“我见你根骨聪慧,倒是有些天赋,去拜师学艺,或许能学到点东西。”

男子一听,顿时楞了一下,随之惊喜不已:“高人!您真是高人,竟然看出来我根骨聪慧?那……那我天赋到底有多厉害?”

苏寒装模作样上下打量了一眼,眼前这家伙不过后天境界,看过去已经有三十多岁,在俗世中那真算是不错,可一眼扫过去,那些争抢着要上船的人,似乎都没有低于先天之境的家伙。

这三千道门世界,还真是恐怖啊!

“灵台境界往上,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
苏寒不知道成就至尊之位后的路是哪样,他现在知道的最高境界,就是叶天成他们了,随口便这么一说。

听到苏寒的话,男子激动地几乎要跳起来,可依旧动弹不得。

他此刻百分百确定,眼前的苏寒,绝对是个高人!

不是高手,说到灵台境界,能这么轻描淡写?

那可是足以成为一些小宗门嫡传弟子的境界啊,自己竟然可以达到这个境界,那不就是说,只要他找到一个合适的宗门,便有可能成为宗门的嫡传弟子,从此飞黄腾达了?

“高人!高人!那、那我该去选哪一个宗门为好?”男子急忙问道,觉得自己语气似乎着急了些,他忙压低声音,脸上堆着笑,拱手客气道,“还请前辈指点!”

苏寒双手背在身后,微微点头,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:“我知道一门功法,名为裂神诀,就非常适合你。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