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,尤其是看到阎王脸上,还依旧一脸期待的模样,老三就忍不住笑起来。

“死人,是没法活过来的!”

他大笑着,戏弄了阎王,似乎让他更加开心,“你竟然真的相信了?补天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傻徒弟啊……”

“你找死!”

阎王雷霆大怒,羞愤不已,瞬间整个人窜了出去,地面石板开裂,狂风呼啸,疯狂到了极点!

他现在就只想杀了老三!

轰隆——

黑气席卷,一下子便将老三包裹起来,仿佛要将他活活吞噬!

“不自量力!”

老三哼了一声,双手一张,便将那团黑气打散,不屑地看了阎王一眼,“就算你达到灵台境界,那又如何?不成至尊,终究是蝼蚁!”

他一掌拍出,霎时间,风暴呼啸,将黑气吹散,而老三整个人,移形换影,速度快到了极致!

比他上次出现,不知道强了多少倍,俨然是换了一个人!

“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!”阎王心中大惊,没想到老三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,那一道风暴袭来,强悍如他,也感觉压力巨大。

两只拳头不断轰鸣,灵台初期跟灵台大圆满境界的差距,却依旧犹如沟壑一般。

砰!砰!砰!

阎王几乎不要命,疯狂攻击,却丝毫伤不得老三,就像泥入大海,再强悍的攻击力,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轰!”

老三一掌拍出,似乎瞬间便出现了三千道手掌,从四面八方,狠狠拍来,直接将阎王震得飞了出去。

这移形换影之法,好似瞬间幻化出千百道分身,这是裂字诀的最强招式。

“噗——!”

阎王倒飞出去,重重砸在石椅上,将他的宝座都撞得四分五裂。

他脸色苍白,鲜血飞溅,胸口更是有一个鲜红的手印,几乎将他的胸口洞穿!

没有交手几招,阎王便重伤了。

“我说了,不到至尊,终究只是蝼蚁,就算你踏入这一步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老三走了过去,好似看着一只死狗,眼神里满是玩味,“就算突破到灵台境界又如何,还不是像狗一般被我玩弄?”

他眯着眼睛,脸上满是嘲讽的笑意:“你是不是很期待,我会帮你救醒补天?”

阎王那双眸子里,满是火焰!

“唰——!”

他瞬间暴动,可老三速度比他更快!

“咔咔!”

几声脆响,老三没有丝毫留情,直接折断了阎王的四肢。

“啊——!”

阎王凄厉惨叫,瞬间无法动弹,他恨自己,怎么会相信这老三,这个王八蛋,这个王八蛋!

“这金纸很特殊,的确有大作用,但却不是为了救补天。”

老三从阎王的身上,取出七页金纸,在手中把玩片刻,似乎等待这物归原主,已经等待了太多年,他伸手从自己的怀里,取出了裂字诀的金纸,此刻八页金纸,就差一页了。

他微微眯着眼睛,三十多年前做的事情,现在又要再做一次,不同的是,这次可没人能拦住自己了。

“还有一页,也该去取来了。”

老三微微一笑,那淡然的模样,丝毫不理会阎王那几乎恨不得杀死自己的眼神!

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,”老三走了两步,又转头,看着阎王,脸上那种邪魅,让人看了都觉得不寒而栗,“补天,是我第一个杀的至尊,我还记得……她那诧异而不甘心的眼神,似乎到死都没想过,我竟然会杀她,她肯定死得很不甘心吧。”

说完,老三疯狂大笑,瞬间便没了身影。

阎王躺在那,四肢尽断,尤其是听到老三最后说的话,几乎要愤怒得晕过去。

晴儿肯定死得不瞑目……她到死都没想过,自己会被一直信任的人杀了。

“晴儿……晴儿……”阎王双目赤红,眼泪不断滚落,三十多年!三十多年啊!

他为了这个梦,足足等待了三十多年,可结果却是这样,阎王忍不住大哭起来,哪里还有一代王者的风范。

整个阎王殿,都是哭声,那种悲痛,满是无力感,越发显得这阎王殿孤寂而冷清。

昆仑北域。

叶天成还没有离开,这几日,他都在观察两侧山脉上的禁制和阵法。

对他这等阵法大师来说,两侧山脉上的阵法禁制,依旧深邃不已,想要看透,需要不少时间。

“真没想到,当年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”听到苏寒说到这些,每个人都感觉到意外,“被自己信任的人坑杀,恐怕就算是死,都不会瞑目。”

更可怕的是,老三为了这个局,足足伪装了十几年,能让其他八个至尊都信任他!

可结果呢,却是惨剧。

“森罗城府极深,主上武道实力天赋卓越,而老三更是阴险毒辣,这三道分身灵魂,恐怕都还只是那个至尊性格的一部分。”

苏寒认真道,“如果他伤势恢复,这些性格融合到一个人,那该有多可怕?”

光是想想,苏寒觉得有些麻烦。

而当年有八大至尊联手对抗,都没能将之杀了,反而陨落了五大至尊,而现在呢?

叶天成伤势刚好,老教官依旧还在元明湖,而一直没有承认自己身份的老张,如今跟凡人,又有什么区别?

难道要靠他们这些人来对抗老三?

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所有人,都感觉到了压力。

“他已经完全可以将自己的野心暴露出来了,因为现在没人可以阻止他。”庄林脸色有些难看,他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。

可一想到,要跟至尊级别的强者交手,就算他再自信,也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。

“人不可以,但天可以。”

苏寒沉默许久,才开了口。

他正要说话,君家三长老走了进来,脸上有一丝诧异:“苏寒,吞兽来了,说有事相求。”

地狱吞兽,这等魔王级别的强者来,难道不怕死么?

听君家三长老的语气,吞兽的态度似乎跟过去完全不同,满是恭敬,甚至还有些畏惧。

营帐之外,吞兽站在那,脸色有些苍白,眸子里显然还有一些尴尬,看到苏寒,当即拱手:“苏寒,阎王重伤,我想请你救他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