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战二人哼了一声,见叶宁还想杀苏寒,更是雷霆大怒!

“唰——!”

叶宁冲了过去,好似一个疯子,疯狂到了极点,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,除了对苏寒的杀意之外,再无其他。

而苏寒站在那,似乎浑然不屑。

他一动未动,就站在那,看着叶宁急速冲来,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那种不屑一顾的眼神,让叶宁气得几乎要吐血,自己这必杀一击,苏寒难道不怕?他难道还有后手?

五魔都已经被苏寒的阵法,折磨得不成人形,历久更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,硬生生被苏寒引来的天雷,活活劈死!

“不管怎么样,你都得死!”

叶宁的眸子瞬间变得疯狂,黑气涌动着,反正自己必死无疑,那也一定要将苏寒这个隐患,彻底击杀。

距离越来越近!

不过一眨眼的时间,叶宁已经近身到了苏寒的跟前!

“死吧!”

叶宁低吼,猛地探出拳头!

“轰!”

一声巨响,叶宁的脸色顺便变得青黑,整个人硬生生被两只拳头狠狠砸在地上。

他的后背传来咔嚓的声音,脊椎被君家三长老的拳头,硬生生砸算!

“哇——!”

张嘴喷出一口鲜血,飞溅落到苏寒的脚跟前,距离,不过十公分而已。

叶宁的拳头还伸着,君战顺势又是一拳,直接将这威胁彻底灭杀,折断了叶宁的手臂!

“啊!”

又是一声惨叫,叶宁怎么都没想到,君战二人已经追了上来,而且趁着自己想要击杀苏寒,给了自己必杀一击。

脊椎断裂,叶宁倒在地上,好似一条死狗,丝毫动弹不得,就连手臂,也已经尽皆被折断,他想杀苏寒……根本不会可能了。

他仰着头,咬着牙,鲜血从牙缝里溢出,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,渐渐散去了黑气,竟然多了一丝恐惧。

苏寒依旧站在那,居高临下,俯视着叶宁,宛如一尊天神,双眸慑人!

叶宁身子猛地颤抖一下,完全是因为恐惧!

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恐惧!

“你不是要杀我么。”

苏寒轻声开口,蹲了下来,看着叶宁那凄惨的模样,哪里还有一丝高高在上魔王的样子,“只可惜,今天注定是你们死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叶宁话说不出来,张嘴便有鲜血冲出,卡着他的喉咙。

“你想知道,我为何能躲过你们的必杀一击是吧。”

看着叶宁的眼神,苏寒语气依旧平静,好似倒在他面前的人,根本就不是地狱赫赫有名的魔王,而只是一条跟自己毫不相关的狗。

不等叶宁说话,苏寒伸出手,放在叶宁的脑袋上,几乎瞬间,铜钱戒指表面光芒一闪,恐怖的吞噬力,瞬间将叶宁的魂魄抽取一空!

直到临死的一刻,叶宁才知道,他们一直都没注意到的东西,竟然是苏寒手指上的戒指。

空洞的眼神,没有一丝精气神,叶宁的灵魂,直接被铜钱戒指抽取一空。

苏寒甚至可以感觉到,铜钱戒指有些兴奋,就像当初的影子一样,有了美味可口的食物,能让他成长更快。

叶宁的身子已经软了,好似一团烂泥,依旧睁着眼睛,满是不甘心。

“下地狱去吧。”

苏寒看了叶宁一眼,没有再理会。

他站了起来,远远看去,战斗已经接近尾声,任奎被庄家和龙家两个长老,打得浑身是血,想逃都已经没有了机会。

而野王跟吞兽,双眸漆黑,身上同样满是血迹,且战且退,哪里还敢过多纠缠。

而地狱大军,不知道退去了哪里,被昆仑铁骑的战阵,一路追杀,损失惨重,几乎全军覆没!

硝烟四起,到处散发的都是血腥气味。

这是战场!

刺鼻的血腥气味,只是让那些战士越发亢奋,二十多年,他们时候打过这样一场胜战啊!

越战越勇!

直到地狱大军的人几乎全军覆没,只有一些幸运的人,像丧家之犬一样,逃回了地狱。

五魔,陨落三个!

除了野王和吞兽逃走,叶宁、任奎依旧历久,死!

风一阵,吹过,吹不散空气中浓重的血腥气味。

饶是年事已高,庄家跟龙家两个大长老,身上依旧散发着浓重的血气,就连始终一身白袍,白衣胜雪的逍遥子,身上同样血迹斑驳。

也不知道,是自己的血,还是别人的。

“老道人,你看到了吧,苏寒在为你报仇。”逍遥子抬头,看向远方,眸子里满是欣慰。

这一战,注定要载入昆仑的史册!

地狱大军,几乎全军覆没,再无力攻打昆仑,而高高在上的六魔,到今天,只剩下两个。

“杀!杀!杀!”

昆仑铁骑,兴奋不已,久久不能平息。

他们看着苏寒,眼神里满是崇拜!

是他们的少将军!带领他们打了这么一场大胜战,是他们的少将军,斩杀了五魔之一的历久!

也是他们的少将军,彻底将地狱大军推向了真正的地狱,不敢再侵犯昆仑一寸土地!

所有的人都明白,苏寒的崛起,已经势不可挡!

鲜血、尸体、战火!

战场上,横七竖八的尸体,触目惊心,但没有人害怕,更没有人后悔,这就是战争。

“这下,地狱的人该老实了吧。”

庄林粗重地喘气,身前的衣服已经被撕扯开,看得到血肉模糊!

只是他的脸上,依旧是兴奋,激战过后,浑身血气涌动,让他已经保持着绝对的亢奋。

“他们就算想不老实,也没法大举进攻了。”

龙天手上的长枪已经断成了两截,激烈搏杀之中,连他的武器,都没能保存下来。

苏寒看了一眼远处,微微皱着眉头:“阎王……这地狱,还有一个阎王,希望他能老实一些吧。”

转头看了庄林和龙天一眼,他的目光落在龙天的长枪上:“你的枪坏了。”

他知道对龙天来说,自己的长枪,就是他最珍惜的东西,这更是陪了他多年的武器。

龙天摇了摇头:“我会想办法修复。”

“兵字诀中,对兵器的炼制有很深的造诣,我可以试试。”苏寒心中想着,并没有直接跟龙天说,不想给了他希望,又让他失望,先自己掌控了再说吧。

苏寒转头,见逍遥子等人走了回来,正要开口说话,突然整个人,直接倒了下去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