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皆是转头看向远方,似乎透过城墙,能看到那巍峨的宫殿!

阎王殿!

都说地狱有阎王,是小鬼就要去阎王殿报道,而那阎王殿中,最强的主宰,便是高高在上的阎王,掌控着地狱多年。

跟昆仑几大势力分管昆仑各个区域不同,地狱就是一家独大,阎王说了算。

此刻。

“扑通!”

君扬好似一条死狗,被随意丢在地上,在这里,他那君家家主的身份,根本就没有一丝作用。

被狂暴的苏寒,几乎杀死,只剩下半条命残喘着,若非六魔出手,君扬必死无疑!

“嗯……”

君扬费力翻过身子,抬头便看到那高耸的屋顶上,雕刻着不少鬼怪面具,看着面目狰狞,十分吓人。

他微微闭着眼睛,剧烈喘气,浑身筋骨几乎都断了一般,一条手臂被苏寒的阵法震断,胸骨同样被苏寒打断了好几根……

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?

君扬躺在那,半天才回过神来,猛地感觉浑身一阵冰冷,一个机灵便翻身而起,警惕地看着四周!

“这是什么地方!”

他的眸子里满是惊恐,就这么一瞬间,身边站了这么多人,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?

“你不是要来地狱么?”

身边,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,“怎么,现在来了,又反悔了?”

君扬抬头看去,在那王座之上,端坐着一个身材魁梧之人,隔着琉璃纱,却是看不真切,到底是什么人,只是那种可怕的气息,哪怕距离还很远,君扬都觉得十分有压力。

这竟然是地狱,自己被带来地狱了?

“你是阎王?”

君扬咬着牙,心脏剧跳,没想到,自己竟然被阎王弄来地狱了,他冷笑一声,站了起来,“真没想到,我竟然能见到神秘莫测的阎王。”

他正要走过去,突然间,一道身影袭来,一脚狠狠踢在君扬的膝盖窝下,顿时一声咔嚓脆响,君扬的膝盖直接被踢断了!

扑通一声,直接跪了下来!

“你还没资格见阎王。”

身边的六个人中,为首的男子,冷哼一声,毫不客气。

“啊——!”

君扬倒吸一口凉气,浑身伤痕累累,身子都颤抖了起来。

他眸子里满是杀机,死死盯着那六个人,嘴唇颤抖,恨不得冲过去跟他们拼了,但君扬更清楚,现在的他,早已经重伤,就只剩下半条命,根本不是对手。

贸然动手,不过是找死而已!

“阎王,呵呵,果然好威严啊,”君扬单膝跪在地上,笑声里带着一丝疯狂,“不管怎么样,我也是君家的家主……更是这地狱里的名门望族!”

他猛地抬头,盯着阎王,那双眸子里的光芒,带着一丝不甘,“我君家为了地狱,为了整个世界,付出了多少?阎王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”

“名门望族?”

阎王笑了起来,“你是说君家的手札写的秘密么。”

他坐在那,除了隐约可以看到身影之外,就什么都看不到了,一开口说君家手札的事,君扬顿时整个人有些楞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阎王站了起来,走到那琉璃砂前,君扬突然感觉自己浑身都紧绷起来,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压力,瞬间压迫在他的身上,让他根本动弹不得,“因为那是我改的!”

轰隆——

君扬只感觉自己的脑袋,被雷电击中,轰鸣巨响一声,瞬间变得空白,那手札,是阎王改的?

“君家,不是地狱的人,更不是地狱的名门望族,”阎王的声音十分平静,好像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,“你,也同样不是我地狱之人,不过是……”

阎王的声音里,渐渐多了一丝笑意,带着嘲讽,跟带着一丝玩味,“不过是我安排的一条狗,而且是笨得可以的狗。”

“我杀了你!”

君扬恼羞成怒,没想到自己坚持了二十多年的东西,竟然是假的?

自己信仰二十多年的东西,竟然是被人设计的?

为此,他不惜杀了自己的亲生妹妹,更是对自己亲生父亲下手,现在阎王告诉他,那手札是被改动过,为的就是让自己上当?

君扬整个人都疯狂了,哪怕拖着一条断腿,也不惜一切代价,直接冲了过去。

站在身边的六个人都没有去拦他。

君扬冲了过去,挥舞着拳头,可刚靠近那琉璃纱,瞬间一道磅礴而恐怖的气势爆发,一下子便将君扬震得飞了出去。

重重砸在地上,张嘴哇得喷出鲜血,无力反抗。

“啊啊啊!”

君扬好似得了失心疯,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,凄厉惨笑着,“哈哈哈……我是傻瓜,我竟然被骗了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被人玩弄了二十多年,更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就连自己的儿子,都因此而死。

君扬感觉自己整个人,几近崩溃!

“但给你的魔功,是真的。”

阎王又开了口,“这是给你的奖励。”

说完,阎王走回了座位,淡定坐了下来,看着君扬,语气威严道:“我告诉你真相,为的是让你死心,至少,昆仑你是回不去了,那里的人,都要你的命,在我这地狱,你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魔王,怎么样,对你来说,不亏吧?”

从昆仑大势力君家家主,堕落成地狱的魔王,这不过是在一念之间!

“现在,告诉我,你所掌控的一切信心,“阎王的声音,似乎瞬间变得阴冷起来,”九字经书在哪?昆仑里那些老家伙在哪?”

君扬没说话,躺在那,就好似一具尸体,灵魂早已经崩溃,没有了任何意识。

他只是睁着眼,眼角泪水直流,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竟然被会落到这步田地。

好一会儿,君扬眸子里的黑气,渐渐变得浓郁,一只手拳头紧握了起来。

他缓缓转过身,坐了起来,扫视一圈,目光在六魔身上扫过,最终落在阎王的身上,那张脸,狰狞得可怕!

“九字经书?昆仑里没有九字经书,你难道会不知道么?”

君扬看着阎王,嘴角闪过一丝邪异,“九字经书,一直就在俗世,你想知道当年那几个人的事情,只能去俗世!”

(本章完)



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