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蒙中,在自己面前的,是一道残缺的阴魂,但苏寒隐隐可以分辨得出,跟躺在冰棺中的君青青长得一模一样!

  苏寒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着心里的激动,双手合十,猛地一拍,顿时施展阴阳地术,将残魂牵引到冰棺之中,融入道君青青的身体里。

  “爹!”

  他大喊一声,苏扬顿时反应过来,急忙跑过去,双手虚抬,立刻协助苏寒,控制住阴魂。

  “呼——!”

  苏寒的呼吸有些急促,他怎么能不激动?

  但这个时候,更需要冷静,需要保持万分的镇静才行!

  眼神一动,手指上的铜钱戒指上,光芒流转,顿时拘禁在戒指里的两道阴魂,一下子被苏寒提了出来,牢牢束缚着!

  似乎能跟已经融合进戒指里的影子联系上,苏寒心念一动:“影子,要拜托你了!”

  嗡——

  阵纹流转,整个山洞里,似乎都有一种玄妙的感觉浮现。

  那两个阴魂面色狰狞,被牢牢束缚,想要挣脱开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苏寒精密掌控之下,铜钱戒指更是发挥出了极强的束缚力,硬生生将两道阴魂直接拆开!

  “定!”

  苏寒爆喝一声,手指一指,立刻将拆分的阴魂再度炼化,牵引进君青青的体内。

  他缓缓呼吸着,不敢有一丝大意,全神贯注盯着,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确保君青青的残魂,能够不蹲吞噬那两道阴魂,来增强自己的灵魂。

  三魂七魄!

  不断在凝聚,有苏寒一边协助,哪怕仅仅只是君青青一丝残魂,也能吞噬那两个来自地狱,强悍如长老级别的阴魂!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苏寒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。

  他依旧坚持着,眼神盯着阴魂,没有丝毫懈怠!

  就快成功了!

  苏寒已经疲惫不堪,但此刻却没有丝毫感觉,看着两道阴魂,不断被吞噬,不断在融合,而君青青的残魂在不断滋养,生出三魂七魄,他心中无比激动。

  站在一边的苏扬,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急促,紧张地看着,手心里全部都是汗水。

  “呼——!”

  苏寒吐出一口气,最后一丝阴魂,也彻底被吸收了,“好了!”

  双手一拍,铜钱戒指从手指上脱落,化作一枚铜钱,苏寒小心翼翼捏着,放在君青青的额头上,继续镇封着那两道阴魂。

  直到彻底被君青青的残魂消融。

  三魂七魄,彻底成了!

  恢复生机的身体,还有完整的魂魄,主导意识依旧是君青青!

  在外人看来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,但苏寒,做到了。

  此刻,见三魂七魄依旧彻底生成,苏寒才松了一口气,双脚虚浮,整个人疲惫不堪,所有的困倦和疲劳,瞬间涌上心头。

  身子向后一仰,便倒了下去。

  “苏寒!”

  苏扬大惊,忙上前查看,见苏寒只是疲倦过度,忙取出精元药丸,塞进苏寒的嘴里,帮他运功疏散。

  好一会儿,感觉苏寒的呼吸平稳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抱着苏寒到一边休息,苏扬又看了看君青青,虽然依旧在昏迷,但明显可以感觉到,君青青身上的气息在不断散发。

  她活了。

  苏扬就站在冰棺前,看着依旧紧闭双眼的君青青,思绪早已经飞到了二十多年前,似乎那个时候,才刚刚从眼前飘过而已。

  他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,时间匆匆,一眨眼,便是二十多年。

  苏扬想着过去,整个人出了神,过了好一会儿,突然间,耳边传来一道柔弱的声音。

  “你怎么老了?”

  仿佛一道惊雷,落在苏扬的灵魂之上,他缓缓转过头,看着冰棺中的君青青,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

  躺在冰棺中的君青青,睁开了眼睛,看着苏扬,眼神里带着一丝诧异,更带着一丝好奇,还有一丝迷茫……

  “你怎么都有白头发了呢?”君青青的眼睛里倒映着苏扬的脸,此刻已经泪流满面。

  饶是他是北域边境的将军!

  征战沙场二十多年,见惯了腥风血雨,可此刻,哪里还控制得住,泪如雨下,整个人情绪根本压抑不住。

  “青青!青青!”苏扬伸手,一把将君青青抱在怀里,生怕松了手,她又会再次离开自己,感觉到那提问,苏扬彻底确定,君青青回来了,君青青回来了!

  “干嘛呢,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哭。”君青青脸上依旧有些诧异,没想到苏扬会这么大的反应,自己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嘛。

  她伸手轻抚着苏扬的脸,能感觉到上面的岁月沧桑。

  尤其是苏扬双臂的白发,更是让她心疼,“你还没告诉我,怎么就老了呢。”

  苏扬深吸着气,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了下来,将眼泪抹去,认真道:“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么?”

  君青青摸了摸脑袋,还有些昏沉,摇头道:“不知道,只觉得好像一直有人在喊我,我想睁开眼睛,可却怎么都睁不开。”

  “二十五年!”

  苏扬的声音在颤抖,“你这一觉,睡了二十五年!”

  君青青楞了。

  可看着苏扬那双鬓斑白,她又不能怀疑,脑海中,一阵阵记忆,翻滚着苏醒,让她一下子觉得头昏脑涨,却是想起了所有的事情。

  见君青青痛苦,苏扬忙伸手,抱着她:“别想了,别想了,都过去了,现在什么都过去了!”

  靠在苏扬的怀里,君青青眼睛红了,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“二十多年了……二十多年了,那我们的孩子……”君青青忍不住哭了起来,“我们的孩子,他还活着么。”

  如潮水一般的记忆涌入脑海中,让君青青一下子将所有事情都想起来了。

  在记忆的最深处,她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自己的孩子,可直到自己临死昏迷,也没能在见到自己的孩子一面。

  二十五年啊!

  这二十五年,到底会发生什么,谁也不知道,连苏扬的头发都白了,那自己的孩子……

  君青青忍不住,放声哭了起来:“我的孩子……我的孩子啊!”

  “娘,你叫我?”

  突然间,一道声音响起,君青青整个人愣住了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