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扬咬着牙,脸色难看,他能判断出,现在局势不妙,阎王太强势了!

“庄放,立刻让庄林跟苏寒他们离开北域,我们拦着阎王!”

到了这个时候,没有什么比后辈活着更重要,苏扬需要保证苏寒他们能活着,阎王要的只是九字经书金纸,但他更担心,这只是一个借口,阎王真正想要的,是苏寒他们的性命!

“我明白了!”

庄放立刻往营帐跑去,而苏扬等人化身一道屏障,不让任何人人进入营区。

“兄弟们,就算是死,也给我拦着!”

铁炮等人已经摆好了狼啸战阵,不仅是他们,身后李根等将士,更是一道道阵型,全部站好了。

只要阎王突破进来,他们便疯狂扑杀上去,哪怕就是死,也一定要拦住阎王等人。

外头战斗愈发激烈,可以听到撞击的声音不断响起。

营帐之中,苏寒有些忍不住了。

“阎王怎么会来,他竟然坐不住了?”庄林没想到阎王会这么快就动手,而且如此坚决,哪怕就是自己死,都一定要得到九字经书金纸。

“那金纸到底有什么作用?”

龙天焦急道,“难道比经文还要厉害?”

苏寒摇头,他从来就不知道这些金纸有什么作用,但阎王这么多年,一直都在搜寻九字经书,只是之前他要的只是经文,所以苏寒选择将经文公开。

一方面是想短时间内让阎王不会轻举妄动,另一方面,也能让昆仑暂时变得安稳,一举两得。

可阎王突然杀来,目的却已经变成是九字经书的金纸,这又是为何?..

“外面战斗得十分激烈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毫无疑问,他们都很清楚,阎王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,足以说明那九字经书的金纸不一般,若是被阎王得到,恐怕会引起更大的麻烦。

听着外面激烈的厮杀声,庄林心中越发慌乱起来。

“难道我们要交出金纸?”

他看着苏寒,有些担心,“总不能因此让爷爷他们死啊!”

阎王是带着必死的决心,如此坚决,让人震惊不已,为了那几页金纸,至于么?

“哗啦——!”

庄放掀起门帘,直接冲了进来,脸色凝重,“你们几个,立刻离开北域,这里我们挡着!”

“爹!”

庄林冲了过去:“到底是什么情况,阎王怎么会突然杀来,而且拼死都要得到九字经书的金纸?”

“我们也不得而知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金纸一定不能落到阎王的手里,”庄放等人虽然不知道阎王要做什么,但从阎王这急迫的样子便可以判断出,他要金纸,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,“阎王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,更何况现在……”

他一咬牙:“不说那么多了,你们立刻离开昆仑,暂时不要回来,俗世那边会安全很多,就在俗世呆着!”

不管怎么样,都绝对不能让阎王逞心如意,否则要是有严重后果,谁也承担不起!

“轰隆——!”

苏寒正要说话,外头传来一声惊天爆炸,震得整个营帐都有些摇晃起来。

他脸色一变,顾不得那么多:“他们有危险!”

“苏寒!苏寒!”

庄放大喊着,可已经拦不住苏寒了。

苏寒立刻冲了出去,双手同时结印,立刻施展阵法,远远看过去,龙家大长老已经被震得飞退出去,阎王强势的一掌狠狠拍去。

正要打在龙家大长老的身上,突然间,阎王后退了两步,地面剧颤,一根根突刺飞起,若非他躲得及时,这突刺就算杀不了他,也会让他受伤。

龙家大长老稍稍喘息,若非苏寒及时出手,他差一点就被重伤了!

“还敢出来?”

阎王抬头看了一眼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苏寒,感受到这阵法的威力,他的眼里,甚至还有一丝赞赏,“这么年轻,便有如此造诣,死了太可惜,把金纸交给我,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。”

“你要九字经书金纸做什么?”

苏寒直接朗声道,“似乎,这东西对来说没有丝毫作用。”

“这与你无关!”

阎王冷哼,伸出手,“交出金纸,否则,死!”

话音刚落,阎王便再次冲了出去,地面突刺瞬间根根飞射而出,可阎王的速度太快了!

“苏寒小心!”

苏扬大惊失色,铁炮等人更是紧张不已,想要冲过去保护苏寒,却是根本来不及。

“轰隆!”

君家三长老一拳震退吞兽,便急忙到了苏寒跟前,双拳轰出,将阎王震退了两步:“出来做什么!快走!”

阎王实力太强了,就算他们四个联手,也最多勉强打个平手,现在还有两个魔王在这,局势对他们很不利,甚至可能是他们死。

“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出事!”

苏寒深吸一口气,满脸都是寒气,“要战,那就一起战!”

“爷爷!”

龙天也冲了出来,手腕一抖,自己那赶精钢打造的长枪便瞬间发出铿锵的声音,“接枪!”

他一把将自己的长枪扔了过去,龙家大长老伸手一接,顿时瞳孔收缩,这长枪上的经文和阵法,让他瞬间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“果真是好枪!”

龙家大长老心中暗叹,紧握长枪,再次朝着阎王冲了过去。

“铿锵!”

长枪挑出枪花,看得人眼花缭乱,龙家大长老几乎将他龙家枪法,施展出了最高境界。

“挡我者死!”

阎王大吼着,如一头真正的魔,长袍翻飞,野性十足,“死!死吧!”

几乎瞬间,他身上的玄气,爆发出恐怖的气息,直接将庄家和龙家两个大长老,轰飞出去,余波扫荡,将苏扬等人的身上,都打出了血花!

“爹!”苏寒大惊,立刻伸手,一丝玄气包裹着苏扬身上的伤口,动用者字诀为他疗伤。

“者字诀!”突然间,阎王眸子里杀气横生,看到苏寒动用者字诀,那张脸变得极度狰狞,“者字诀竟然在你这,晴儿的经书为何会在你这!”

阎王已经要动用杀招了!

魔功爆发,黑气将他那一双眸子,彻底淹没:“是你杀了晴儿,肯定是你杀了晴儿!”

他死死盯着苏寒,哪怕看不到瞳孔,也能感觉到那股森然的杀气。

“唰——”

几乎瞬间,阎王消失了,掀起了一阵狂风,而在同一时刻,苏寒伸手,用力捏碎了叶天成给他的玉佩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